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闻 > 国际 > 正文

韩国被激怒准备报复美国 或拿驻韩美军“动刀”(3)

3

横行霸道惹民怨,韩国法律没法管

1999年,被掩盖半个世纪的“老根里事件”被披露出来,引发了韩国国内的不满。

这是发生于朝鲜战争初期,韩国忠清北道永同郡老根里村的一场美军杀害韩国平民的惨案。1950年7月,美军用机关枪扫射了一群正在铁路桥下躲避战火的韩国平民,当场300多人罹难。之后,美国飞机又对逃难的平民进行空袭,炸死100多人,其中大部分是妇女儿童。事件发生后,美军混淆视听,谎称这些逃难的平民是北方武装人员。

其实在上世纪60年代中期以前,这样的事情即便没有被隐瞒,肇事者也完全不会受到韩国法律的制裁。

难道那时没有对在韩美军的约束吗?

其实也是有的。

朝鲜战争期间,为了规范美军在韩国的行为,双方在临时首都大田签订了《关于驻韩美军刑事判决权的协定》,该协定将美军定性为临时支援韩国而来到韩国战场的访问军队,韩国同意美军有治外法权,美军士兵在韩的犯罪行动,交由美国审判。

协定中存在着对韩国方面诸多不利条款,例如:在韩国境内犯罪的驻韩美军可以不受司法约束,而涉嫌对美军或美军家属实施犯罪行为的韩国人,则要接受美国司法的审判。

驻韩美军的特权地位及驻韩美军犯罪没有得到惩处的事实,引起韩国国内舆论的普遍不满。战争结束后,韩国政府曾多次向美国要求重新讨论驻韩美军地位问题,但没有取得实质性进展。

60年代中期,美国深陷越南战争的泥潭,为寻求韩国出兵相助,在双方都做出让步的情况下,1966年7月6日韩美正式签订了《驻韩美军地位协定》(SOFA),韩国对驻韩美军犯罪行为恢复了名义上的审判权。根据此协议,韩国拥有对美军犯罪嫌疑人的第一审判权,但如果受到美军当局的请求,除特别重要的情况下,韩国应放弃审判权。协定同时规定在美军威信不能得到保障的情况下,美军犯罪嫌疑人可以拒绝审判等。

也就是说,驻韩美军在法律上的超然地位并没有得到根本性的改变。

因此,曾经韩国人民心目中的“保护神”——驻韩美军,寻衅滋事不断,犯下了多起刑事案件,韩国民众的不满情绪愈发强烈。

1992年10月28日,韩国京畿道东川美军夜总会的一名女招待被美军士兵麦克尔残忍杀害。然而韩国警察对此事的调查尚未展开,犯罪嫌疑人即被移交美国方面。

此事在当地引发轩然大波,当地大学生举办抗议活动要求美军撤走,当地的出租车工会成员开始拒载驻韩美军,随后,50余个社会团体组成 “共同对策委员会”,迫使政府撤回了对犯罪嫌疑人引渡美国的决定。1993年4月14日,该犯罪嫌疑人被韩国法院判处无期徒刑,然而,二审又减为15年有期徒刑,2006年8月假释返回美国。

2002年2月,汉城龙山区又发生美军士兵麦卡锡杀害韩国女招待的事件,再次引发韩国民众的极大愤怒。

2002年6月23日上午10时许,驻韩美军第二师工兵队的一辆装甲车在训练时,由于当地道路狭窄,在没有仔细观察的情况下驶向了道路右边,当场轧死了正在路旁行走的两名初中一年级女学生申孝顺和沈美善。

8月初,韩国法务部首次正式向美军提出了转让审判权的要求,但遭美方拒绝。按照《驻韩美军地位协定》第22条3项规定,对于驻韩美军在执行公务时犯下的罪责,韩国政府可要求美方放弃裁判权,但美国可以拒绝。换句话说,也就是美军在执行公务时发生的犯罪事件的审判权归属美军,韩国司法机关无权过问。据韩国法务部统计,驻韩美军每年发生的交通事故有400多起,但是在韩国法院进行审判的不到10起。

11月21日,在美军主导下,驻韩美军军事法庭组成了完全由现役美国军人参加的陪审团,对两名美军士兵做出了无罪判决,这立即引发了韩国民众的强烈不满。韩国大国家党(2012年更名为如今的“新国家党”)发言人发表评论称,这样的判决是不合理的《驻韩美军地位协定》的产物。新千年民主党和国民联合21党也分别发表评论,指出这样的审判是“欺骗韩国国民”,“践踏了法律和人权”,是“不可接受的判决”。韩国民众对此强烈不满,引发多起反美示威及警民冲突,韩国反美情绪达到高潮。

11月27日,美国驻韩大使托马斯•哈伯德在记者招待会上转达时任美国总统布什的歉意,然而韩国民众并不买账。他们认为,美军无视别国主权的行为严重伤害了韩国国民的自尊和感情,强烈要求修改《驻韩美军地位协定》。

在韩国民众的一片反美声中,12月,双方终于对协议进行了修改。

根据新规定,在驻韩美军官兵受控犯有谋杀、强奸、纵火、毒品走私和其他8种重罪的情况下,他们一旦受到起诉,就将被引渡给韩国警方,取代了原来规定的韩国司法部门对美国犯罪嫌疑人的审判结束以后,犯罪嫌疑人才能被引渡给韩国方面的做法。同时,韩国警察在逮捕重大犯罪嫌疑人时,可以进行持续拘留而不必先移交给美军方面。

(图为汉城餐厅橱窗里贴出的“这里不欢迎美国人”字牌)

(图为汉城餐厅橱窗里贴出的“这里不欢迎美国人”字牌)

然而,风波并未就此平息。

2017年6月10日,在庆祝驻韩美军第二师团创建100周年的音乐会上,包括韩美联合司令官在内的四百多名美军官兵参加了庆典,然而几乎所有受邀韩国艺人突然宣布罢演,有的甚至都未露面,导致原定三个半小时的晚会在开场仅一小时后就被迫提前结束,在场外还爆发了抗议活动。

为什么呢?

韩国民众称,“音乐会是6月10日,而6月13日是孝顺、美善被美军第二师团所属装甲车碾死时间发生的日子。如果不知道这一点,就是政府无能;如果明明知道还这样确定音乐会日期,那就是无视国民情绪、天怒人怨的事件”,“本该是追悼遇难女学生的日子,却要用纳税人的钱为美军设宴庆祝”,“明星去演出,我就转黑粉了”。

韩国人15年后仍然如此“记仇”不是没道理的。因为尽管2002年修改协议后,韩国对处置驻韩美军罪犯拥有了更大的权力,但实际上驻韩美军不守军纪、伤害韩国民众的暴力事件并未得到有效改善。

2011年9月24日凌晨,驻韩美军第二师团士兵凯文·弗利平闯入东豆川市旅馆,以剪刀威胁并强奸一名18岁韩国女子,并抢走五千韩元。议政府地方法院审判长朴仁希在判决书中写道:“被告在受害人家中实施长达3个小时的虐待、变态性行为,在满足自己生理欲望的同时,带给受害人极大的恐惧和羞辱感。”负责调查此案的韩国地方检察厅向法院起诉这名军人,并提请判处被告15年有期徒刑。最终韩国议政府市地方法院以强奸罪和抢劫罪,判处其10年有期徒刑,这是近20来驻韩美军士兵受到的最严重的惩罚。

2013年3月2日晚,三名美军士兵在首尔市中心的龙山区梨泰院洞哈密尔顿酒店前面的街道从内向外对市民乱射气枪,并且驾车逃逸。追击过程中,美军车辆撞伤一名警员、两名市民,并撞坏了四台车辆,后弃车躲入美军军营。

韩国《朝鲜日报》称,每当驻韩美军做出触犯法律的行为,美方为避免事件进一步扩散,都会在第一时间道歉。但是美军士兵犯罪行为并未减少,每年犯案次数超过300起。而过去5年里揭发的2200多起美军士兵案件中,只有4人被拘留并接受调查。根据《驻韩美军地位协定》,韩国警方如果没有当场逮捕美军士兵,事后就很难再将其逮捕。

上一页 1 23456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