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闻 > 国际 > 正文

德国政坛大地震 “默克尔接班人”不干了

原标题:德国政坛大地震,“默克尔接班人”不干了

“小默克尔”最初崭露头角时曾被许多人寄托厚望,但上位之后,却迅速暴露出了她和默克尔之间巨大的能力差距。

▲安妮格雷特·克兰普-卡伦鲍尔 图片来源:视觉中国。

安妮格雷特·克兰普-卡伦鲍尔

当地时间2月10日,德国政坛爆发大地震——被视作现任总理默克尔政治接班人的卡伦鲍尔宣布,她将放弃基民盟(CDU)党主席职务。这意味着,她也同时放弃了在2021年默克尔退休后,成为其政治接班人的机会。

“AKK电梯”

卡伦鲍尔(AKK),现年57岁,是一名具备中性色彩的新生代女性政治家。

在基民盟这个典型中右翼政党中,卡伦鲍尔在诸如“女性阁员最低比例”和“最低工资保障”等社会问题方面较默克尔更“左”,而在难民政策方面则远比默克尔更“右”。

卡伦鲍尔于2018年12月7日在基民盟代表大会上脱颖而出,取代任职18年之久的默克尔,成为新任基民盟主席。

德国是议会制国家,执政联盟中最大党的党领将自动成为新任总理。所以,等默克尔退休、2021年联邦议会选举后,只要基民盟仍有机会组阁,AKK将顺理成章成为下任德国总理。

没想到席不暇暖,一路“坐电梯”上升至默克尔接班人地位的卡伦鲍尔,又这样坐电梯一路冲向“底层”。尽管她国防部长的职位仍然保留,但这明显只是个过渡:执政的联合政府只是懒得在距离下届选举只剩一年的眼下,匆忙再换个内阁阁员罢了。

导火索在图林根

“小默克尔”起初崭露头角时曾被许多人寄托厚望,但上位之后,却迅速暴露出她和默克尔之间巨大的能力差距来。

她在党内被普遍指责为“能力低下、姿态僵硬”,经常在面对社会话题时卡壳、“断片”。同时她又展示不出自己在应对难民危机或经济困境方面的能力,令党内外右翼不满。

而在图林根选举问题上的失意,令她在政坛的境遇更是雪上加霜。

她在接任党领袖后直至2021年选举前的首要使命,原本是稳住基民盟在地方选举中节节败退的局面。但去年上半年打的几仗都乏善可陈,因此她对去年下半年举行的图林根州选举寄托厚望,志在必得。

然而,2019年10月27日的地方选举,基民盟仅获得21.8%选票屈居第三,这曾被公认为默克尔、基民盟和AKK的三重惨败。

但左翼党也并未稳赢——左翼执政联盟的两个友党得票率均有所下降(社民党8.2%,绿党5.2%),因此组阁基础变得摇摇欲坠。在这种情况下,基民盟及其盟友自由民主党何去何从,就一下变成关注焦点。

2月5日,德国选择党在州长遴选中突然改变策略,放弃推举本党候选人,转而集体投票支持自民党候选人凯默里希。而基民盟也如法炮制,结果原本不成气候的自民党居然斩获州长宝座,而德国选择党和极右翼则成为实际上的最大赢家。

原本基民盟在各级选举中的立场,是既不和有东德背景的左翼党结盟,也不与选择党为伍,AKK此前也一再强调这一立场。但图林根州长遴选中,基民盟却和极右翼为伍,这下无异于捅了马蜂窝,引发党内外各阶层的广泛斥责,默克尔和“小默克尔”这一老一少两位领军人物当然难辞其咎。

2月6日,尴尬的凯默里希挂冠而去。这样一来,惊涛骇浪就全部涌向了基民盟,最终冲垮了AKK。而行将卸任的默克尔和面临2021年选举的基民盟,无疑也再遭重创。

 

▲德国政坛地震!默克尔接班人临阵“撂挑子” 宣布辞职不再竞选总理。新京报我们视频出品。

谁是“下一个”

但饭终究要吃,选举也终究要如期举行,谁是“下一个”就变得至关重要。

目前被普遍提及的热门人选有四位。

——“巨人”梅尔兹。这位身高1米92的富商因主张排外,在2002年被默克尔扫地出门,弃政从商后成就斐然。日前,他放弃“黑石”要职重返政坛。他在移民问题上虽“偏右”,经济方面却遵循基民盟传统的新自由主义原则,且有着完美的经济领域履历。自称“上层中产阶级”的他一旦成为继任者,基民盟的政策将变成“移民问题收紧、经济领域开放”。

——“被招安者”施潘。这位卫生部长一直是默克尔移民政策的公开反对者,在党内地方、基层拥有广泛人脉,且积累了丰富的内阁行政经验。他屡屡成为AKK的最强有力挑战者,最终默克尔任命他为卫生部长,勉强“招安”了他。如今老对手AKK退场,施潘或许迎来政治转机。

——“少壮派”拉谢特。来自北方的拉谢特是党内知名温和派,也是热门继承人选中最支持默克尔难民政策的一位。他很擅长与社民党等中左翼周旋,如果未来基民盟对自己选情估计悲观,认为“大联合政府”可能在2021年重现,这位58岁少壮派就可能脱颖而出。

——“盟友”索德尔。索德尔其实是基民盟的盟友——巴伐利亚基社盟(CSU)党领,这位整天把“基督教传统价值观”挂在嘴边的四个孩子的父亲,在“南方”有相当的民意基础,且他在中右翼政治家中享有“热心环保”的名声,这也有助于吸附一部分大城市选票。

这四人各有千秋,但也没有一人的综合实力敢说稳赢AKK,就更不用说能直接接任默克尔了。

□陶短房(专栏作家)

来源:新京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