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闻 > 国际 > 正文

特朗普表态:不要武力要制裁!战争警报解除?

当地时间1月8日,伊朗向美国在伊拉克的两个军事基地发射多枚导弹,扬言要将美国“踢出中东”,以报复“圣城旅”前指挥官苏莱马尼被美军刺杀。冲突不断升级的美伊之间,俨然随时都会演变成全面开打的局面。

不过当地时间1月8日中午(北京时间9日凌晨),美国总统特朗普在白宫的讲话,却给局势迅速降温。特朗普称,美方“并不想动用军队,而是会立即对伊朗实施额外的惩罚性经济制裁,美国已做好准备拥抱和平”。(新闻链接:美国大使馆外又传爆炸声!白宫上空响彻重要信号,战争疑云起转机?)

一枚火箭弹落在拜莱德空军基地附近

当地时间1月9日晚,一枚火箭弹落在伊拉克北部萨拉赫丁省的拜莱德空军基地附近。据伊拉克安全部门消息,火箭弹的发射地点在萨拉赫丁与安巴尔省交界处。尚无人员伤亡报道。

拜莱德空军基地位于巴格达以北约80公里,有美军驻扎,本月4日晚曾遭到火箭弹袭击。

美众院投票通过“战争权力决议案”

当地时间1月9日傍晚,美国国会众议院投票通过了“战争权力决议案”。这一决议案旨在限制特朗普总统未来对伊朗采取军事行动的权力。

在当天的投票中,美国众议院224名议员投票支持、194名议员反对,通过了“战争权力决议案”。根据这项决议,除非国会正式宣战或者明确批准,否则总统不得动用美国军事力量对伊朗采取行动。其中的例外情况是,美国面临“迫在眉睫的攻击威胁,使用武力是必须并且合适的”。 

众议院议长佩洛西在投票前的记者会上表示,这一决议将限制特朗普发动军事行动,确保美国民众安全,阻止地区局势恶化。

美国国会众议院议长 佩洛西:我们必须保障美国民众的安全,众院将推进一项战争权力决议案,以限制总统对伊朗的军事行动。

佩洛西在记者会上还说,特朗普政府袭杀伊朗将领苏莱马尼的行动是“挑衅性的、不合适的”,未经过国会批准,是一个将美国民众置于险境的行为。  

一度剑拔弩张的美伊紧张局势,为何降温?美方又将如何开启新的对伊制裁?

1月9日晚,《央视财经评论》邀请对外经贸大学国际经贸学院教授董秀成和央广财经评论员王冠做客演播室,深度解析。

不开战!特朗普为何降调门?

董秀成:美伊都没有全面战争的意愿

对外经贸大学国际经贸学院教授 董秀成:说白了,不管是美国,还是伊朗,两国都没有发动全面战争的准备或者意愿。

从美国的角度来说,发动战争意味着可能长时期陷入像伊拉克战争、阿富汗战争这样的泥潭里面,这是美国无法承受的;另外,凭现有的驻军、军事格局,想发动一场战争也是不现实的。

首先从军事实力来说,伊朗没有办法和美国抗衡,这场战争伊朗一定是最大的受害者;另外,如果打到一定程度,现有政权出现问题,这是伊朗更不愿看到的。

王冠:美方官宣拖延 体现克制与纠结

央广财经评论员 王冠:美国和伊朗之间的紧张态势还在发酵,虽然双方比较克制,但双方之间矛盾由来已久,而且缺乏有效化解,我认为双方相互报复是否可能升级,很大程度取决于美国如何作出回应,这将成为影响下一步事态发展的关键环节。

伊朗发动袭击以来,美国有两次官宣,一次是特朗普的推特,另一次是对全国的讲话。美国东部时间大约1月7日傍晚六点一刻,伊朗的导弹袭击结束,特朗普的第一条推特是九点三刻,中间间隔大约三个半小时,当然这期间要确认伤亡情况,但是请注意,推特的开头是“一切都好”,这个表态一点都不火爆。再往后一直到1月8日中午十一点半,特朗普才发表正式官方讲话,这个距离发推特又过去接近十三个半小时。从时间节奏上就可以感受到当中的克制与纠结。

至于原因,我们可以类比第二次海湾战争,或者叫伊拉克战争。伊朗国土面积超过160万平方公里,接近伊拉克的4倍;人口8100万,是伊拉克2倍以上;而伊朗正规军超过50万,分为35万国防军和15万更为精锐的伊斯兰革命卫队,另外还有至少2万的海上力量,可以封锁全球最为重要的能源通道——波斯湾咽喉霍尔木兹海峡。伊拉克和阿富汗战争美国最保守花费6万亿美元,死亡超过4000人,如果跟伊朗这样一个体量的国家开战,代价会巨大到难以想象。

要制裁!中东局势怎么变?

董秀成:经济制裁手段已十分有限

对外经贸大学国际经贸学院教授 董秀成:过去30多年,伊朗一直在制裁中生存。美国所谓新的制裁,无外乎就是扩大范围。原来集中在金融和贸易,贸易主要是限制石油贸易,下一步有可能扩大到投资,当然,随着贸易制裁,很多投资已经受影响了,但可能进一步增加制裁的类别和形式,比如可能从传统能源扩展到其他的行业,甚至是民生行业;或者实行多边制裁,但多边制裁难度非常大,实际效果会大打折扣。

王冠:美方对伊新制裁 姿态大于实效

央广财经评论员 王冠:我在伊朗体会到两个细节。第一,作为我这样的国际游客,没有任何一台ATM可以取出现钞,因为伊朗被排除在国际金融系统之外,而且这不是从美国退出伊朗核协议开始,是从1979年伊朗伊斯兰革命后就开始的极限施压;第二,伊朗航班之破旧远远超出我的想象,因为这些航空配件都受到封锁。制裁已经进入到伊朗日常生活的细微之处,还有新的什么招吗?这几十年来,伊朗已经形成了所谓的对抗性经济体。

董秀成:美国或许不需要中东石油 其他国家需要

对外经贸大学国际经贸学院教授 董秀成:过去美国是一个大的能源进口国,每年消耗9亿吨原油,大约6亿吨进口,其中相当一部分从中东进口。但是美国页岩革命以后,页岩油产量急剧增长,对外依存度大幅度降低了。现在美国还在进口,但都是从周边国家比如墨西哥、加拿大进口,从中东地区进口几乎为0。所以特朗普说美国不需要中东石油,确实可能做到,但是别忘了,欧洲、亚洲包括美国最重要的盟友在内,仍然有着巨大需求,这些力量不可能看着美国因为自己无所顾忌就在中东为所欲为。

王冠:美伊联手降调门 但风险并未消除

央广财经评论员 王冠:尽管目前双方都表现出了克制,但是当美国的中东政策出现碎片化迹象的时候,是可能出现一定权力真空的。第二次伊拉克战争最保守估计,伊拉克的平民伤亡超过8万人,可以想象民众当中酝酿或者压抑的失望与仇恨。整个中东地区不受主权政府控制的武装力量,至少超过5万人,接下来各方势力,尤其是极端势力的选择会是什么样,会让整个局势更加阴晴难定。

来源:央视财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