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闻 > 国际 > 正文

“堕胎禁令”引燃全球讨论,各国选择呈两极化

当地时间5月30日,迪士尼公司CEO鲍勃·伊格尔(Bob Iger)向路透社表示,如果乔治亚州新的法案生效,迪士尼将继续在该州拍摄电影“是不现实的”,“我认为很多员工会不希望在乔治亚州工作,而我们也必须考虑他们的想法。目前我们正在观望中。”这项法案就是5月7日乔治亚州的共和党州长签署的《心跳法案》,法案禁止孕妇在检测到胎儿心跳后堕胎。

QQ图片20190602093623

‍ “堕胎禁令”反对者5月21日在美国国会大厦举行抗议(图片来源:法新社)

美国法案拉锯战仍在持续

据福克斯新闻报道,在怀孕六周左右时,许多女性可能根本不知道自己已经怀孕了。该法案还规定,为孕妇实施堕胎手术的医生或将面临2年监禁及被吊销医生执照。不过法案也规定,在怀孕危及母亲生命安全,或是专家确认未出世的婴儿患有严重先天性疾病导致其出生后难以存活,可以实施堕胎。

随后美国视频流媒体Netflix、华纳集团、NBC环球集团、CBS、AMC、索尼和Viacom也公开表示,将考虑不在美国乔治亚州拍摄影视作品。根据美国电影协会(MPAA)的数据,影视行业在乔治亚州创造了超过9.2万个工作岗位,2018年大约455个电影和电视在乔治亚州拍摄。

而就在迪士尼公司表态的同一天,美国路易斯安那州州长表示他在当天签署了《心跳法案》。这是美国南部和中西部各州限制女性堕胎权的最新立法动向。

此前美国的密西西比州、俄亥俄州、肯塔基州都已通过了此法案。除上述5个州以外,密苏里州禁止怀孕8周以上孕妇进行堕胎,犹他州和阿肯色州规定怀孕18周以上禁止堕胎,阿拉巴马州则几乎禁止所有情况下的堕胎。

密西西比州的这项法案原定于7月1日正式生效。据美国中文网报道,当地时间24日,美国一名联邦法官做出裁决,驳回了密西西比州此前通过的“心跳法案”。联邦法官卡尔顿·里夫斯法官在裁决中写道,该法律“对妇女权利有直接伤害的威胁,特别是考虑到大多数妇女在6周之后才开始寻求堕胎服务。”

同日,公民自由联盟(ACLU)等就阿拉巴马州日前通过的堕胎禁令提起上诉。这项法案的阿拉巴马州州长艾维承认该法案是无法执行。但该法案的提出者表示,这是试图让最高法院重新审视其具有里程碑意义的罗伊诉韦德案裁决,该裁决确立了美国妇女堕胎的权利。

胎儿到底是不是“人”?

1973年“罗伊诉韦德案”(Roe vs. Wade)既是世界女权史上的经典判例之一,也是美国联邦最高法院的开创性杰作。

华东政法学院法律史研究中心的陈灵海教授曾对此案进行述评。

1969年,原告琼·罗伊声称自己遭强奸怀孕,德州法律却禁止堕胎,她付不起到其他州做堕胎手术的钱,不得不继续怀孕。她向法院提起诉讼,主张孕妇有权单独决定何时、何地、以何种理由、何种方式终止妊娠。德州法律侵犯了她的选择权。

QQ图片20190602093629

反对堕胎的美国民众在联邦最高法院门口示威 (图片来源于网络)

韦德代表德州政府应诉,主张生命始于受孕,法律对“人”的保护理应包含胎儿。妊娠过程中,妇女应保护胎儿生命,非经合法正当程序,不得堕胎。

经过漫长讼战,四年之后,“罗伊诉韦德案”终于在美国联邦最高法院迎来决战。首席大法官沃伦及其他六位大法官主张罗伊有权堕胎,大法官伦奎斯特(1986至2005年任首席大法官)和另一位大法官则主张应当保护胎儿权利。最终,罗伊以7:2的比分胜诉。

本案关键问题之一,在于胎儿到底是不是“人”,是否具备法律上的人格。

大法官布莱克门代表多数派撰写判决意见,判决书开头却闪烁其辞:“生命始于何时,不但不是一个可以由法院决断的问题,即使在哲学界、医学界、神学界,也从来没有形成过一致的意见,人类的知识还不足以完全揭示生命的全部奥秘。”

他接着写道:“由法院来回答这个问题是冒昧的和不适当的,同样,德州法律根据他们认定的某种生命理论而禁止堕胎,也是不恰当的。”

先否定法院自己的认定权,再否定德州立法机构的认定权,为了推出支持堕胎的结论。布莱克门从法律史中找到了依据:西方法律传统一直对堕胎持宽容态度,19世纪以前的法律从未视堕胎为犯罪,甚至从古希腊、古罗马时代以来就是如此。英国普通法中,对胎动之前进行的堕胎也不予追诉。

判决进而对反对堕胎的立法理由进行驳斥。立法禁止堕胎,一般有三层考量:遏制性放纵,保证医疗安全,保护未出生的生命。然而,三点都难成立。妊娠早期阶段的堕胎危险性,小于继续怀孕。胎儿未具有体外存活性,也不成为生命保护的客体。

最后也是最关键的是,任何权利都不是绝对的。生存权是绝对的吗?似乎是绝对的,但果真如此吗?胎儿的生存权,就遭到了孕妇健康权、选择权和隐私权的挑战。

不过,大法官们也清楚,彻底放任堕胎在深受基督教教义影响的美国仍是不得人心的,采取划分妊娠阶段的折衷方案才是稳妥的:以胎儿能够脱离母体、借助人工辅助而成为生命的“母体外存活可能性”作为分界线,分为妊娠前3个月、3个月之后、已具有母体外存活的可能共三个阶段,分别设定允许或禁止规则。

“罗伊诉韦德案”之后,美国联邦最高法院又陆续受理了几起堕胎案,颇具戏剧性的是,判决结果随着大法官的人事变动而变动。1983年的“阿克隆市诉阿克隆生育健康中心案”中,支持堕胎的意见胜出,但支持者阵营缩小了(6:3)。1986年的“索恩伯格诉美国妇产科学会案”中,支持堕胎的意见仅一票险胜(5:4)。1989年的“韦伯斯特诉生育健康部门案”中,情况终于发生逆转(4:5)。1994年的“马德森诉妇女健康中心案”中,天平再次倒向支持堕胎的一方(6:3)。

2016年6月27日,美国联邦最高法院再次对妇女堕胎权做出重大裁决,推翻了2013年德州的严苛堕胎限制法案。这是“罗伊诉韦德案”之后又一起重大堕胎诉讼,被视为支持堕胎阵营的又一大胜利。

韩国法院裁定“堕胎禁令”违宪

就在美国各州相继推出“堕胎禁令”的同时,韩国在这件事上也有了新的动作。

韩国宪法法院当地时间4月11日裁定,韩国现行堕胎禁令违反宪法。韩国宪法法院认为,禁止在怀孕早期堕胎是对孕妇自主决定权的过分侵害,应在一定程度上允许在怀孕早期终止妊娠。

此前,一名妇科医生主张韩国《刑法》第269条和第270条规定的自愿堕胎罪和同意堕胎罪违宪,就此提出违宪审查诉讼。韩国宪法法院9名法官以7比2的结果认为《刑法》中该法条违宪。

韩国宪法法院还裁定,惩罚实施堕胎程序的医生违宪。该法院要求在2020年12月31日前修订相关法律,若在期限内相关法律没有得到修订,“堕胎罪”法条将被删除。

韩国《朝鲜日报》称,所谓“不符合宪法”,事实上认定“堕胎罪”违宪,但为避免引发社会混乱,宪法法院并未立即宣布“堕胎罪”相关法律无效,而是给出了修改法律的缓冲期。

1953年,韩国首次颁布相关法律,禁止在几乎所有情况下终止妊娠。堕胎女性将被判处1年以下监禁或200万韩元(约合1.2万元人民币)以下罚款;实施堕胎程序的医生,则面临2年以下有期徒刑。韩国宪法法院在2012年8月最后一次审查该法的合法性时,以4票对4票维持了这项长期存在争议的法律。

堕胎禁令的讨论蔓延至全球

5月25日,爱尔兰就是否废除堕胎禁令举行全民公投。结果显示,至少有三分之二的投票者投票赞成废除堕胎法案,投票率达到64.13%。

这一公投结果很快就会让北爱尔兰成为英国以及爱尔兰岛地区唯一一个堕胎不合法的地方。

在北爱尔兰,只有当怀孕严重威胁孕妇的生命或健康时堕胎才被允许,强奸、乱伦以及致命的胎儿畸形都不能算作执行法律程序的理由。

支持合法堕胎的组织选择联盟(Alliance for Choice)主席坎贝尔(Emma Campbell)坚持认为,民主统一党的立场违背了北爱尔兰地区大多数人的意愿。“北部地区的投票显示,正如南部公投的结果一样,62%到72%的人希望修改法律”,坎贝尔说道。“尤其是在医疗健康领域,我们的权利被无视,这会带来真正的精神和身体上后果”。

民主统一党领导人福斯特(Arlene Foster)则表示,爱尔兰公投的结果对北爱尔兰的法律不会有任何影响,得由北爱尔兰议会来讨论相关话题。

华东政法学院的陈灵海教授称,没有任何人知道,堕胎讼战之路还要走多远,还要走多久。

来源:大白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