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闻 > 国际 > 正文

美国,蔫了?!

300多年前,美国不过是一个由人口稀少的移民定居点松散组合成的地区,仿佛一叶扁舟,漂浮在已知的世界版图之外。虽然它自然资源丰富,但远离成熟的世界文明中心;虽然它幅员辽阔,但大部分区域都很难涉足。

时至今日,美国已经成为全球最大的经济体:以美元计价的话,美国占全球约5%的人口,创造了占全球1/4的GDP。可以说,美国的成长称得上是一部令人振奋的奋斗史,但发展到今天,出现了似乎完全不同的局面。

为此,美国乔治梅森大学经济系教授泰勒·考恩(TylerCowen)提出了“大停滞”(greatstagnation)的概念。曾任哈佛大学校长的劳伦斯·萨默斯甚至将这个局面称为“长期停滞”(secularstagnation)。

事实上,美国在多个行业都遭遇了来自中国及其他正在成长中的世界力量的挑战,并接连输给其他国家。目前,美国的初创企业数量跌至历史新低,劳动力市场也一直在萎缩。美联储委员会前主席艾伦·格林斯潘将这些现状归纳为“美国日渐衰落的活力”。

为什么美国曾引以为傲的活力消退了?还是否有修复的可能?

1

冒险家的沃土

与欧洲人建造堡垒来保护已有财富的“堡垒”社会截然相反:美国人总是不停地迁徙,寻找新的机会。19世纪下半叶,近2/3的30岁以上的美国人曾跨越国界。相比之下,只有1/4的英国人走出了他们狭小的岛国。林肯任期内的司法部部长爱德华•贝茨曾在1849年写道:“我们中很少有人是这个国家的原住民,我们都是远道而来的冒险家,希望在此发财致富和扬名立万。”虽然弗雷德里克•杰克逊•特纳曾担忧美国的拓荒精神会在1893年美国宣布封锁边界时消失终结,但实际上美国对流动性的热情丝毫未减。

所以,美国被理所应当地自认为是培养企业家的沃土。相比其他地方,在这里更容易创立公司,并且如果足够幸运且意志坚定,还能将公司发展为商业巨头。

很多伟大的美国企业家都曾是无名之辈,但他们后来创建了商业帝国:安德鲁•卡内基曾是一名身无分文的移民,洛克菲勒是一个推销蛇油的流动商贩的儿子。

与此同时,美国曾在基础设施建设方面一路领先,这是实现现代资本主义经济所必需的重要元素。公路和运河的修建为工业腾飞奠定了基础,而且美国曾在建设现代铁路和高速公路方面处于世界领先地位。美国还是首个以相对廉价的综合国内航线覆盖全国的国家。

在很大程度上,美国的繁荣在于它认可毁灭是创造的必经之路。美国拥有全球最自由的破产法,允许公司倒闭;全球最大的国内市场允许人们搬迁到合适的地方,获得最丰厚的工作回报。美国能够接受,在发展的进程中,不得不废弃一些城镇和关闭一些工厂。

时至今日,这样的“经典美国”仍然具有重要的影响力。美国公司为全球61%的社交媒体用户及其91%的搜索量提供服务,而且它们发明的操作系统供全球99%的智能手机用户使用;谷歌每天要处理多达40亿次的搜索量;亚马逊几乎占据了云计算市场份额的1/3,其云服务部门在2017年扩大了50%以上。

同时,美国占据了全球金融的制高点。在欧洲公司萎靡不振、亚洲雄心壮志的企业家举步维艰时,华尔街投资银行的全球市场份额已增至50%。美国基金经理管理的全球资产从10年前的44%增至55%。交易所交易基金和抵押贷款证券这类最复杂的新型金融工具都是美国所创。

美国拥有世界20所顶尖大学中的15所、超过60%的全球风险资本存量。美国在全球专利中的份额已从里根当选总统时的10%增至现在的20%。

除了技术和金融领域外,美国拥有数量最多的全球最佳公司:科氏工业集团、宝洁公司和强生公司可以匹敌世界上任何一家顶级公司。

美国公司在经历了20世纪80-90年代的大换血后变得更强大,并通过多轮裁员和重组精简了机构。它们把低附加值的工作外包到国外,并把过去30年最具影响力的两位商业思想家的理念总结为一个制胜之道。20世纪末,时任通用电气公司首席执行官杰克•韦尔奇曾建议企业离开它们没有占据主导地位的市场。21世纪最著名的投资家沃伦•巴菲特赞扬那些建立起“护城河”的公司,这是提供稳定性和定价能力的屏障。

然而,现在,美国这个生产力高度发达的国家却停滞不前。创造性破坏的各项衡量标准(从地域流动性、创立公司到社会对破坏的包容度方面)都呈下降趋势。

美国人口普查局的报告指出,过去30年来地域流动性一直在减弱。州际移民率从20世纪80年代起持续下降,当前的比例相比1948-1971年的平均水平下降了51%。同期的跨县流动率降低了31%,县内流动率降低了38%。

流动性不足在非洲裔美国人中表现尤为显著:自20世纪上半叶从南方大量向北迁徙后,他们正在新居住地扎根。2010年,76%的非洲裔美国女性和她们的母亲在同一州生儿育女,白人女性的同一比例为65%。一项针对4800名出生于1952-1982年的非洲裔美国人的研究显示,69%的人在成年后留在了同一个县,82%的人留在同一个州,90%的人留在同一个地区,而他们上一代人的相应比例分别为50%、65%和74%。

普通美国人迁移到经济热点地区已经变得越来越难。

现在,一个典型的纽约人把全美平均工资的约84%花在房租上。这使一个普通人不太可能从堪萨斯州搬去曼哈顿。在财富聚集的高地,房价也总是更高,因为很多人都想住在那里。今天的这些创意之都(尤其是旧金山)同时也是“邻避主义”之都,充斥着各种规则和限制,导致建造新房屋或创办新企业变得更加困难。据谢长泰(Chang-TaiHsieh)和恩里科•莫雷蒂(EnricoMoretti)预测,如果搬到美国具有高生产力的城市所需的成本变得更低,那么得益于更好的工作带来的收入,美国的GDP将会提高9.5%。

1565332364567

夕阳下的曼哈顿

上一页 1 23456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