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闻 > 国际 > 正文

金特会破裂后"消失"的朝鲜高官 重新介入朝美磋商

(原标题:传言中曾遭惩处的金英哲,如今重新介入朝美磋商,直接批评特朗普)

金英哲“回归”

自10月27日之后的20天时间里,朝鲜劳动党中央副委员长金英哲三次以“朝鲜亚太和平委员会委员长”的名义发表公开讲话,时而赞扬美方推迟韩美联合军演是“积极行动”,时而又宣称朝鲜“丝毫不想与耍小聪明的美国面对面谈话”。

在朝美间的朝核问题磋商进入2019年底的“窗口期”时,现年73岁的金英哲再次成为焦点人物。另一边,美国总统特朗普通过社交媒体公开向朝鲜最高领导人金正恩喊话,希望能“很快见面”。

从2018年2月作为特使访问韩国、5月带着金正恩的亲笔信飞赴纽约开始,金英哲一度在朝韩、朝美对话中代表金正恩发声。但2019年2月河内金特会谈判破裂后的数月时间里,金英哲曾几乎从朝鲜官方媒体的报道中消失,其担任的劳动党中央统一战线部部长职务也被张金铁取代。一些媒体因此推测称,金英哲已经在金正恩执政团队中被边缘化。

不过,韩国和美国政府、学界等依然看重金英哲的角色。“现在朝鲜需要一位能够对美国人表达并解释观点的人,而金英哲对此经验丰富。”美国智库史汀生中心朝鲜问题专家迈克尔·麦登对《中国新闻周刊》表示。曾于1988年至2002年担任韩国总统秘书室国情状况室局长的韩中友好城市协会会长权起植则分析称:“当谈判陷入僵局时,金英哲比一般的外交官更适合作为谈判代表。”

金正恩的顾问

在朝鲜政坛,金英哲的地位一直很稳定。金正恩于2012年成为朝鲜最高领导人时,金英哲已经担任朝鲜人民军大将、人民军侦察总局局长,并在当年获得朝鲜政府最高荣誉金日成勋章。

此后,金正日时代的高级干部不断被更替,曾负责金正日早年警卫工作的金英哲却不降反升。2016年1月,他晋升为劳动党中央书记局书记兼统一战线部部长。同年5月,朝鲜劳动党时隔20年再次召开全国代表大会,取消中央书记局,新设“副委员长”职务。金英哲在会上当选为政治局委员、党中央副委员长兼统一战线部部长;6月,他首次进入最高人民会议常任委员会和国务委员会。

这些职务一直延续到今年。“金英哲对金正恩有着特殊的地位和作用,他和金正恩有特殊的私人关系。”权起植对《中国新闻周刊》介绍道。英国广播公司(BBC)则直接将金英哲称为“金正恩的左右手”。

2019年4月10日,张金铁取代金英哲担任统一战线部部长。此后的较长一段时间里,金英哲很少出现在公众视线中。当时有不少外媒推测,金英哲可能因为河内金特会谈判破裂而受到惩处。但此后也有分析认为,这更可能是与金正恩在第二次金特会后露面较少有关。在5月9日指导前沿及西部前线防御部队的火力打击训练后,朝鲜最高领导人曾连续二十天未在官方媒体报道中出现,陪同他视察的金英哲等人自然也一并“消失”。

不过,当金英哲于6月2日再次出现在陪同金正恩活动的名单中时,他在劳动党高层的排位确实发生了一些变化。当天,他在为金正恩和其他高级领导干部准备的特设席位的左侧地方就座,与金正恩之间隔了四个人。第二天举行的大型团体操与艺术演出《人民的国家》中,同样的排位再次出现。

随后,《劳动新闻》在编发金正恩观看上述演出的报道时,将金英哲分别列在陪同出席人员名单的第10名和第8名,即朝鲜劳动党中央副委员长的最后一名。紧随金英哲之后的赵甬元和金与正,都仅有劳动党中央第一副部长的头衔。

2018年,金英哲在劳动党中央副委员长中的排名一度低于分管外事工作的李洙墉。变化从2018年6月10日金英哲陪同金正恩抵达新加坡出席第一次金特会后出现,朝鲜官方在报道金正恩外事活动时,开始将金英哲列在李洙墉之前。

2019年6月以来,李洙墉在官方新闻中的排名再次反超金英哲。在6月3日和4日的演出中,李洙墉的排名分列第四位和第三位。两场演出的照片也显示,李洙墉靠右坐在金正恩一边,两人中间只隔着金正恩夫人李雪主、妹妹金与正。

不过,也有分析认为,朝鲜官方媒体的干部排位并不能完全反映相关人员的实际政治地位。今年6月25日,韩国国家情报院就曾在国会质询中表示,官方新闻排名在金英哲之后的金与正实际地位有所提升,甚至已经与官方新闻中排名第一的最高人民会议常委会委员长崔龙海相似。韩国统一部6月也表示,现在很难根据朝鲜政治人物的礼宾排名、座次排列推断其实际地位,应对有关事实进行慎重评价。

目前,金英哲依然保有劳动党中央政治局委员、中央副委员长和最高人民会议常任委员会委员的职务。此外,在4月举行的最高人民会议上,他再次进入朝鲜政府最高行政机关国务委员会。

在麦登看来,离开统一战线部并不意味着金英哲失去实际权力。“如果我们注意劳动党中央副委员长这一职位,会发现凡是没有兼任党内具体部门负责人职务的副委员长,其实际权力是跨越多个部门的。”麦登对《中国新闻周刊》表示。

除金英哲外,现任劳动党中央副委员长朴泰德、朴泰成和崔辉一直没有兼任党中央部门的负责人,但他们或全面负责劳动党工作,或在政府和人民团体中担任领导职务。“他们的职务与党内和党外多个部门存在联系,”麦登在今年4月的一份报告中写道,“实际上他们的‘触手’伸向了党、政、军三方的各个机构。”

金英哲在党外部门的兼职正逐渐被披露。10月27日,他首次以“亚太和平委员会委员长”的身份发表公开谈话。曾与该机构直接接触过的权起植向《中国新闻周刊》介绍,成立于1994年的亚太和平委员会主要负责朝鲜与韩国、美国等未建交国家进行非传统渠道的对话。

但亚太和平委员会的实际工作不止于此。“委员会实际上集中了劳动党中央和朝鲜政府各涉外部门的高级官员,其中许多人与金正恩或其身边的高层领导保持联系。”麦登告诉《中国新闻周刊》,目前,亚太和平委员会实际上是负责在外务省和劳动党中央之外组织各种对外高层交流。

据麦登介绍,在2018年至今的朝美领导人交流中,亚太和平委员会也“负责了与韩国、美国合作的文化活动,如涉及朝韩分界线非军事区的旅游;同时处理了一些敏感问题,尤其是释放被朝鲜扣押的美国公民的事务”。

朝鲜官方媒体的报道显示,在公开谈话之前,金英哲已经开始分管与“民间外事”相关的工作。10月22日,《劳动新闻》报道称,朝鲜海外侨胞事业局成立60周年纪念活动在平壤举行,金英哲是唯一出席活动的朝鲜高级领导干部。《劳动新闻》还将朝鲜海外侨胞事业局称作是“主管海外同胞前来祖国访问工作的机关”。

麦登据此推测,金英哲现在依然是党内重要的领导者,“角色更像一个全面的管理者和金正恩的顾问,不再需要保有一个统一战线部部长的头衔”。 “可以确定的是,他依然是金正恩核心团队的一员。” 麦登说。

2019年1月23日,在朝鲜平壤,朝鲜最高领导人金正恩(右一)会见以朝鲜劳动党中央委员会副委员长金英哲(左三)为团长的第二次朝美高级别会谈代表团成员。图/新华

展开拉锯战

金英哲“回归”后,金正恩的对美事务高层团队明显“升格”,不仅包括两位劳动党中央副委员长金英哲和李洙墉,还包括金与正、外务相李勇浩以及今年4月成为国务委员会委员的外务省第一副相崔善姬。以上五人,均为劳动党中央政治局成员。此外,外务省顾问金桂冠和朝鲜政府对美特别代表金明吉的级别也被认为与部长相当。

对于如今出现的变化,麦登分析认为,“一方面,这是金正恩时代朝鲜政治的新常态——政治决策程序会有更多人参与协商,也更透明;另一方面,朝鲜用庞大的精英团队向外部世界展现了其愿意达成切实可行的、长期性的协议的诚意和决心。”

此前,朝美双方围绕朝核问题谈判“新算法”的争论已经持续了一年。据《纽约时报》 报道,2019年2月28日第二次“金特会”的最后阶段,朝方曾亮出“底牌”:平壤愿意全部拆除宁边核设施,以换取部分制裁的解除。但特朗普方面拿出证据,要求朝鲜同时销毁另一处未公开的核设施。谈判就此破裂。此后双方虽然多次接触,但始终未能就“销毁哪些核设施”和“解除哪些制裁”这两个关键问题达成一致。

“金正恩需要成果。他已经连续两年停止了对美、对韩敌视政策,但迄今为止仍未取得回报。”权起植对《中国新闻周刊》表示。根据金正恩今年4月在第十四届最高人民会议第一次会议上发表施政演说中公布的期限,他将等待朝美谈判直到2019年年底。

在这一背景下,被视为朝鲜“鹰派”的金英哲重新介入朝美磋商,引起了一些人的担忧。美国中情局前东北亚事务高级官员罗伯特·卡林此前曾在报告中指出,金英哲并非职业外交官,有美国国务院官员形容他与蓬佩奥的见面“气氛不安,令人紧张”,而长期在朝鲜外务省北美局任职的崔善姬被认为“可能是更适合的谈判代表”。

相较于朝鲜外务省顾问金桂冠、外务省第一副相崔善姬近期发表的谈话,金英哲最近这一轮连续发声,言辞确实更为激烈。在过去一年中,金桂冠、崔善姬的发言常抨击美国前国家安全顾问博尔顿和国务卿蓬佩奥,但都没有针对美国总统特朗普。

而在今年10月27日和11月19日的谈话中,金英哲直接批评美国总统特朗普“妄想把自己和朝鲜国务委员会委员长的个人亲密关系当做交易筹码”是“大错特错的愚蠢妄想”,并警告称,“美国总统会为一年多来不断炫耀功绩付出应有的代价。”

金英哲的谈话也意味着亚太和平委员会再次作为朝鲜政府的对外发声平台出现。据不完全统计,2017年该委员会发布谴责美国、韩国和日本政府的公开谈话17次;2018年朝韩、朝美关系转暖后,委员会共发布5次公开谈话,除了在2月之前两次谴责美国外,其后的发声均为谴责日本。而且,这两年多来的公开谈话,全部是以委员会发言人名义发布。

今年以来,委员会长时间未发布公开谈话,直到10月27日金英哲罕见地以委员长名义直接批评美国。在权起植看来,金英哲的“鹰派”言论正是他在朝鲜对美谈判舞台上不可或缺的重要原因之一。“他代表了对美、对韩的强硬派。为了对付美国和韩国,金正恩需要团队中既有鸽派又有鹰派。”权起植对《中国新闻周刊》表示。

与金英哲的强硬发声相伴的,是朝鲜近期较为频繁的军事动作。10月2日,朝鲜今年第一次试射远程弹道导弹。11月25日,金正恩视察西部前线炮兵阵地时,现场命令海岸炮部队执行射击任务。韩国国防部表示,这是去年9月朝韩在平壤签署《9·19军事协议》以来朝鲜首次违反协议向西部海域缓冲区发射炮弹。峨山政策研究院安保统一中心主任申范澈分析称,朝鲜正在“不破局”的前提下试探美国所能承受的压力。

不过,就在金英哲发布最新谈话的前一天,朝鲜外务省顾问金桂冠发表了比金英哲发言略为平和的谈话,指出“朝鲜对无益于朝方的会谈不再感到兴趣”,并要求美方不要通过瑞典等第三国渠道传递消息。

三天后,朝鲜外务省副相崔善姬在俄罗斯出席活动时对记者表示:“美方未对朝鲜采取的无核化先决措施给予任何回应,给朝方带来的只有背叛感。”她强调朝方给予了美方充分的时间、采取了建立信任的措施,明确要求美方拿出新方案。“如果因为美方没有对朝鲜采取相应措施而导致外交机会消失,那么所有责任都应由美国承担。”崔善姬说。

朝鲜对美团队高层如此密集发布讲话,并不多见。“虽然谈话对美国敌对政策表示不满,但是总体上强调与美对话意志。”韩联社指出,这体现了“在朝美谈判促成的前提下,朝方为了抢占会谈议题展开拉锯战。”

来源:中国新闻周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