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闻 > 国际 > 正文

特朗普的大麻烦 金融危机后年轻人啃老现象蔓延

到过美国和喜爱美国影视作品的人都常常为这里年轻人的独立精神感到赞叹。高中毕业后,大部分人常常选择向政府借学生贷款支付大学学费,自己打工赚钱,并随即开始成人生活。但是在2008年金融危机之后,美国媒体和很多民众注意到,在后一辈年轻人当中,“啃老”的现象开始蔓延。

越来越多的年轻人在成年之后无法独立,必须长时间和父母住在一起。很多有识之士开始认为,这种趋势不但在逐渐蚕食着国家的经济安全,更重要的是导致了社会责任感的沦陷和美国传统价值的丧失。

不论从哪一个角度来衡量,美国年轻人“啃老”的比例都在快速增加。

根据皮尤研究中心(Pew Research Center)一年前的一项调查表明,现在25至29岁这个年龄段的人有33%仍然还和父母住在一起。而且这个比例达到了75年以来的最高水平。虽然我们华人群体有多代人共同生活的文化传统,但是这项研究表明年轻人不独立的现象在所有族裔当中都在上升。一位23岁的年轻人向媒体透露,他的所有朋友当中,10个中有9个仍然依靠父母。而且这些年轻人往往都认为父母对他们的帮助是理所应当的。

由于“啃老”现象的增加,父母为了负担来自成年子女的开支而不得不缩减养老金的存款,为他们以后的退休生活埋下了隐患。

根据美国网站Bankrate的一项最新民意调查发现,有一半的美国父母因此无法按照自己原有的计划保存退休金;有34%的父母损失了一部分退休金;有17%的父母因此损失了大量退休金。另外还有17%年收入不到5万美元且有成年子女的家庭,由于孩子不能独立,他们完全无法保存退休金。虽然他们很愿意能够帮助他们陷入困境的子女,但是目前的这种状态对双方都非常有害。父母退休金的损失不但将会是他们退休生活的重大阻碍,这种过度的帮助也可能阻碍子女的成长。

美国“啃老”现象还体现出前后两代人在财务观念上的重大分歧,成为很多家庭代际矛盾的冲突点。

Bankrate的调查还发现,美国年龄从23到38岁左右的80后90后认为家长应该在孩子成年后更长时间给他们提供更多财务支持。他们尤其希望父母能够帮助他们支付学生贷款。而作为战后婴儿潮一代的父母辈在这个问题上却不这么认为。虽然父母们基本同意在医疗保险、房租等大额支出上给予更多帮助,但是在相对小额的支出上,他们更倾向于要成年子女自行承担。比如,通讯、旅游、汽车贷款等方面支出。因为他们这一代人成长在美国经济繁荣的过程中,独立负担其自己的开支是长大成人的重要标志。

造成这种现象的一个主要原因是数十年来美国产业外移造成的结构性失业和2008年全球经济危机对劳动力市场造成的巨大冲击。1953年制造业曾经占据美国GDP的28.1%。但是制造业的持续流失造成了工作机会的大量减少。到2011年时,这个比例只有12.3%。2017年又进一步下降到了11.6%。虽然在特朗普上任后这个趋势有所扭转,但是和几十年前相比,美国的宏观环境已经不太可能回到从前。很多父母辈在他们年轻时期都从事制造业,也对体力劳动一般并不反感。但现在的问题是,不但制造业不再能吸纳大量就业人口,年轻人在受过了高等教育之后,也普遍不再愿意从事这个行业。对于很多制造业厂商来说,回归美国是有吸引力,但是他们很担心是否还能在这里招到足够多合格的工人。

对独立性产生重要影响的另外一个原因是高涨的教育费用和延长的教育时间,让年轻人普遍背负了沉重的学生贷款。现在接受高等教育的每10个学生当中,就有4个必须要通过学生贷款的帮助才能完成学位。全美国由政府发放的学生贷款总额达到1.65万亿美元。其中有4400万人背负着平均3.7万美元贷款,而且800万毕业生已经违约。如此沉重的负担对年轻人的独立生活造成了负面影响。很多人必须在付生活开支和还学生贷款之间做艰难的平衡。还有一部分学生群体在金融危机期间选择延长教育时间来躲避劳动力市场给他们造成的困扰。本科毕业生群体当中,读研究生和博士的比例在危机后都有增加。这也推迟了他们独立生活的进程,虽然更多的教育经历也未必能让他们获得理想的工作。

对于父母辈来说,这种趋势对他们和美国未来的经济结构造成沉重打击。养老金的存留不足意味着在美国股市上涨的过程中,他们无法以复利的方式积累财富。这预示着将来美国养老金的缺口将逐步扩大,造成政府财政和社会危机。另一方面,父母辈为了负担孩子的费用,不得不在本职工作以外再找一份兼职,或者延长自己的职业生涯。这也减少了社会对初级岗位的需求,从侧面挤压了年轻人进入社会的机会。根据美国劳工统计局的统计,2018年的新增工作中,接近一半最终由年龄在55岁以上的人填补。而55岁以上的群体只占劳动力人口的四分之一左右。年轻一代,要么不具备这些新增就业机会所需的技能,要么不愿意从事这方面职位。

对于子女辈来说,这种趋势对他们造成的伤害可能更加长远。长期依赖父母的生活使他们普遍缺乏职场历练出来的责任心和道德感。子女辈适应社会的能力在降低,很多人眼高手低。这在很多社会学家看来,正是美国社会吸毒、酗酒、家暴等很多问题的根源。年轻人不积极向上,整个社会都会颓废。而且更加严重的是,这导致了年轻人结婚和生育时间的整体推迟。如果这种趋势在代际之间传承,很难想象美国社会能有一个光明的未来。

“啃老”现象是美国社会大面积结构性失业问题的一个延伸。年轻人不能进入职场,又没有达到社会救助的年龄,还背负沉重的学生贷款,所以向父母求助便成为了他们唯一的选择。任何一个社会的良性发展都离不开积极向上的青年群体。越来越多的社会矛盾已经一再向特朗普发出警示,他必须面对美国年轻选民,回应他们的合理需求。政府更应切实改善美国的经济结构,让更多人能够自食其力,为社会做出贡献。

作者:魏欣(专栏作家,曾在美国供职于大型共同基金管理公司。)

来源:中国经营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