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闻 > 国际 > 正文

以色列议会延续小党倒灶大党传统 一年两大选折腾

原标题:以色列议会一年两选的折腾

马晓霖(博联社总裁、北京外国语大学教授)

5月29日,第21届以色列议会通过两轮投票,批准最大党团利库德集团的提案而自我解散,并于9月17日再次举行选举,进而使本届议会成为宣誓仅一个月便走向终结的最短命议会,这也是以色列建国71年来首次出现授权组阁失败并一年两次选举议会的奇观,不仅延续了小党倒灶大党的独特传统,而且再次使看守内阁总理内塔尼亚胡的政治命运、与以色列相关的中东议题特别是美国正在推销的“世纪协议”面临各种不确定前景。

5月29日,是利库德集团党魁内塔尼亚胡授权组阁第二次延期的截止时间,由于掌握议会65个席位的右翼阵营产生严重内讧,内塔尼亚胡功败垂成,以一票之差无法凑成有效行政的61个议会“红线席位”,被迫采取推倒重来的选项。

在4月9日结束的大选中,利库德获得36个席位而险胜拥有35个席位的中左翼挑战者蓝白党,成功维持议会第一党团地位。由于其他右翼党派控制29个席位并一致推荐内塔尼亚胡出任总理,进而有望形成以利库德为龙头并足以压制议会中左翼反对党的右翼联合政府,因此,以色列总统里夫林授权内塔尼亚胡出面组阁。

但是,在4周法定时间内,被称为“以色列恺撒”的政坛老手内塔尼亚胡未能将右翼阵营的选票优势转化为组阁便利,即使获准延期20天,依然被迫放弃组阁而诉诸新一轮议会选举。右翼阵营的争权夺利和教俗党派矛盾激化导致了这一结果,鹰派人物、前国防部长利伯曼领导的“以色列我们的家园”不仅要求内塔尼亚胡给予过多内阁席位,还坚持新政府必须提交要求宗教学生服兵役的法案,进而得罪另外两个正统宗教党派。

尽管内塔尼亚胡已将原定18个成员的小政府扩大到28个成员的大政府,但是,依然无法满足利伯曼的所有条件,且也无法说服其他反对党加盟而凑够61个席位,组阁努力彻底流产。利伯曼去年11月因不满内塔尼亚胡“姑息”控制加沙地带的巴勒斯坦激进组织哈马斯而退出联合政府,迫使内塔尼亚胡内阁倒台并提前举行议会选举,这次抬高要价又再次挫败其组阁努力。利库德集团指责利伯曼旨在讨好移民群体和世俗派,终极企图是颠覆内塔尼亚胡而自己上位。利伯曼则指责内塔尼亚胡向正统宗教党团投降,宣称不能加入一个“犹太教法政府”。

其实,内塔尼亚胡可以再次申请延期组阁,但是,无法解决政党间的结构性矛盾;他也可以冒险组织少数派内阁,但是,弱势政府很难摆脱众多反对党在议会的羁绊;他还可以向总统申请授权其他利库德人选出面组阁,但又不甘心大权旁落。掌握35个席位的蓝白党自己无力申请出面组建有效政府,倒也愿意与利库德组成左右联手的两强政府,但是条件是内塔尼亚胡必须出局,这个选项不仅让内塔尼亚胡蒙受羞辱,而且有分裂利库德集团的风险。至此,解散议会重新大选成为别无选择的出路。

尽管近半数以色列犹太人并不信教,但是,保持犹太信仰以维护民族特性几乎是多数犹太人的共识,这使得正统宗教党派坚持的宗教学生兵免除兵役而一心读书念经的特权始终无法被打破,而且正统教派人口出生率高并吸引越来越多的青年因逃避兵役而加盟,扩大了其选民基数和议会席位,又使之成为大党被迫妥协和笼络的执政伙伴。

这次组阁风波展示了以色列议会民主大党操盘、小党制衡的固有特点,也确实降低了行政效率。但是,倡导求异而非求同、重视制衡而全体一致是犹太人的古老传统,并激发了这个独特民族和以色列国的求变和创新,也自然使政治生活从来不是死水一潭。同时,强大而不干政的军队,成熟而高度自治的社会,稳定而良好运行的经济表现,共同构成以色列政坛洗牌频繁但政局不乱、外敌四伏但国家不危的奇迹,也给各色政治家在呵护民族与国家利益前提下为一党一人之私合理合法并公开折腾的巨大空间。

内塔尼亚胡组阁失败使以色列陷入新的百日党争,也带来诸多内部与外部的不确定前景。首先,面临三项腐败和滥用职权指控的内塔尼亚胡将失去不受警方调查的护身符,使政治生命再次经受司法挑战。其次,为了赢得大选,各种竞选纲领甚至竞选动作都可能出台,包括内塔尼亚胡以维护安全为由与哈马斯乃至黎巴嫩真主党再起战端。其三,力挺内塔尼亚胡的美国总统特朗普一再因以色列选情不定而推迟公布神秘的“世纪协议”,如今又面临继续束之高阁的可能。

百日之时不会改变以色列的正常生活,也不会使其党派力量发生巨变,但是,在矛盾繁复、变量颇多、各种地区力量强烈互动并不断分化组合的中东,处于风暴眼中的小国以色列始终超越小国巨大能量并扮演鲶鱼角色。因此,进入新一轮议会选举阶段的以色列,依然会成为世界舆论注目的焦点。

来源:北京青年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