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闻 > 国际 > 正文

法报述评:“令和”时代难寻日本失去的幻想

星岛环球网消息:法国《世界报》5月5日刊文称,进入“令和”时代的日本丝毫没有唤起“平成”时代初期的那种希望,取代当年那份洋洋得意的是一种忧虑感,因为日本社会已因“泡沫”消退而发生重大变化。

平成停滞拖垮一代

文章称,在明仁天皇统治期间,日本的自由保守模式在人口老龄化和不确定性加剧的背景下已经破裂了。

日本每更换天皇就开始一个新时代。随着59岁的德仁天皇继位而刚刚结束的“平成”时代将作为乐观时代的结束存留于历史中。

文章称,在1970年跻身世界经济第三的日本20年后陷入一场多方面(经济、社会和特征)危机中。“平成”时代因此成为幻想破灭和焦虑不安的时代。进入“令和”时代是否意味着如今已经翻过了那一页呢?

《朝日新闻》的民调显示,5%的受访者认为“平成”时代是“辉煌的”阶段,42%的人认为它是“喧嚣纷乱的”,29%的人则认为它是“停滞”的同义词。

事实上,由通产省2018年起草并在网上发布的日本国情报告标题就是《焦虑不安的个人和瘫痪的国家》。这份下载量超过100万次的报告反映出许多30岁和40岁人的不满,他们属于“平成一代”,在国家经济衰退、就业困难的背景下长大,感觉自己属于“垮掉的一代”。

短暂平静难掩脆弱

然而文章指出,日本依然是世界上最先进的经济体之一,况且从西方民主四分五裂的角度来看,它依然保有表面的、令人羡慕的社会团结。服务业堪称模范,基础设施和研发一样都更具竞争力,人均寿命依然是全世界最高的(2018年为84.2岁),持续下降的犯罪率(2017年犯罪和不法行为为91.5万起,而2002年为280万起)位居最低行列。

文章称,首相安倍晋三2013年创立的“安倍经济学”措施造成了一种脆弱的短暂平静。

然而,一些阴影让日本的前景变暗。对于绝大多数人来说,他们在社会地位、甚至收入方面越来越感觉不到自己属于广泛的中产阶级,阶层差别加大,相对贫困率上升,而年轻人普遍感觉不公正,其中部分人回避在企业工作。

文章称,进入“令和”时代丝毫没有唤起“平成”时代初期的那种希望。按照美国社会学家、著有《日本第一》的傅高义的分析来看,“日本经济奇迹”在世界上获得成功以来,一直让世界着迷。“平成”时代在一片夸耀中开始,因为人们当时所称的“平成飞跃发展”实际上是日本在七国集团压力下所采取的讨好的货币政策导致的“投机泡沫”。

创新活力恐难恢复

文章认为,如此的一页将要翻过去了。日本将失去其幻想和活力,因为取代洋洋得意的是一种忧虑感。1995年的神户地震、发生在东京地铁的奥姆真理教恐怖袭击,更主要的是再后来2011年3月的海啸导致福岛核电站灾难,所有这些给“平成”时代打上了灾难的记号。

在事件发生23年后,日本政府2018年7月通过判处奥姆真理教13名成员死刑,力图了结这一凄惨案件。

而福岛核灾难被证明更难以处理。虽然这一悲剧是由不可预测的大自然引发的,但也是当局的缺乏远见、一些与核工业联系过于密切而不敢提出质疑的大学串通一气以及东京电力公司一心想要降低成本的结果。

文章认为,福岛灾难依然是“平成”时代最大的破裂。它加剧了因“泡沫”消退造成的持续衰退而引起的重大的社会变化:诸多中小企业破产和大型工业企业衰落,而其他企业则利用快钱来自我巩固、抵抗。

文章称,受到动摇的日本经济从未恢复之前几十年有创造性的活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