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闻 > 国际 > 正文

【解局】最近一个人的辞职,震动美国政坛

当地时间5月29日,美国民众这一天接收的信息量可能有点大。

“通俄门”特别检察官穆勒召开记者会,一开始是重申了两个月前就公布的调查结论,即没有足够证据显示,特朗普及其竞选团队与俄罗斯串通干预2016年大选。

然后,他抛出了“辞职并关闭特别检察官办公室”“调查无法证明特朗普无罪”等一系列重磅炸弹。

这看似是对“通俄门”调查的盖棺定论,实则开启美国党争的新一轮较量。因为大家从穆勒的留言中读出暗语:国会可否弹劾特朗普?

究竟发生了什么?

穆勒召开记者会,宣布辞职和关闭办公室

穆勒召开记者会,宣布辞职和关闭办公室

调查

相比于两年的调查时长和448页的调查报告,穆勒的记者会只有短短的9分39秒,却石破天惊。到什么程度呢?美国媒体用“创造历史”来形容,特朗普在24小时内连发带转11条推特,表示调查是“史上最严重的总统级骚扰” 。

 特朗普相关推特

特朗普相关推特

这是穆勒自2017年5月被任命为“俄罗斯干预2016年美国大选”特别检察官以来第一次针对“通俄门”调查公开发言,或许也是最后一次——如果国会不再传唤他作证的话。

这两年里,穆勒的调查实际包括两个方向,一是特朗普团队是否在2016年美国大选中与俄罗斯共谋,即“通俄”;二是特朗普是否阻挠调查进行,比如撒谎,即“妨碍司法”。

穆勒的结论是,俄罗斯确实干预了美国大选,但没有足够证据显示,特朗普团队与俄方有串通。但关于特朗普是否在就职总统后,故意阻碍调查的问题上,穆勒是这么说的。

“如果我们有信心总统明显没有犯罪,我们早就说了。”

“现行政策下,现任总统不能被指控犯罪,这是违宪的。”

“现任总统依然可以被调查,在记忆仍然清晰、文件仍然可用的情况下保存证据很重要,这可以被用来起诉同谋或者用于其他事项。”

“指控在任总统有不当行为时,需要刑事司法系统之外、宪法要求的其他程序。”

穆勒向来以谨慎、拒绝党争著称,所以即使是重磅声明也言辞含糊,但他已经尽可能地“明显”暗示了——

报告里没有对总统是否犯罪下定论,不代表总统就无罪。司法部无法继续调查下去了,因为按照宪法不能起诉现总统,建议国会继续调查,甚至可以弹劾他。

《纽约时报》更进一步解读:穆勒还提醒大家,证据可以保留到特朗普卸任后用于起诉他。

 穆勒“通俄门”报告封面

穆勒“通俄门”报告封面

其实在那份448页的报告里,穆勒团队已经给出许多例证,表明特朗普是如何在违法的边缘疯狂试探。

特朗普曾要求他的亲信们阻挠调查,但被他们拒绝了。在竞选期间,特朗普团队部分成员看到了俄罗斯试图影响大选,并且知道俄方的行为会让特朗普获益,不过他们没有去配合俄罗斯。

还有其他佐证,也有待理清背后的真相。

比如前国家安全顾问弗林被证明有罪(对FBI虚假陈述),比如前特朗普竞选主席马纳福特(非法游说、收买证人等)和特朗普律师科恩(竞选财务违规、虚假陈述等)被证明有罪,再比如前司法部长塞申斯被特朗普要求辞职。

反应

穆勒事了拂衣去,一语惊醒梦中人。

一个多月前,特朗普任命的新司法部长巴尔在公布调查结果时表示,证据不足以指控特朗普犯罪。彼时,民主党大失所望,特朗普支持者举手相庆。

而今,民主党人群起而呼,要求对特朗普发起弹劾。宣布参加2020年大选的民主党人中,除了一直呼吁弹劾特朗普的资深议员沃伦,还有7人支持弹劾。

共和党那厢也赶忙把水搅浑。他们称调查既然已经完结,那么国会按照调查结果来行事就好。特朗普的2020竞选团队以及白宫发言人桑德斯也发表声明,中心思想就是:案子已结,总统是清白的,穆勒都已经回家了,大家也洗洗睡吧。

特朗普和其竞选团队还借此顺势打击民主党,再次搬出了“猎巫”说辞,指责民主党搞政治迫害,还言称是时候查一查奥巴马时期的司法部和FBI是如何监视特朗普竞选团队了。

 特朗普推特:“案件完结”(图左是穆勒)

特朗普推特:“案件完结”(图左是穆勒)

弹劾

说来说去,“通俄门”事件下一步的焦点就在是否“弹劾”上了。这已经是在此前的“内阁罢免”(即宪法第25条修正案,岛上此前文章《白宫“捉鬼记”》,详情请戳此处)和司法起诉之外,推翻特朗普的最后一条路。

美国宪法第二条第四款规定,总统因叛国、贿赂或其他重罪和轻罪而受弹劾并被定罪时,应予免职。

历史上,总共也只有两任总统曾被弹劾,但两人均未被弹劾成功:一位是林肯去世后接任他的安德鲁·约翰逊,一位是绯闻曝光后的克林顿。

1868年,约翰逊因为在内战后持偏种族主义立场与国会发生冲突,尤其是在他罢免支持黑人奴隶解放的战争部长埃德温·斯坦顿后,国会以其未经参议院允许,替换联邦任命官员的理由而发起弹劾。最终,参议院以一票之差未达到三分之二多数,弹劾约翰逊失败。

1998年,克林顿因为绯闻曝光后撒谎抵赖,而被弹劾作伪证和妨碍司法。但大部分参议员认为克林顿的行为虽错,但不至于罪至丢官,所以参议院投票最终也没能达到三分之二多数,克林顿成功摆脱弹劾。

那如果民主党现在对特朗普发起弹劾,成功概率大吗?

答案是否定的。

与当年民意支持率达70%的克林顿相比,特朗普当前支持率仅40%,但这不是影响弹劾结果的关键因素。

从程序上来看,弹劾总统需要众议院以超半数通过,再由参议院三分之二多数同意。民主党或许可以努力在自己把持的众议院通过该议程,但在共和党占多数的参议院几无可能。

事实是,目前公开支持弹劾只有41名民主党众议员,占众议院人数(435人)不到10%。而支持弹劾的共和党议员,仅阿马什一人。

民主党籍众议长佩洛西也再次拒绝此时弹劾特朗普,表示必须继续调查特朗普的行为,再评估弹劾是否值得。

既然明知无果,民主党人为什么还疾声大喊要弹劾?佩洛西又在担忧什么?

皆在明年选情。

选战

其实“通俄门”调查走到今天,在没有实锤的情况下已经是信者自信,不信者自不信。

穆勒虽然不希望参与党争,但他的调查结果必然成为两党争斗的工具,或者说,从“通俄门”立案之初,它就注定是一个政治手段而非司法事件。

2020年大选,民主党来势汹汹,包括前副总统拜登、资深议员沃伦和16年党内初选惜败希拉里的桑德斯这三巨头在内,一共有20多位民主党人宣布参选。

其实司法起诉也好,国会弹劾也罢,民主党们知道无法在大选前罢免特朗普,他们真正想的,是把这些黑料和议程作为在大选中攻击特朗普的牌。

佩洛西们担心的也正是这一点。一旦发起弹劾,且最终失败,很有可能刺激共和党选民,反而帮助对方提升士气。

此事历史上就发生过,当年弹劾克林顿未成,在某种程度上反倒有助于其连任。

虽说目前两党都未展开全面动员,且大选最终结果很大程度上取决于摇摆州,此刻判断选情为时尚早,但民调也可以说明一定的问题。

特朗普当前的支持率是41.2%,反对率是54.2%。纵向来看,近40年来,仅有任内输掉大选的卡特总统在同一时期支持率低于他。

不过,就算弹劾不成,穆勒的表态还是给正为大选筹备的特朗普团队蒙上一层阴影。

美国政坛的“宫斗”如此激烈,也解释了为什么特朗普要在中美贸易谈判协议达成前夕,再次抬高价格,开始“极限施压”。

特朗普能从中国这儿捞取更多大选的“政治资本”吗?

中国商务部今天就给出了很好的回答。

作者:百里明颐 来源:侠客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