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闻 > 国际 > 正文

莫雷发推引千层浪 推特算法心机暗藏

原标题:莫雷发推引千层浪,推特算法心机暗藏

导读 

一篇短短百字的帖文能激起千层浪已屡见不鲜,但当风口浪尖指向帖文的发布者时,人们往往忽略了社交媒体平台在传播中应担起的责任。

推特,作为海外聚集众多意见的社交媒体平台,就在莫雷事件中扮演着不可推卸的责任。推特戴着算法公平的面具,却暗度陈仓,有意识地打压支持中国的声音,肆意让反华言论在平台上泛滥。

这一次,跟CD君一起撕下推特的假面!

当休斯敦火箭俱乐部总经理莫雷手指轻点,发出那条支持香港暴徒的推文时,他很可能没想到这个简单举动会让他陷入巨大的舆论漩涡。

发觉情况不妙以后,莫雷掩耳盗铃地删掉了推文,但他的无知言论对中国民众造成的情感伤害已经无可挽回。中国篮协、媒体和商业伙伴纷纷宣布与美国职业篮球联赛(NBA)划清界限。

莫雷不得不连发两条推文,企图自我辩解:“我只是表达了一个观点,基于对一个复杂事件的一种解读。自从那条推特之后,我有了许多机会去倾听和从其它角度思考。”

这算不上是道歉,倒也不完全是个借口。

在推特反华算法控制下,不具备足够判断力的推特普通用户很难看到香港乱象的全貌,很容易就被一面倒的观点蒙住双眼。 

在推特上

想听到支持中国的声音太难了

“回声室效应”是推特等社交媒体平台长期被诟病的消极社会影响。用户身处其中无法接触到不同意见,而是用所见所闻不断巩固已有的偏见,加剧了舆论场上的观点极化现象。

回声室效应(echo chamber),是指在一个相对封闭的环境里,一些意见相近的声音不断重复,并以夸张或其他扭曲形式重复,令处于相对封闭环境中的大多数人认为这些扭曲的故事就是事实的全部。

用户使用社交媒体平台来了解世界,而这些平台背后的算法却让人们与真实世界脱钩。

美国独立性民调机构皮尤研究中心今年4月发布的一份推特研究报告显示,推特平台上80%推文是由最为活跃的10%用户所发布,远远无法代表真实世界。推特CEO杰克·多西本人也曾在讲话中承认:“我认为推特加剧了信息过滤现象,这是错误的。”

谁的声音能够通过推特的“过滤气泡”被用户听见?口口声声宣称“中立”、“言论自由”的推特以暗搓搓的实际行动选边站队。

这一点在今年9月推特副总裁克罗韦尔会见黄之锋、罗冠聪等“乱港分子”之后,再也藏不住了。

克罗韦尔是推特公共政策方面的负责人。“港独艺人”何韵诗在其推特账号上发布了他们会面时的合照,配文:“感谢您和您的团队所做的努力,让人们的声音被世界听见”;克罗韦尔直接转发了她的推文。而就在他们互动的三天前,推特宣布继8月关停936个中国涉港账号后再删4301个相关账号。从推特提供的案例可以发现,这些被删账号不过是谴责了香港蒙面暴徒的暴力破坏行为。

▲ 图片来源:中国日报宋晨 

图片来源:中国日报宋晨

谁的声音是推特认为“值得”被听见的?答案显而易见。

以国家操纵为借口,推特一再清除大批为中国发声的账号,实际上进一步强化了该平台上的反华声量。

狂删中国账号后,推特在一份声明中表示,该平台将继续通过其内容审查政策“促进公共对话”。问题是,当只有一方的观点被允许传播,哪有“对话”可言?

在推特上,香港暴徒高喊“自由”、“民主”以换取西方政治势力支持的声音被反复放大。而绝大多数香港市民谴责暴力,要求回归秩序的呼吁却被刻意删除。在这样的“回音室”中,普通用户没有机会听到不同声音的对话沟通,耳中充斥的不过是推特内容审查后的片面结果。

推特反华算法背后的政治因素

当然,把推特的站边行为归罪于算法无异于刺人而杀之,曰:“非我也,兵也”。

不仅自己会见“乱港分子”,推特副总裁克伦韦尔还积极转发了黄之锋、何韵诗等人感谢美民主党参议员马基接见他们的推文。在2011年加入推特之前,克伦韦尔为马基工作多年,交情深厚。

香港暴力示威发酵以来,包括马基在内的众多美国政客反复打“香港牌”,公开表示支持“乱港分子”,干涉中国内政。今年6月,马基联合共和党参议员科鲁兹提起议案,酝酿重启所谓的《美国——香港政策法》。1992年设立的该法案是美国国会“巧立名目”,以便美方对香港内部事务妄加干预的证明。

随着社交媒体平台在西方政治选举中影响力的上升,很多政客都与推特保持着错综复杂的关系。美国总统特朗普无疑是其中最引人注目的一位。这位推不离手的美国总统和他的活跃粉丝在一定程度上让一度陷入危机的推特“浴火重生”。

2015年,和乔布斯一样,曾被自己一手创立的公司驱逐的杰克·多西回归推特,但他面对的是一个“烂摊子”。2016年1月,推特日推文总量已从高峰时期的6.61亿条骤降到只有一半有余,只剩下约3亿条。行业研究者认为,推特的危机比表现出来的更严重。转机直到特朗普成功的推特竞选宣传才到来。

推特在特朗普的政治生涯中扮演了重要的角色。不论是本国事务还是外交问题,特朗普都习惯于将其推特账号变成新闻发布会现场,甚至催生出“推特治国”一词。与此同时,亏损已久的推特在2018年第一、二季度实现了盈利。截止2018年3月,推特月活跃粉丝比2015年财年增加了3100万。

这位美国总统“不受控制、难以预测”的推文多次引发强烈争议。但是多年来,声称对所有账号“一视同仁”的推特对其违反相关内容规定的推文视而不见,以具有“新闻性”为由,不采取任何措施。

推特算法反射西方媒体对华恶意

多西多次在媒体上表示,推特致力于通过“公正”的算法打造“公共领域”。这种误导性的说法根本无法让那些在推特平台上遭到审查和禁言的群体所信服。

公共领域“不通过算法让特定的内容得以呈现;不通过售卖广告的商业模式增加用户粘性;不通过平台赚取成千上亿美元的收入”,非盈利研究机构Data & Society的社交媒体研究员路易斯指出,社交媒体平台声称为公共对话服务具有虚伪性。

和很多美国硅谷科技公司一样,推特将主观偏见注入所谓“公平”的算法工具,以此控制人们为自己真实的想法发声。在推特的反华“回音室”中,对中国的偏见和误解在不断的点赞、转发和评论中增强固化。

西方媒体在肆意指责中国的时候往往无视中西方之间的价值观差异。在西方视角的报道中,随处可见对中国崛起的忌惮以及来自西方政治制度的傲慢;而中国对和平发展道路的坚持和中国民众对政府的认可却不见报端。

西方媒体机构不仅不承认自己对中国存在偏见,甚至不断对中国进行带有恶意的报道,这一点从当前的香港局势报道中随处可见。暴力示威者占领机场,阻碍中外乘客正常出行的行为被粉饰为“和平抗议”;香港警察为维护秩序所采取的执法行为却被定义为“残酷暴力”。执法克制的香港警察一直广受尊重和信任,《大西洋月刊》曾在报道中称香港警察是“人群管理上的专家”。讽刺的是,这次香港警察就被西方媒体描绘成了政府的“行凶者”,仅仅就因为立场不同。

通过有选择的夸大和忽略,西方媒体与推特这样的社交媒体平台同谋,无视事实,操纵网络空间有限的注意力,扭曲世界对香港暴力示威活动的认知。

莫雷涉港推文事件发生后,西方媒体追着美国职业篮球联赛不放,企图从更多人口中挖到符合其叙述框架的评论。然而,想法总是过于美好。

在人权等社会问题上一贯直言不讳的金州勇士队教练科尔表示,他不愿意对自己不了解的问题妄加评论。

科尔是美国枪支暴力问题的批评者。当被记者逼问后,他拿美国国内肆虐的枪击案为例:“中国人不会问我,人们举着AR-15步枪在商场里互相残杀的事。”

无知推文引发的蝴蝶效应之后,莫雷应该有机会对香港游行示威的另一面好好了解一番。不知道他现在是否明白,在他日常使用的推特平台上,蒙面示威者的暴力行为正被刻意掩盖。

来源:中国日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