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闻 > 国际 > 正文

章莹颖案庭审多人泪洒法庭 求处嫌犯死刑有多难?

原标题:章莹颖案庭审,多人泪洒法庭!求处嫌犯死刑有多难?

星岛环球网消息:美国时间7月9日,是章莹颖案被告克里斯滕森量刑阶段审判的第二天。就在2周前,美国陪审团认为,克里斯滕森犯有绑架和谋杀罪。

从2017年6月9日,美国伊利诺伊大学香槟分校(UIUC)的中国学者章莹颖失踪至今,已过去2年。

如今,随着庭审推进、案件细节的披露,人们能否等来公正的判决?

再一次揭开沉痛的伤疤

原本,这只是一张普通的家庭合照。多年前,章莹颖在出发前往美国时,在南平高铁站和父母一起照了张相。

但在7月9日,当这张照片再出现在庭审中时,却变成了章莹颖父母与她分别前的最后一张照片。

在被问及照片细节时,父亲章荣高忆及过往一度哽咽,“没有了她,我的生命不再完整”。在庭审中,他的作证被暂停了几分钟。法官让他喝水,并递上了纸巾,让他休息一会才继续作证。

截至7月9日,检方提供的8位证人已完成作证。章莹颖的父亲、弟弟、男友均出席了庭审。

在他们的作证中,一共播放了9段录像,最后一段则来自章莹颖的母亲。她由于情绪不稳定,在开庭前录制了影像,这段录像在章莹颖的父亲作证时播放。

“我总是很想看到她披上婚纱。”章母在录像中边哭边说,“我真的想成为一名外祖母。”对章母来说,章莹颖的男友很令她满意,实现这些愿望似乎只是一步之遥。

事实上,如果章莹颖没有遇到克里斯滕森,她和男友侯霄霖或早已按计划,在2017年10月的某一天步入婚姻殿堂。

在播放章母录像时,其中一位女性陪审员情绪失控,突然起身离开法庭,法官不得不宣布休庭15分钟,在这名陪审员恢复正常后,才继续庭审。

据章莹颖家属代理律师王志东描述,休庭期间,庭上部分听众失声痛哭。

轻判? 辩方提54条原因

在7月9日的庭审中,2位FBI探员也出席了庭审,主要证明克里斯滕森在犯罪前,做了计划和准备,并在犯罪后向警方撒了谎,还做了很多清理及消除证据的举措。

在庭审中,检方还播放了多段2017年克里斯藤森在狱中的电话录音,通话对象为他的父亲、母亲和前妻,内容多为自己是无辜的,未做错任何事等。

证据表明,直至两周前,克里斯滕森都没有悔改之意。

但在此前一天的首日庭审中,辩方提出了54项克里斯滕森应免于死刑的减轻罪行事实或原因,包括他酗酒的母亲、没有犯罪记录,以及在伊州大学咨询中心没有得到合理的治疗等。

7月8日,辩方律师布莱恩在做开场陈词时说,克里斯滕森“会死在监狱,孤身一人,和其他陌生人。”“唯一的问题是他的死亡何时发生,是他自然生命的终结,还是一个政府选择的日期。”

她说,在克里斯滕森15岁时,他的父亲曾发现他1月赤脚站在门廊上,然后沿着车道走入货车一侧。

布莱恩表示,在克里斯滕森接受检测时,没有发现有吸毒情况,他说对所发生的事情感到不安。

随后,他的成绩一落千丈,但他进入了一所技术学院,并最终进入威斯康星大学,然后入读伊州大学。随着要求的提高,他也在伊州大学苦苦挣扎。

布莱恩说,克里斯滕森寻求心理健康治疗,但没有得到他需要的帮助。虽然辩方律师承认犯罪是“他的错”,“但这不是一个应该判处死刑的案件。”

“他不是连环杀手。” 布莱恩还驳斥克里斯滕森一共有13名受害者的说法,称他在被监禁2年内没有出现任何危险迹象。她鼓励陪审员做出一个道德的决定,保持开放的心态,判处他不得假释的终身监禁。

据媒体猜测,克里斯滕森可能会在此次庭审中亲自作证。为了挽救自己的生命,他可能会透露他如何处理章莹颖遗体。章莹颖在2017年失踪后就再也没被找到。

结案陈词或下周进行,能否盼来公正判决?

事实上,在美国,死刑是一个很难做出的判决。

据2018年7月发布的数据显示,自1988年联邦死刑改革以来,司法部长共授权政府对516名罪犯寻求死刑,但实际进入审判的有301人,而其中仅36%判处死刑,其他都被判处终生监禁。

7月8日,司法部检查官詹姆斯·尼尔森,在代表检方做开案陈词时,讲述了8项重判事实,包括克里斯滕森谋划犯罪、作案十分残忍,以及认为章莹颖身材娇小是理想的受害者等,要求陪审团判处克里斯滕森死刑。

章莹颖家属代理律师王志东对中新网记者表示,大部分在联邦法庭审理的刑事案件,其定罪后的量刑通常由法官决定。但死刑案件除外,需要由陪审团裁定,且必须12名陪审团达成一致意见。

王志东表示:“即便只有一个人的意见不一致,死刑罪犯都将逃过死刑,被判处终身监禁。”

在本案中,被告克里斯滕森在被判决死刑后,辩方必然会上诉。王志东律师称,死刑案件的上诉过程将持续很多年。如果本案被告被判终生监禁,辩方上诉的可能性相当小。一旦被判决终身监禁,克里斯滕森将最终死在牢里。

美国时间7月10日开始,进入辩方证人作证环节。王志东律师称,就目前的情况来看,“辩方证人作证将于下周初结束,结案陈词或在下周中。陪审团需要多少时间,完全说不好”。

来源:中国新闻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