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闻 > 国际 > 正文

北京青年报:日本改元容易 开辟政经新纪元难

原标题:令和改元易 开创新局难

张敬伟

4月30日,日本天皇明仁正式退位,持续30余年的平成时代落幕。东京下着雨,为了纪念这一历史性时刻,许多民众一大早就打伞聚集在皇居门口,拍照留念。(相关报道见08版)

日本是目前世界上唯一实行年号制的国家,这来自中国政治传统。日本新年号“令和”引用自日本古代典籍《万叶集》中的诗句“初春‘令’月、气淑风‘和’、梅披镜前之粉、熏珮后之香”,新年号似乎脱离了中国典籍,具有开启日本政治新元的意味。

然而,人们很快又从中国东汉张衡的《归田赋》中找到了“令和”的出处——“于是仲春令月,时和气清”。由于《归田赋》在前,张衡的“令和”应当是原创。由此可见,日本虽然刻意摆脱新年号的中国色彩,但由于年号制度来自中国,且日本典籍和中国古代典籍有着难以割舍的关系,日本新年号无论如何都难以“去中国”。

回顾30年4个月的平成时代,明仁天皇的历史观是清晰的,对日本侵略战争的反省也是真诚的。明仁天皇痛恨战争带给日本皇室、日本民众和周边邻国的伤害,但也难以扭转日本左右摇摆的政局。战后日本天皇成了虚位元首,没有权力,却是象征,也有责任,明仁不能干预政治,只能通过反省战争和不去参拜靖国神社来表明自己的立场。

平成时代的日本,处于较为尴尬的时期。平成元年,日经指数创历史新高,随后则是“失去的20年”(一说30年),泡沫经济和老龄化危机都出现在这个时期,日本作为全球第二经济大国的位置被中国所取代。在平成时代后期,又暴露出日本制造业的诸多丑闻,索尼、东芝、松下等辉煌一时的制造业品牌也成了明日黄花,网络时代的明星企业换成了来自中美两国的新型IT独角兽。

更不妙的是,经历过二战惨痛历史的明仁天皇,晚年又遇到战后“长命首相”安倍强势推行的“正常国家化”,右翼政治氛围浓厚,修宪导致国内困扰和邻国焦虑。特朗普时代的“美国优先”,也使美日政治军事同盟关系多了功利主义因素。

继位的德仁皇太子也已进入暮年。59岁的皇太子德仁,尚未诞下男性继承者,日本皇室也遭遇继承危机。在此情势下,明仁天皇退位也是为日本皇室计。除了英国女王,欧洲王室近年来也掀起了老王退位让位新王的潮流,明仁天皇的不恋栈,也是为了让皇太子德仁及早担负起国家责任。毕竟,德仁皇太子已经不再年轻。

令和年号,虽然也有争议,但寓意良好。令和元年,作为世界经济大国的日本,注定会成为全球关注的对象,日本能否由此开启新纪元?

新天皇继位后,美国总统特朗普即将访日,这凸显美日之间的特殊关系。此外,特朗普还将出席在日本大阪举行的G20峰会。战后日本因为美国而繁荣,之后同样因为美国(与美贸易摩擦,被美逼签“广场协议”)而深陷“失落的20年”。安倍政府要想日本成为正常国家,也离不开美国支持,但美日贸易谈判陷入僵局,美国还握有对日施压的汽车关税杀手锏。美日贸易纠纷,成为制约美日关系的最大难题,令和元年,日本将面临来自美国更多的贸易压力。

中日关系有了较大改善,但中日两国对比已经发生深刻变化。东亚国家如何摒弃历史恩怨和破解现实利益冲突,从美国掣肘和朝核困扰中走出来,实现区域经贸一体化,也是令和时代日本面临的一道复杂选择题。

日本和俄罗斯之间,有北方四岛历史遗留问题,日本国内的右翼思潮也将引发区域各国的担忧。人口红利枯竭和制造业后劲乏力的日本,如何迎接AI时代的新技术挑战,也成为令和时代的一大难题。

日本改元容易,开辟政经新纪元难。

来源:北京青年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