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闻 > 国际 > 正文

美学者:美国大选临近 将迫使特朗普结束贸易战

星岛环球网消息:西班牙皇家埃尔卡诺研究所网站11月18日发表题为《美国:大选前一年的国情》的文章,作者为美国哈佛大学访问学者、萨福克大学政治学和法律研究系教授塞瓦斯蒂安·罗约。文章从美国经济、外交、对特朗普的弹劾和竞选活动这四方面的内容,对特朗普任期进行了评估。

美国经济

文章称,迄今为止,经济一直是特朗普最成功的领域之一,这将成为他争取连任的重要筹码。但地平线上有乌云,尽管美国经济仍保持强劲增长,但有迹象表明增长在放缓。此外,也有迹象表明美国经济的其他重要领域正陷入困境。例如,制造业受到贸易战、世界经济下滑和消费者信心下降的影响,在9月裁掉了2000个岗位,并正在出现2009年以来的最大萎缩率。最后,美国劳动力市场9月的数据表明,私营产业的就业增长疲软。

文章表示,这些结果与美国与中国的贸易战有关,它拖累公司投资决策,并引发股市紧张情绪。从经济角度来看,美国感受到出口下降和进口价格上涨的压力。

文章称,特朗普热衷于关税战,以此作为迫使其他国家遵循他意愿的手段,但他似乎没有一个连贯的计划或长期战略。相反,贸易紧张显然不再是战术,而是变成常态。

文章认为,大选临近迫使特朗普结束贸易战,减轻它给选民和国家造成的痛苦——如果他想连任的话。

外交

文章写道,美国外交政策以特朗普“伟大和无与伦比的智慧”为标志,这意味着不确定、不可预测、变化无常和不稳定。特朗普通过推特进行交流,没有明确的行动计划或框架,外交政策在很大程度上受到其“本能”和情感冲动的驱动。外交政策的主要假设是,美国可以做自己想做的任何事情,其他国家必须屈从于美国的意愿,而多边主义是解决问题的绊脚石。特朗普对持久的联盟没有耐心。然而,他也不相信战争和武装冲突能够解决问题,他给出的信号是,朋友可以抛弃。

文章表示,“美国优先”是指导原则。因此,特朗普外交政策结果糟糕也就不足为奇了。事实上,特朗普代表了美国外交政策的连续性,外交政策方向在特朗普当选之前就已经确定,它与前任的主要区别在于形式而非本质。美国已经向内转20年了,无论是谁赢得2020年大选,美国及其国家利益优先都将成为常态。

对特朗普的弹劾

文章指出,民主党人推进弹劾特朗普的进程面临风险。弹劾可能让特朗普受益,因为特朗普可以鼓动选民将弹劾视为民主党人废除2016年大选结果的另一次企图,或者让很多对美国政治极化和斗争深感厌烦的选民放弃投票,导致民主党下次总统选举失败。

文章称,公众对弹劾的支持有所增加,但特朗普的支持率仍维持在42.8%,属于正常范围内。尽管这个支持率对于处在选举周期的总统来说比较低,但特朗普仍有可能连任。如果没有一个可以影响选民和参议院共和党人的重大举证,弹劾不可能在参议院通过。

竞选活动

文章表示,最后的问题是选择。民主党和共和党的预选正在全面展开。共和党方面,几乎可以肯定特朗普将成为候选人。民主党方面,最新民调显示,有五位参选人具有真正实力,依次是伊丽莎白·沃伦、乔·拜登、伯尼·桑德斯、皮特·布蒂吉格和卡玛拉·哈里斯。

文章称,目前,参议员沃伦最有可能成为候选人,她计划周全,表达清晰,并且得到民主党自上而下的强大支持和热情。

文章认为,这将是一场非常激烈的选举。选举人团将再次扮演关键角色。根据民调,特朗普可能会在普选票上落后,但仍可以通过选举人票赢得大选。但在“政治游戏”中,剩下这一年将决定结局,形势仍将瞬息万变,而经济态势将成为关键因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