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闻 > 国际 > 正文

哈佛教授:中美可避免冲突 美中战争并没有必然性

星岛环球网消息:法国《费加罗报》网站5月3日发表文章称,“修昔底德陷阱”的说法既不是宿命论也不是悲观主义,美国和中国之间的战争并没有必然性。

文章称,所谓“修昔底德陷阱”,是指当一个新兴国家崛起并开始挑战占有统治地位的大国时,现存大国必然回应这种挑战,战争将不可避免。历史上雅典面对斯巴达就是这种情况。哈佛大学教授格雷厄姆·艾利森在其全球畅销书《注定一战:中美能避免修昔底德陷阱吗?》中再次探讨了这一问题。《费加罗报》就此相关问题采访了艾利森,专访部分内容摘录如下:

斯巴达的恐惧导致战争

《费加罗报》记者问:在《注定一战》中,您称中美之间有走向冲突的可能性。您提到了“修昔底德陷阱”,能否解释一下?

格雷厄姆·艾利森答:“修昔底德陷阱”是一种危险的动态,会在一个正在崛起的国家可能取代现存大国霸主地位的时候出现。在这种情况下,一些可能原本毫不相干或很容易处理的外部事件或第三方行动,有可能引发大国之间的行动和反应,而且往往以双方都不希望出现的战争告终。这一现象最早由希腊史学家修昔底德在描述伯罗奔尼撒战争时提出。正如他的解释,“正是由于斯巴达对希腊崛起的恐惧,战争变得不可避免”。

问:中国是雅典,而美国扮演斯巴达?

答:近20年来我同很多中美领导人进行过热烈讨论。我认为,10多亿中国人的追求是让中国不仅更富有还要更强大。因此,中国人希望看到一个如此富有、强大的中国能够受到应有的尊重。可对于在美国独霸时代成长起来的美国人来说,经济优势是一个不能失去的权利,这实际上是国民身份的一个组成部分。

“美中战争并没有必然性”

问:中国已经比美国强大了吗?

答:我曾在哈佛大学给学生们上课时,提到国际货币基金组织年度报告称,按购买力平价计算,中国已经变成全球最大的经济体,他们的反应混杂着极为沮丧和难以置信。尽管GDP并非一个国家经济增长的唯一指标,却是国家实力的基石。即便GDP不能自然而然或必然地反映一个国家的经济或军事实力,但历史告诉我们,GDP高的国家对国际事务的影响力相对要大一些。

长期担任国家领导人的新加坡开国者李光耀,是洞悉当代中国变化最优秀的观察家。他曾很好地对局势进行了总结:“中国巨变的最大影响就是,全球要寻找新的平衡……中国在世界历史上就是最大的主角。”

问:在高科技领域,美国还领先很多吗?

答:经过20年对人力资源培养的大规模投入,中国已经取得长足的进步,有些方面甚至还领先美国。中国对教育巨大投入的影响已经在中国经济中有所体现。

问:中美之间的战争可以避免吗?

答:美国和中国之间的战争并没有必然性。修昔底德陷阱的说法既不是宿命论也不是悲观主义,只是承认存在着一种地缘结构性的压力:北京和华盛顿要好好掌控并建立和平关系。历史表明,大国能够平衡好与对手的关系,有时候在没有发生战争的情况下也能实现实力超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