首页 > 新闻 > 国际 > 正文

利比亚又乱了 武装冲突已造成35人死亡3400人逃难

原标题:解局|“我们以为迎来了自由,等到的却是国家分裂”

利比亚又乱了。

自4日起,利比亚军事强人哈夫塔尔麾下的“国民军”向利比亚首都的黎波里不断逼近,试图从获得国际承认的民族团结政府手中夺取首都控制权。至8日,武装冲突已造成35人死亡,3400人外出逃难。

4月8日,在利比亚首都的黎波里南部,利比亚民族团结政府军队士兵在整理武器。(新华社发)

4月8日,在利比亚首都的黎波里南部,利比亚民族团结政府军队士兵在整理武器。(新华社发)

在这之前,双方的对峙已持续很长时间。实际上,现在的利比亚就处在这两大势力的割据对立中:

民族团结政府获得国际社会承认和西部一些民兵武装支持,控制西部部分地区,包括的黎波里;“国民军”则支持国民代表大会在东部城市图卜鲁格另建政权,控制着利比亚东部和中部地区、南部主要城市及部分西部城市。

就在上月底,民族团结政府总理萨拉杰与“国民军”领导人哈夫塔尔还在阿联酋首都阿布扎布举行会晤。

拼版照片,左为“国民军”领导人哈夫塔尔,右为民族团结政府总理萨拉杰。(法新)

拼版照片,左为“国民军”领导人哈夫塔尔,右为民族团结政府总理萨拉杰。(法新)

双方当时表示,有必要举行全国大选,以结束利比亚目前的状态,并同意采取措施保持国内局势稳定。

余音未散,冲突爆发。萨拉杰指责“国民军”违反政治协议,“背后捅刀子”,宣称将“更加坚定地”予以回击。

这样的冲突,利比亚人已经见得太多了。

 2011年10月30日,在利比亚首都的黎波里,挖掘机在拆除象征卡扎菲权力的阿齐齐亚兵营。(新华社发 哈姆扎·图尔基亚摄)

2011年10月30日,在利比亚首都的黎波里,挖掘机在拆除象征卡扎菲权力的阿齐齐亚兵营。(新华社发 哈姆扎·图尔基亚摄)

2011年,美国联合多国以空袭政府军的方式支持利比亚反对派,强行推翻了卡扎菲政权。自那之后,利比亚局势陷入动荡。宗教、世俗、部族等势力纷争四起,武装割据,交战频发。

2012年7月,利比亚举行43年来首次国民议会选举。但选举后建立的政府十分脆弱,国家武装力量无法维护社会秩序,政府对各地区的掌控进一步弱化,东部产油区的割据武装甚至公开要求独立,试图独占原油开采利润。

2012年9月11日,在利比亚班加西,美国领事馆遇袭,美国驻利比亚大使克里斯托弗·史蒂文斯等4名美国外交人员死亡。 (新华社发)

2012年9月11日,在利比亚班加西,美国领事馆遇袭,美国驻利比亚大使克里斯托弗·史蒂文斯等4名美国外交人员死亡。 (新华社发)

2014年6月,利比亚举行新议会选举,国民代表大会取代国民议会成为最高权力机构。原先主导国民议会的宗教势力在选举中落败。

支持宗教势力的民兵武装继而攻占首都的黎波里、第二大城市班加西等地,扶植任期本已结束的国民议会复会,组建“救国政府”,迫使国民代表大会及其组建的政府迁往东部小镇图卜鲁格。利比亚出现两个议会、两个政府对峙的局面。

此后,在联合国斡旋下,利比亚两个对立议会代表于2015年12月签署政治协议,同意结束分裂,共同组建民族团结政府。

2015年12月17日,在摩洛哥斯希拉特,利比亚两个对立议会的代表在利比亚最终和平协议签署仪式上举手致意。(新华社记者 张远 摄)

2015年12月17日,在摩洛哥斯希拉特,利比亚两个对立议会的代表在利比亚最终和平协议签署仪式上举手致意。(新华社记者 张远 摄)

然而,利比亚国家的统一并没有因此到来。尽管民族团结政府奔走呼吁,希望各派共同努力结束分裂局面、投入国家建设,但收效甚微。各自为政的状况并没有改善。

2017年3月,由于利益冲突和对石油资源的争夺,利比亚局势进一步恶化。国民代表大会宣布民族团结政府为非法,利比亚由此陷入东部和西部两大政治势力对峙、国家统一与政治和解停滞的僵局。

更为雪上加霜的是,长期内战导致利比亚极端势力滋生,“伊斯兰国”等极端组织趁机在该国招募新人,扩大地盘……

2016年10月14日,在利比亚西部城市苏尔特,利比亚民族团结政府卫队成员参与打击极端组织“伊斯兰国”的军事行动。(新华社/法新)

2016年10月14日,在利比亚西部城市苏尔特,利比亚民族团结政府卫队成员参与打击极端组织“伊斯兰国”的军事行动。(新华社/法新)

面对如今的局面,很多在2011年涌上街头欢庆“革命”胜利的利比亚民众感到后悔。一个段子在利比亚家喻户晓:“我们以为卡扎菲死后,国家会变成迪拜,没想到成了索马里。”

2011年10月20日,统治利比亚42年的卡扎菲在其家乡苏尔特一个水泥管道内被民兵抓获并枪杀。

当时,西方国家领导人称赞利比亚人民选择“自由”“民主”,并承诺给予支持和援助。而如今,利比亚人看到的却是国家分裂、经济凋敝、治安每况愈下、生活举步维艰。

这是2014年3月17日在利比亚班加西拍摄的被汽车炸弹炸毁的一辆汽车。(新华社/法新)

这是2014年3月17日在利比亚班加西拍摄的被汽车炸弹炸毁的一辆汽车。(新华社/法新)

2017年2月17日,利比亚爆发反卡扎菲抗议六周年之际,记者曾在的黎波里采访。当时许多利比亚民众对记者表达了他们的失望。

利比亚大学教授加利利·费图尔说,大部分利比亚人推翻卡扎菲政权的初衷,是梦想拥有更多自由、共享国家丰富石油资源带来的财富。但“革命”后所发生的一切完全出乎他们的期待:良好的社会治安不见了,取而代之的是分裂和动荡,民众反而变得更加贫穷。

“如果当时人们能预见到‘革命’走到如此境地,相信没有人会走出家门,加入推翻卡扎菲政权的行列。”

2011年10月28日,利比亚民众在首都的黎波里的烈士广场为推翻卡扎菲政权举行庆祝活动。(新华社记者 覃海石 摄)

2011年10月28日,利比亚民众在首都的黎波里的烈士广场为推翻卡扎菲政权举行庆祝活动。(新华社记者 覃海石 摄)

在医院工作的娜耶莉怒斥,2011年的“革命”是一场彻头彻尾的“国际阴谋”。

“那些流亡在外的利比亚政客为了实现自己掌权的目的,不惜欺骗年轻人,煽动他们上街推翻卡扎菲政权。他们用年轻人的鲜血去实现自己的企图。”

打破旧秩序易,建立新秩序难。但再有后悔与愤恨,日子还是在继续,问题终究要解决。

 2019年4月5日,联合国秘书长古特雷斯在班加西举行新闻发布会。(路透)

2019年4月5日,联合国秘书长古特雷斯在班加西举行新闻发布会。(路透)

最新一次冲突爆发后,联合国秘书长古特雷斯对利比亚局势表达担忧,希望各方保持克制,避免冲突升级。“军事解决行不通,只有对话才能解决问题。”

联合国定于本月14日至16日在利比亚边境小城古达米斯主持一场全国会议,希望能够绘制一份“路线图”,实现利比亚全国选举。

与此同时,美军非洲司令部证实,美军已将驻扎当地帮助打击恐怖分子、保护驻外机构的一支部队暂时撤出。

撤离的原因,是“利比亚安全局势正变得越来越复杂和不可预测”。

来源:新华国际

相关阅读
关键词: 利比亚    卡扎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