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闻 > 国际 > 正文

纵横谈\蓬佩奥赴欧搅局收获了什么

痴迷于“筑墙”的美国总统特朗普,又要建造一堵新墙,那就是在西方世界与“竞争对手”中国之间竖起一道战略屏障,他最得力的干将国务卿蓬佩奥本周便带着这个使命出访欧洲,虽然使出了浑身解数,但效果差强人意。

蓬佩奥的第一站是芬兰,当地召开的第十一届北极理事会部长级会议是落实对华“筑墙”的重头戏,他通过充满火药味的讲话,将中国描绘成“窥视资源和扩张势力的危险分子”,试图拉拢加拿大、芬兰、挪威等北极圈成员,把中国排除在参与未来对北极地区治理的国家之外。事实上,美国自二战以后对北极事务鲜有理会,自从2013年中国以观察员身份参与北极理事会,并于2018年1月以“近北极国家”身份发布北极政策白皮书,宣示参与北极事务和提出打造“极地丝绸之路”后,美国便一反常态,对北极地区展现出前所未有的热情,并大肆渲染“中国威胁论”。

美国五角大楼在5月份发表的2019年中国军力报告中,点明“中国对北极圈具有野心”,臆测中国会加强在当地的军事存在,甚至可能部署潜艇以遏制核威胁等。同时特朗普政府在战略上将北极海上航道视为“二十一世纪的苏伊士和巴拿马运河”,并将北极作为下个地缘政治竞争前线。具有讽刺意味的是,蓬佩奥只顾将矛头针对中国,却忽略了本届会议的焦点是关注北极气候变化,非但没有赢来掌声,更由于美国对共同文本内容的反对,最终大会不欢而散,北极理事会23年历史上首次未能发表共同宣言。

蓬佩奥的第二站是德国,对华“筑墙”的任务同样不轻,他希望争取欧洲两大关键性盟友在“一带一路”倡议和华为5G问题上能够与中国保持距离,并和美国一道共同对华采取强硬立场。颇具戏剧性的是,蓬佩奥以“紧急事务”为由突然取消了访问行程,“筑墙”的任务半途而废。这本是蓬佩奥担任国务卿以来首次正式访德,行程临时变卦也引起德国舆论的解读,认为这是美德关系不佳的再一次体现,德国联邦议院外交事务委员会主席罗特根更一针见血:“这与两国目前的关系气氛非常脗合。”

应该说,奥巴马执政时期的美德关系还相当紧密,他视德国为“头号国家”,称总理默克尔是首选的世界领导者,他在2008年首次竞选总统时,更象征性地选择了柏林作为国外竞选演讲的地点。但特朗普上台后却是另一番光景,他在北约军费开支、俄罗斯天然气管道和汽车关税等问题上对德国炮声隆隆,也导致两国关系急转直下。

从更深层面讲,如今美德关系是跨大西洋联盟裂缝越来越大的一个缩影,特别是在对华问题上,西方已经无法拧成一股合力,更像是一盘散沙。从中国与中东欧国家“16+1”合作如火如荼,到意大利成为七国集团中首个加入“一带一路”的国家,再到德国明确表态不会排除华为参与5G建设,特朗普拉拢西方对华发起“筑墙”式“新冷战”注定是一厢情愿。

蓬佩奥在最后一站是面对自己的老朋友英国,自英国2015年率先加入中国发起的亚投行后,美英开始渐行渐远,两国特殊关系也不断褪色,英国政府早前初步同意华为有限参与5G建设,更让双方的关系雪上加霜。蓬佩奥虽然软硬兼施,以签署贸易协定作诱饵,又以“五眼联盟”情报共享作威胁,试图说服英国政府改变主意,但英方的回应模棱两可,就像英国的天气,变化莫测。蓬佩奥还搬出前首相“铁娘子”戴卓尔夫人,称她会保持强硬拒绝华为,但他忘记了另一位前首相邱吉尔的名言:“没有永远的朋友,也没有永远的敌人,只有永远的利益”,这恐怕更符合眼下英国人的心境。

来源:大公报 作者:李 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