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闻 > 国际 > 正文

反制“通俄”调查余波 特朗普要追查“办案人”

原标题:反制“通俄”调查余波 特朗普要追查“办案人”

美国总统唐纳德·特朗普23日责成情报部门配合司法部长威廉·巴尔,追查2016年总统选举期间“监控活动”的正当性,同时授权巴尔在合适时候解密相关信息。

上述“监控活动”促使联邦调查局(FBI)开始调查特朗普竞选团队与俄罗斯政府的关系,逐步演化成特别检察官罗伯特·米勒主持的“通俄”调查。

媒体报道,这一举措旨在助力巴尔追查FBI和司法部调查人员当时是否行为不当,以对抗民主党人正在推动的“通俄”调查余波。

[反制升级]

白宫发言人萨拉·桑德斯当天在特朗普下达指令后发表声明,说应巴尔“要求和建议”,特朗普责成情报部门“迅速全面”配合巴尔调查2016年总统选举期间的“监控活动”。

特朗普同时授予巴尔“全面完整权力”,在适当时候解密含有敏感情报的调查文件。

美联社分析,这一指令标志着特朗普“调查办案人”的措施升级,以应对民主党人渐起的弹劾呼声。

“通俄”调查旨在确定特朗普竞选团队是否为了赢得2016年总统选举而与俄方“串通”以及特朗普是否涉嫌妨碍司法。

路透社报道,特朗普一直怀疑,民主党籍前总统贝拉克·奥巴马政府下令调查他的竞选团队,以涉嫌“通俄”指认动摇他的总统竞选人资格。特朗普对一家联邦秘密法院发出的监控许可令尤其感兴趣。这一法院授权监控疑似外国势力及其代理人。

FBI曾向“涉外情报调查法院”申请对特朗普前助理卡特·佩奇的监控许可。白宫一直鼓励国会众议院情报委员会的共和党籍成员推动相关文件解密,以证实“通俄”调查含有政治动机、源于虚假指认。

不过,美国情报部门坚称,所谓“监视”特朗普竞选团队以法律程序为依据。

巴尔本月早些时候指派康涅狄格州联邦检察官约翰·德拉姆牵头核实引发“通俄”调查的源头调查所用情报和监控手段是否合法。消息人士披露,巴尔直接参与德拉姆的调查,同时与中央情报局、国家情报局和FBI负责人保持合作。

[助攻巴尔]

米勒团队历时22个月完成“通俄”调查,没有发现特朗普竞选团队与俄罗斯政府“串通”的证据,同时对特朗普是否妨碍司法没有定论。巴尔撰写一份报告摘要,认为现有证据不足以让法院认定特朗普妨碍司法。

国会民主党籍议员随后就特朗普涉嫌妨碍司法和腐败发起多项调查,遭遇特朗普政府、特别是巴尔领导的司法部抵制。消息人士向美联社披露,特朗普赞赏巴尔的“斗争立场”,把他看成冲锋陷阵的法律斗士,私下说“终于”有了自己的“司法部长”。

特朗普23日授予的“尚方宝剑”让巴尔有权单方面公开先前被司法部视作高度机密的文件。例如,涉外情报调查法院发出的许可令从来没有公开过,连调查对象本人都不知道。

特朗普在正式授权的备忘录中注明,巴尔所获解密权不会延续至下任司法部长,且只适用于“通俄”调查。巴尔动用权力前应与情报部门协商。

然而,一些人依然担忧,巴尔可能“选择性”解密文件,只让公众了解有利于特朗普一方的信息,同时构筑前政府高级官员的负面形象。

奥巴马时期的国家安全发言人、中情局前高级分析师内德·普赖斯告诉彭博社,这再次表明,特朗普希望把“通俄”调查矛头引向FBI和司法部,而非他的竞选团队。

众院情报委员会民主党籍主席亚当·希夫23日晚些时候回应,说“特朗普和巴尔企图以执法部门和涉密信息为武器对付政敌”。

来源:新华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