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闻 > 国际 > 正文

日韩关系虽有转机但仍难弥合诸多分歧

几天前,韩国政府决定有条件延长《韩日军事情报保护协定》(GSOMIA),韩日决定重启对话磋商解决贸易限制问题。这为双方继续就贸易争端和历史问题展开磋商留出了余地,为解决问题争取了一定时间。但是,两国关系中的最大问题强征劳工赔偿问题悬而未决,延长军情协定虽为日韩关系缓和带来转机,但前景并不明朗。

对于“有条件地”延长军事情报保护协定,韩国一位高层负责人解释说:“在为解决出口限制措施问题而进行协商的过程中,我们决定暂时停止终止军情协定通知的效力。但我们有权随时重启终止文件的效力。”有专家分析说,美国将日韩军情协定视为韩美同盟和美日同盟之间纽带,为避免三国合作被削弱,美国的施压对韩国延长协定起了主要作用。

《韩日军事情报保护协定》是韩日间的首个双边军事协定,也是美国为加强“美日韩”军事合作极力推进签订的。根据协定,日韩之间可以在没有美国参与的情况下直接就朝鲜半岛核问题进行情报交流。韩日于2016年11月首次签署《韩日军事情报保护协定》,协定为期一年,若有一方不愿续约,需提前90天即在当年8月24日之前通报终止协定;若到8月24日没有任何一方表明不愿续约的意向,协定即自动延长一年。今年8月22日,韩国宣布不再与日本续签协定。青瓦台表示,日本把韩国剔除出“白色清单”,使两国间的安全合作环境和信赖受损,韩国政府认为,在这种情况下,续签以军事情报交流为目的协定不符合韩国国家利益。

8月2日,日本政府把韩国剔除出贸易优惠待遇“白色清单”,意味着相关企业向韩国出口必须获得经产省的批准,不再享受手续简化等优惠待遇。韩国的电子零部件、精密零部件、机床等都属于管制对象。韩国于2004年进入日本“白色清单”,却是首个被剔除出“白色清单”的国家。

到目前为止,虽然军情协定风波暂时平息,但在韩日矛盾的根源强征劳工赔偿问题上,双方一直没能拉近差距。

强征劳工赔偿问题是韩日关系全面危机的导火索,韩国最高法院2018年10月裁定二战期间日企强征韩国劳动力而造成韩国国民损失,要求日本企业作出赔偿,判决强制执行没收相关日企资产弥补国民损失。日方对此反应强烈,主张征用“补偿”问题已在1965年的《韩日请求权协定》中得到解决。在这个背景下,韩国认为日本对韩国实施出口限制,是因强征劳工诉讼而对韩国采取的“经济报复”。

从今年5月开始,韩国受害者向法院提出扣押日本“战犯企业”的股票、专利权等资产,出售换来现金用作赔偿。韩国一位外交人士表示,从2020年年初开始,相关日企的资产评估将进入售前阶段。据报道,青瓦台正在加快步伐准备赔偿方案,11月初会见了强征劳工案的受害者,听取受害者对于赔偿案的意见。青瓦台有关负责人表示,在受害者同意的前提下,韩国政府将继续努力制定日本和韩国政府都能够接受的方案。日本外相茂木敏充对此表示:“如果(强征劳工赔偿案)现金化,韩日关系将进一步恶化。”2020年再有一个月就将到来,这意味着,韩日矛盾的真正“红色警戒线”也即将到来。

从出口限制问题看,韩日两国都只对“开始对话”给予了肯定评价,但各自立场差异仍非常明显。韩国政府要求日本取消3种半导体核心材料的出口限制规定,撤回对韩国实施的出口管制措施,恢复韩国的贸易优惠待遇。青瓦台有关负责人斩钉截铁地表示:“如果取消出口限制和恢复‘白色名单’这两个问题不能解决,韩日之间的友好合作关系就很难恢复正常。”

一般认为,韩国有条件延长军情协定,目的在于为解决贸易限制问题和恢复‘白色名单’争取谈判时间,促使日本改变态度。然而,日本方面仍然坚持原有立场,即“军情协定的延期条件与对韩国出口限制是完全不同的问题”。由于取消出口限制规定是韩国政府的目标,因此,如果在强制征用日企资产用作赔偿问题上、在解除对韩出口限制问题上韩日双方有一方“表现不佳”,有条件延长的军情协定问题仍可能再次浮出水面。

(作者简介:刘璐,博士,浙江外国语学院东方语学院教师)

来源:中国青年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