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闻 > 国际 > 正文

侠客岛:多名高官确诊,伊朗疫情为何如此严重?

这几天,新冠疫情在伊朗迅速蔓延的新闻,相信大家都已经看到了。

当地时间2月28日,伊朗卫生部官员表示,该国新增143例新冠肺炎确诊病例,累计确诊388例,死亡34例;另据身处伊朗的岛叔向相关人士核实,已有8名伊朗官员感染了新冠肺炎。

高病发率与持续增加的官员确诊病例不禁让人担忧:伊朗到底发生了什么?这个多年来一直处在制裁之下的国家,如何扛过新冠肺炎疫情?

伊朗清洁人员为清真寺消毒(图源:外媒)

“上层”

截至目前,伊朗官员确诊病例已升至8例

25日,该国卫生部副部长哈里齐确诊;27日,负责妇女和家庭事务的副总统玛苏梅·埃卜特卡尔、伊朗议会国家安全和外交委员会主席穆杰塔巴·宗努尔确诊;同日,81岁的前伊朗驻梵蒂冈大使哈迪·霍斯罗沙希因新冠肺炎去世;再加上国会议员萨德吉、两名吉兰省议员、德黑兰第13区区长......

有网友惊呼:“难道伊朗的病毒喜欢走‘上层路线’?”

岛叔想说,其实疫情走势没什么特殊,卫生部副部长哈里齐在自己拍摄的视频中也说,“这次的病毒很‘民主’,不认识贫穷和富贵,不管是否是官员,都可能感染。”

但问题是,病毒是怎么在伊朗官员中设下“连环套”的?

先说哈里齐,他在库姆市爆发疫情后到一线指挥防疫工作,不幸染病。卫生部作为抗疫的主要单位,哈里齐作为副总指挥,关键时刻能顶上去,敢于深入基层,这样的领导是好样的;此外,德黑兰第13区区长、吉兰省两名议员也都有很大可能是在一线抗疫过程中感染。

再者,伊朗官员界的疫情传播也被普遍认为与该国近期会议密集相关。哈里齐是抗疫的主要负责人之一,无论是抗击疫情专题会议还是国家最高安全委员会会议,他都必须参会、汇报工作。

哈里齐确诊后,有网友指认,前期与这位卫生部副部长同台出席新闻发布会的总统发言人拉比伊在会上并未配戴口罩,所幸后者连夜进行核酸检测,结果显示为阴性;而与德黑兰确诊区长有密切接触的德黑兰市议会议长,也紧急进行了自我隔离。

虽然外界不免对伊朗高层忧心忡忡,但尚难推论“疫情 失控”。通过这些消息,大家也可以看到科学预防病毒的重要性。

伊朗副总统玛苏梅·埃卜特卡尔已被确诊(图源:外媒)

疫情

2月19日,伊朗卫生部首次报告国内有2例新冠肺炎确诊病例,两名患者来自圣城库姆,均在死亡后被确诊

随后,该国疫情以库姆为中心不断扩散,每日新增病例呈直线上升趋势:20日新增3例,21日13例,22日10例,23日15例,24日18例,25日34例,26日44例……确诊及疑似病例现已分布于伊朗十余个省份。

根据伊朗官方消息,全国确诊病例大多有库姆旅行史。但病毒究竟由何种路径传入?在当地是否发生变异才导致高致死率?这些问题至今没有确切答案。

疫情发生以后,伊朗10个省份的学校停课,全国体育赛事、音乐会、演出、艺术展均已取消,所有电影院及公共休闲场所关停,德黑兰还禁止在公共场所举办婚礼等大型聚会,关闭了粉红清真寺等热门景点

经过一番讨论,伊朗取消了德黑兰今日(2月28日)的集体礼拜活动,这对当局来说是一个非常艰难的决定。

身在伊朗的岛叔今天也去超市囤了一车东西,准备居家“闭关”。与意大利超市被抢购一空的景象不同,伊朗的超市货品充足,日常所需都整齐码放于货架,还不断有送货车辆在门口卸货。

岛叔仔细调研了其中货品,发现两类产品有断货隐忧:一是有消毒功能的洗手、洗衣液;再就是生姜,很多伊朗人认为,吃姜可以预防新冠肺炎

目前,伊朗街头依然没什么人戴口罩。超市管理员向岛叔表示,“得不得病都是真主的意思”;也有伊朗朋友提醒岛叔,更多人“不是不想戴,而是买不起”,在当地,一只N95口罩售价约为20元人民币,相当于一个底层劳动者一天的工资。

确实,相对于充足的生活物资,口罩、酒精、消毒水等医疗物资在伊朗很难买到。

此前伊朗的口罩主要是从中国进口,如今,该国已动员国家全部生产力,三班制、全天候生产,日产能约在200万只左右;与此同时,伊朗也向一些公司紧急颁发了进口口罩许可证,但卫生部也表示,“进口既不容易,更不便宜”

尽管如此,伊朗政府仍然承诺将向民众免费发放口罩,并计划征集志愿者在地铁、公交站、闹市区进行发放;与此同时,伊朗拥有着数千年发展史的传统医学,希望能通过传统医学的经验来增强人体免疫,提高民众整体健康水平,降低病毒感染率。

伊朗学生通讯社发布的“抗击新冠病毒”照片集

症结

其实除了口罩,伊朗目前远未达到“医疗挤兑”的程度。

实际上,伊朗是中东及地中海东部地区公共卫生系统最好的国家之一,该国一直在推广“医疗旅游”项目,因其“物美价廉”吸引了很多中东民众来此看病,进行心脏搭桥、外科手术等。

那么,为什么该国会出现外界一直非常担心的高死亡率?

据岛叔观察,按照伊朗人的习惯,如果不是特别严重的病情,他们不太愿意去医院就诊。而据伊朗的统计方式,疑似病例和轻症患者只要没去医院就医,就不会算在统计数字之内;而去医院就医的,多数病情已在重症阶段,死亡率自然就高。

截至昨天,伊朗境内死亡率已超10%,高于我国湖北。即使死亡率能按照上述思路得到一定程度的解释,人们也会对境内未被隔离的疑似患者和轻症患者数量产生焦虑,猜测其到底是多么庞大的群体。

有个数据或可就此说明,即伊朗的“输出病例人数”:

根据岛叔统计,科威特确诊的全部43位病例都有伊朗旅行史;黎巴嫩第一例病例就是一名从圣城库姆回国的45岁妇女;阿联酋一共8人染病,其中包括从伊朗飞往迪拜航班上的6人;此外伊拉克4人、巴林8人、阿曼2人、巴基斯坦1人、加拿大1人、1名中国人都是从伊朗返回本国后被确诊。

有人据此推论,按照伊朗出国人数和输出确诊人数的比例,其境内应有相当一部分感染或疑似感染人群,未被纳入政府确诊数据中。

目前伊朗周边国家几乎全部关闭了与伊朗连通的陆地口岸,阿富汗、巴基斯坦、约旦、阿联酋、伊拉克、科威特、土耳其、塔吉克斯坦、俄罗斯等国都停飞了伊朗航线。

早在中国疫情爆发时,伊朗就主动停飞了与中国的直航,现在常用来转机的迪拜、伊斯坦布尔、莫斯科等地也都已无法进入

岛叔了解到的唯一“活口”,就是搭乘伊朗马汉航空飞泰国曼谷,再从曼谷想办法回国。这个航班一周只飞一次,现在一票难求,甚至也坚持不了多久。

这也成为目前滞留在伊朗的中国人最为焦虑的一个问题:如何找到回家的路?

伊朗街头行人(图源:外媒)

其实,和伊朗一样,目前在国际上蔓延的疫情,已经彰显出人类共同抗疫的紧迫性和必要性。2月27日,世界卫生组织总干事谭德塞在媒体通报会上说,伊朗、意大利及韩国的疫情已显现出新冠病毒的“能力”——“这种病毒不分国界,不分种族或民族,也不分一个国家的国内生产总值或发展水平”

“关键不是仅仅防止病例来临,而是当病例出现时,选择如何去应对。现在不是恐惧的时候,而是采取行动预防感染和拯救生命的时候。此病毒并不是流感病毒,有了正确的措施,就可以控制住,这是中国传递的重要信息。

我们并非毫无希望,赤手空拳。每个国家和每个人都可有所作为。”

来源:侠客岛 文/墨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