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闻 > 国际 > 正文

柏林墙倒塌30周年:默克尔呼吁德国内部“对话”

原标题:柏林墙倒塌30周年:默克尔呼吁德国内部“对话”

星岛环球网消息:中新网11月9日电  1989年11月9日,柏林墙倒塌。30年后的今天,碎片已散落在了世界各地:巴黎一处地铁站外、布鲁塞尔欧盟总部大楼外、甚至美国拉斯维加斯一处赌场内……都能看到柏林墙的“片段”。

30年来,这些墙体碎片早已作为艺术品,融入了各处的风景;那些历史的亲历者,又经历了哪些际遇?

(图一)2019年11月4日下午,游人经过在柏林墙遗址基础上形成的“东边画廊”。中新社记者 彭大伟 摄(图一)2019年11月4日下午,游人经过在柏林墙遗址基础上形成的“东边画廊”。中新社记者 彭大伟 摄

[柏林墙的倒塌源自“口误”?]

“自何时开始?”

“就我所知,实时生效。”

当地时间1989年11月9日傍晚,前东德官员沙布洛夫斯基从口袋里掏出一张纸,宣布政府将给想出国或离开东德的人,发放许可证。

当一名记者问及该新规将何时生效时,沙布洛夫斯基迟疑了一会,给出了上述答案。由此,“柏林墙倒塌”的消息传开。

实际上,开放边境闸口的时间为第二天,柏林墙因为这个“口误”,而早开了一晚。

(图二)资料图:2014年,柏林民众自发前往柏林墙遗址,纪念这段历史。纪念场的一段柏林墙内,象当年一样,民众只能透过墙上的缝隙窥探墙外的世界。中新社发 黄霜红 摄(图二)资料图:2014年,柏林民众自发前往柏林墙遗址,纪念这段历史。纪念场的一段柏林墙内,象当年一样,民众只能透过墙上的缝隙窥探墙外的世界。中新社发 黄霜红 摄

当晚,东德的居民们迅速涌向了柏林墙的关卡。最后,随着其中一处闸口打开,东德人重新踏上了西德的土地。

此时,距1961年东德立起这道墙,已过了28年。

二战后,欧洲成为美苏争夺的中心地区,直接预示了战后德国的命运。1945年,波茨坦协定将德国约11万平方公里割让给波、苏,德国的分裂开始。

1949年,民主德国(东德)建立。原民主德国社会统一党最后一任总书记埃贡 克伦茨指出:修柏林墙的一个重要原因是,当时民主德国认为,无论是物质上还是人才上,“西德(联邦德国)制订和执行的那套政策,是在挖民主德国的墙角”。

50年代,西德采取所谓的“放血政策”,宣扬“经济奇迹”,鼓励东德人出逃到西德;60年代,在柏林墙高筑后,西德又以愿给东德优惠为由,借经济势力的渗透打开缺口,瓦解东德。

(图三)2019年11月4日,在柏林市“维利勃兰特论坛”展出的微缩模型,反映了柏林墙倒塌时的历史。中新社记者 彭大伟 摄(图三)2019年11月4日,在柏林市“维利勃兰特论坛”展出的微缩模型,反映了柏林墙倒塌时的历史。中新社记者 彭大伟 摄

这一时期,“奇思异想”的翻墙方式层出不穷:办假证、挖地道、坐车偷渡,甚至还有人自制热气球,企图飞越那道高墙。

因此,不难想象,当人们得知柏林墙“终于”倒塌后、人头攒动的情形。墙倒后不足一年,两德于1990年10月3日统一,欧洲的冷战,和平结束。

[欢呼过后,东德人成了“异乡人”]

“我的父亲是一名工人,在两德统一后失业了。”德国《柏林日报》的一位作家伦纳范兹,回忆称。

柏林墙倒塌时,伦纳范兹15岁。没等墙两边的民众回过神来,“一切都变了:东德接纳了西德的货币,还接收了西德所有的法律、规则和价值观……”

于是,东德企业遭到西德企业的挤压、加上没有良善的配套措施,无数公司接连关停,大批员工失业。伦纳范兹称:“当时甚至没人知道‘强制裁员’的含义,也没人知道,该从哪里领失业救济金。”

墙倒后,东部的经济一度崩塌。直到现在,两地的发展仍存在差距。据2019年3月的报告显示,东部生产力至少落后西部20%,平均薪水也仅有德国全国平均的81%。

也正因如此,上百万东部人为了一份报酬丰厚的工作,背井离乡前往西部。自1990年起,东部一些城镇甚至失去了一半以上的人口,许多住宅区被全部拆毁。

(图四)2019年11月4日,德国柏林开启为期一周的系列活动,以纪念柏林墙倒塌30周年。(图四)2019年11月4日,德国柏林开启为期一周的系列活动,以纪念柏林墙倒塌30周年。

然而,当留守东部的人还在迷茫时,出走赴西部的人,却先撞上了现实的墙壁——他们并未拥有像杂志里描述的那般,光鲜的生活。

对西部的人来说,感受到两德统一,似乎是很久后的事。一位西部民众称,东部虽然是德国的一部分,却“抽象而遥远”。在那个年代,东部或更像是“异国”。

为何东部人无法获得与西部人相当的机遇?为何他们至今仍感觉自己是 “二等公民”?2019年4月的一项研究,或能解释一二:德国西部人视东部人为“外人”,即德国内部的“外来移民”。

[登上总理宝座的“东德人”]

柏林墙的倒塌,倒是成就了一位传奇女性——现任德国总理默克尔。

默克尔出生于西德的汉堡,但在东德长大,度过童年和青年时期。据她回忆,在柏林墙倒塌的当晚,她和往常一样去洗了桑拿浴。那时,35岁的她,还是东柏林科学院的一位物理学家。

在听到柏林墙倒塌的消息时,“我真的不明白我听到的是什么”。默克尔曾回忆称,自己在回家的路上,顺着人群一直走,“突然间,我发现我们站在了德国的西部”。

在那之后,默克尔开始积极投身政治活动。2000年,她登上了基民盟的权力顶峰;再到2005年,她成为德国第一位女性总理、也是两德统一后首位出身于前东德地区的联邦总理。

自此,整个德国进入了一个经济增长的十年,东部也不例外。联邦政府还为东部地区注入了大量资金,吸引企业到当地投资。随着新产业的形成、育儿服务的改善,加上房价相对可负担,东部逐渐变得更有吸引力。

2017年,迁往东部的人首次超过了离开的人。威斯巴登联邦统计局一名研究员称,要扭转大规模人才外流的趋势,是一项艰巨的挑战。但这样的走向,已渐渐减弱。

然而,东西部依然不平等的生活条件、甚至大家对进入德国的难民的忧虑,仍使“无形的柏林墙”,横亘在一些人心中。

在柏林墙倒塌30周年纪念日前夕,默克尔曾聊起前东德民众的不满。她称,作为总理,需要对整个德国负责。她呼吁,东西部人们“在德国内部,更好地进行对话”。

当被问及“如果柏林墙没有倒塌,这会儿最想做什么”的问题时,默克尔称,她或已在5年前退休,曾经的梦想是——“对美国的首次长途旅行”。(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