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闻 > 国际 > 正文

公评世界\不能让英国脱欧变成拖欧

4月11日,欧盟作出一项艰难决定,再给英国6个月时间,让英国首相文翠珊有足够的时间,说服其议会批准与欧盟达成的脱欧协定。

六个月太短,六个月太长,不同的人有不同的感受。英强硬脱欧派认为,有必要让文翠珊赶紧下台,好让约翰逊(前外相)来领导新内阁,主导接下来的脱欧进程。尤其让他们不能原谅的是,文翠珊在三次冲关未果的情况下,开始向工党领袖郝尔彬伸出橄榄枝,这等於拱手把主动权交给工党。结果很可能朝“挪威模式”演进,从而与欧盟同在一关税区内;而最不希望看到的结果莫过於进行第二次公投。据英国最新民调显示,约有54%左右的人主张留欧,远超三年前的48%,一旦二次公投,这些戏码就得重写。

对於欧盟来说,时间虽有弹性,但脱欧条款具有不容谈判的刚性,这也是防止多米诺效应的关键一招。在凌晨举行的记者招待会上,欧洲理事会主席图斯克希望英国“不要浪费这宝贵的时间”,文翠珊则表示“寻求尽快离开,决不恋栈”。但这只能是她的一厢情愿。三次投票都折戟沉沙,现在也是泥菩萨过河,弄不好过段时间与卡梅伦一样的下场也未可知。

眼下的欧洲现状着实令人堪忧。英国脱欧、法国遭遇“黄背心”包围,意大利民粹主义色彩浓厚的五星党走向政治中心,德国面临“后默克尔时代”,欧洲大国都有一本难念的经,群龙无首,找不着方向。

历史把马克龙推向了前台,年轻气盛的他当仁不让,表现出强烈的领导欲、改革欲。他上任后提出复兴欧洲计劃,充当欧洲一体化的火车头,但操之过急,引发“黄背心”运动,搞得他焦头烂额。这段时间,他深入乡间进行对话,拉近了与民众的距离。浙江义乌商品集散中心黄背心订单的增减,将直接影响马克龙的心情。

此次欧盟领导人云集布鲁塞尔,马克龙表现出预料中的强硬。此前虽然图斯克放话可以考虑延长一年,但马认为,欧盟有许多重要事情要做,不能被英国脱欧所绑架,久拖不决不是解决此问题的好办法。两天前,美国对欧盟重启贸易战火,无疑让欧盟雪上加霜。最后给出了六个月的宽限期,算是双方的一次妥协。

脱欧问题变成了一场英国政坛的政治豪赌。保守党执著於三年前的轻率,为了一个所谓的公投承诺,置一半英国人民利益於不顾。谁当保守党的领袖,都要去完成这项看似不可能的任务,对脱欧的执著变成了一场捍卫“英式民主”的面子工程。脱欧问题把英国人的保守、算计与犹豫不决,暴露在世人面前。“没有更糟,只有更糟”这句话恐是当下英国的最好写照。

对於英国来说,脱离了欧盟,未必就脱离了苦海。虽然英摆脱了欧盟沉重的财政摊派,但新问题接踵而至。特别是英格兰中部地区的“铁锈地带”,与美国中部遥相呼应,都是全球化加速背景下的受害者。英国向金融和地产等服务业领域倾斜,导致这些地区的产业空心化,这群失落与迷茫的中下层成为脱欧的坚定支持者。但残酷的现实是,他们是一群对物价指数最敏感的人,在脱欧后将因关税增加,需要承受额外15%左右的支出,其生活水準不升反降,预期后果的悖论与他们开了不小的玩笑。加之,欧盟结算中心或将从伦敦转向法兰克福和巴黎,世界金融中心不保,金融支柱发生动摇,甚至引发北爱尔兰和苏格兰的脱英独立运动。

有人预测,这么折腾下去,大英帝国终有一天要沦为二流国家,虽是笑谈,但看看今天的阿根廷,对照一下上个世纪初与美国并驾齐驱的盛况,可见,上帝并不总会眷顾那些裹足不前的民族。

英国脱欧的可能前景依然停在三岔路口:一是换个首相甚至重新大选尽快了断;二是比照挪威模式藕断丝连;三是再搞一次全民公投,彻底回到欧盟怀抱。“随它去吧”是当下欧洲经常听到的声音。10月31日在西方文化裏是个诡异的节日,英国这一天会给世界呈现什么魔具,我们正拭目以待。

需要指出的是,脱欧只是欧洲诸多问题的一个表征。民粹主义幽灵是横亙在一体化道路上的巨大障碍。欧洲必须经历一次蜕变,才有可能真正觉醒。不管前面的路有多么艰难,欧洲不会放弃一体化的努力,尤其不能把脱欧变成了拖欧。我想,这是马克龙年轻一代的政治愿景,也是不会轻易突破的底线。

来源:大公网 作者:周德武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