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闻 > 国际 > 正文

硬脱欧死局有多难解 要逼得这位英国新首相发毒誓

原标题: 鲍里斯的硬脱欧死局有多难解,要逼得这位英国新首相发下毒誓

过去两周里,英国政坛波谲云诡,上任不足两个月的首相鲍里斯·约翰逊在7月底意气风发的就职演说言犹在耳,然而在议会结束夏休于9月3日复会之后,鲍里斯就遭遇了自己从政生涯以来最大的尴尬和困境。

反对派推出了旨在夺回议会控制权并阻止无协议脱欧的脱欧法案修正案,保守党多达21名议员反水支持反对党联盟的提案。不出意外,政府在该法案的三次投票中全面失利,已经让鲍里斯在法律框架下丧失了推动无协议脱欧的可能性。

强压之下的党内“叛变”

在这次议会复会投票前,鲍里斯就明确表示,这次投票保守党将严格执行最高级别的党鞭纪律,每一位敢于支持反对党的保守党议员都会被立即开除出党,并剥夺其代表保守党参加下一次大选的权利。

然而,面对着鲍里斯的强压,还是有很多资深的保守党议员选择了反叛,其中包括了一个多月前还是财相的哈蒙德、前司法大臣高克、前教育大臣葛林宁、前国际发展大臣斯图亚特,已连任49年议员被封为“议会老爹”的肯·克拉克,甚至还有丘吉尔的亲外孙索姆斯爵士。

即便有不少保守党建制派的议员为这些“叛将”求情,但9月3号入夜之后,气愤已极的鲍里斯还是通过保守党党部给这21人逐一发出通知,他们都被当即开除出党,成为独立议员。

9月4日当晚,下议院三读通过了反对派联盟提出的阻止无协议脱欧的修正案,法案呈交上议院。鲍里斯马上提出动议,要解散议会并在10月15日重新大选。但是,鲍里斯的计划再次受阻。

根据《2011年固定任期议会法》,英国首相已经不再拥有从前数百年间那种在任意时间上书英王决定重新大选的权力,而是要在议会中获得全数议员的三分之二支持(即434票),才能在五年固定任期届满之前解散议会。鲍里斯和他的保守党在经历了这一轮分裂和开除风波后,已经丢掉了议会中的多数,更不要说三分之二议席了。反对党联盟在紧急磋商之后决定集体反对或弃权,政府又一次输掉投票,解散议会提前大选的动议也被迫流产。

鲍里斯的脱欧大计很快走入如今这般“死局”,并不是件多么让人意外的事,他入主唐宁街10号首相府,原本就面临堪称是地狱难度的开局。

首先,鲍里斯是通过保守党的党内选举接任党魁从而成为首相的,一名仅仅靠几万张保守党党员选票选举出的党魁,自动成为6500万英国民众的首相,尽管完全符合英国政治的原则,但这很难不说是民意授权的缺失。

其次,鲍里斯上台后面临的是前任特蕾莎·梅留下的分裂的保守党,而他自己又是硬脱欧派的代表人物,这让他很难做到团结保守党所有的议员。更加雪上加霜的是,梅留下的是一个摇摇欲坠的微弱多数派政府。

梅自己最终被迫辞职,就是因为无法处理本党议员的反叛,以至于任何政府推动的脱欧协议都无法获得议会通过。而刚刚上台的鲍里斯甚至还没有来得及拿出任何协议,就已经在9月3日议会复会当天被党内的软脱欧派议员先下手为强,联合反对党一起排除掉了无协议脱欧的可能性,完全打乱了他所有的计划。

在英国“西敏制”的议会制度下,少数派政府稳定施政根本就是天方夜谭。连财政预算案等重要法案都无法获得通过,政府迅速倒台也就是必然。在英国过去一个世纪的历史上,从未有一个少数派政府可以成功执政七个月以上。

鲍里斯当然明白这个浅显的政治运作规律,他迅速改弦更张,想通过提前大选将保守党目前的民调优势转换成为一个稳定的多数席位,并趁机清理掉党内支持软脱欧的不同政见议员。不过他的算盘又一次落空,工党和反对派联盟抓住了《2011年固定任期议会法》留下的空子,拒绝政府解散议会的动议。

如此,鲍里斯快速滑向一个现行制度下已经无解的“斯诺克死局”,而且对手连认输重新开局的机会都不给,目的就是要让保守党政府不断出丑并继续分化,以便在未来大选中获得更大优势。

议会休会算盘落空

英国政坛过去一周的风起云涌,政客和政党之间的恶斗固然是主因,但导火索其实是8月27日鲍里斯突然发表讲话,宣称已经向女王提出议会闭会到10月中旬,以准备新一会期的议会开幕大典的请求。此讲话一经公布,舆论一片哗然。鲍里斯赌博式的操作,成为了反对党攻击他的又一靶子。

英国议会按常规大约每年为一个会期,会期快结束前,首相会向君主提出议会两院闭会,然后政府会起草新一会期的内政外交立法等种种计划,并在议会开幕大典上浓缩为一份君主用最平稳的语气读出以保持政治中立的讲话稿。

常规情况下,这只是一次再平常不过的仪式性活动,但是在过去两年里,梅领导的政府因为脱欧事宜焦头烂额,根本无暇顾及,议会本次会期也就迟迟未能结束。鲍里斯选择提出闭会,并不能说是打破常规,但问题恰恰出在这个节骨眼上,议会的闭会和重开已经不再是一次仪式,而是演变成了一场政治操作。

议会闭会期间,议员们自然不能开会辩论也不能表决任何新的法案。一般来说,闭会期不会很长,平均也就一两周时间,而政府这次提出的闭会期长达一个多月。无论鲍里斯怎样为自己辩解,所有人都很清楚,他的算计就是在闭会期内,可以最大限度地摆脱议会对他这个少数派政府的掣肘,让他可以没有后顾之忧地按自己的策略和时间表和欧盟进行谈判。并且,无论能否谈出一个协议,英国都能如期在10月31日脱欧。

在脱欧最关键的当口上,“女王陛下的政府请求女王陛下让议会闭会”这个操作,彻底激怒了反对派的议员们。“违宪”“对宪政的暴行”“不民主的政变”等在英国政坛极其少见又无比严重的指控通通被安在了鲍里斯以及他最信赖的顾问坎明斯的头上。

此外,在9月3日议会复会到9月10日闭会的一周时间内,反对派的资深议员抓紧一切时间,要在议会通过法案阻止鲍里斯无协议脱欧。

这些资深议员很清楚,等待议会繁琐冗长的辩论排期根本无法在短时间内达到目的。为此,他们引用了很少被引用的议会规程第24条款,宣称自己的提案十分重要且紧急,必须优先获得辩论表决。在获得议长伯考的批准后,就有了本文开篇的那一幕,在短短两天之内,这个彻底堵死政府决定硬脱欧可能性的法案就三读通过并送交上院。

不过,按规定,如果法案不能在闭会前获得上议院通过并送交女王御准的话,本届会期结束时未完成的立法也就会自动失效。因此,不死心的鲍里斯祭出了最后一招:试图指使上议院的贵族议员们通过冗长辩论(拉布)的方式阻挠法案在议会闭会前通过。

支持鲍里斯的上议院议员们提出了90多条根本无足轻重的议案,每条都要经过辩论和两次投票,足以消耗近百小时的时间。但不是民选的英国上议院并不敢冒天下之大不韪,在这个节骨眼上阻挠下议院的重要立法。上议院议长宣布,如果需要,上议院将每天加班到深夜,并放弃周末休息,一定争取及时让法案通过送交女王。

9月4日晚上,平均年龄70多岁的上议院议员们睡眼惺忪地在议事厅里辩论到凌晨一点半。鲍里斯眼见这招不能奏效,也就没在坚持。最终,9月5日下午,上议院顺利通过了法案。

这样一来,身为首相的鲍里斯就已经丧失了对无协议脱欧的全部掌控权,理论上他除非选择故意违法,或者欧盟一边有国家反对给予英国延期,目前已经没有方法能让他如期在10月31日带领英国无协议退出欧盟。

此外,9月4日晚,鲍里斯提出在10月15日提前大选的动议也因为反对党联盟集体选择反对或弃权,远没有拿到获得通过所需的三分之二赞成票数。两天内,政府四次表决全部失利。

9月5日星期四,鲍里斯离开了政治风暴中心伦敦,开始了自己为期三天的北上之旅。上午,在前往利兹的路上,他收到了自己亲弟弟乔·约翰逊辞任大学事务大臣并宣布不再代表保守党参选下一届议会的消息,理由是乔觉得自己无法忍受“忠于家族”和“国家利益”之间的撕扯。中午,鲍里斯在接受媒体时发下毒誓:“宁愿死在阴沟,绝不延迟脱欧”。下午,鲍里斯走上利兹街头,一名当地市民友好地向他伸出右手,鲍里斯也自然地伸手握住。但出人意料的是,这名男子微笑平静地对首相说:“离开我的城市。”鲍里斯强忍尴尬,挤出笑容,回答:“好的,我很快就走了。”

鲍里斯这一天里的遭遇,也许就是9月初英国这场政坛风暴最好的注脚。而鲍里斯的这盘脱欧死棋,目前仍毫无解局的希望。

  来源:中国新闻周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