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闻 > 国际 > 正文

中国对邻国实行“帝国征服”?美军官:别危言耸听

星岛环球网消息:美国《海军时报》1月17日文章,阅读莎拉·佩恩博士近来在《海军时报》与艾勒曼博士联合发表的一篇文章时,笔者非常失望。这两位对来自中国的挑战持一种超级危言耸听的态度。按他们的说法,中国已开始对邻国实行“帝国征服”之举、开展“债务陷阱”外交,并怀有“为我们所有人”建立“24小时监视国家”的全球野心。

哇,好危险啊!但问题在于那些只是荒谬的夸张描述,是基于对中国的极度误导性解读,也缺乏应对复杂中国挑战的不可或缺的微妙体察。诚然,中国在做一些有悖于我们利益的事,如侵蚀美国在亚太一家独大的军事地位等。但称中国是全球性危险,纯粹是一种偏执狂。

让我们先从中国对邻国的行为说起。两名作者称,中国“似乎有意降伏邻国和最贫穷贸易伙伴”,并利用“一带一路”倡议使参与国陷入债务陷阱。果真如此?数字并不能证实这种说法,一丝一毫也不能。中国是东盟各成员国的最大贸易伙伴之一,与该同盟的双边贸易逐年稳定增长。中国没在任何东盟国家建立军事基地,未对任何东南亚国家的政府决策发号施令,也未从该地区任何地方强行攫取资金或资源。实际上,大多数东南亚国家非常乐于与中国继续加强经贸往来。

此外,事实证明,受诟病的“债务陷阱”外交完全出于虚构。约翰·霍普金斯大学与波士顿大学开展的研究显示,在全球范围,中国仅是4个国家的主要债权国,而斯里兰卡——上述两人最担心的——并不在其中。在中国参与前,汉班托塔港早已有规划了。

这两人还告诫说要提防中国向海洋“转向”的危险,“抗衡这种帝国扩张”。但中国并非正在扩张的帝国。这种告诫显然建立在一种零和海权观之上:中国的得即是我们的失。但海权是且能够成为一种合作,以提升海洋安全,开展多边海军外交并打造伙伴关系。

中国也并未显示出任何输出自己国家治理模式的意图。中国的外交政策建立在不干涉原则上——在本国经受外国列强的劫掠和暴行后,无论在中国官方还是民间,都能普遍深切地感受到对这个原则的坚守。中国一直与世界各国保持和平关系。妖魔化中国的论调与现实——让人称颂且令其他大国相形见绌的克制记录——背道而驰。

我们面对的这个所谓“全球威胁”,是联合国维和部队至关重要的派遣国,是《巴黎协定》的签署国,是打击海盗的积极参与者。谨记,在全球舞台上,这个“威胁”实际上一直在相当负责任地采取行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