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闻 > 国际 > 正文

特朗普被检测为“政治病毒阳性”

新冠疫情在美国暴发,离武汉疫情大暴发已经整整两个月,离中方正式向美方通报(1月3日)疫情70余天。特朗普却抱怨"因中国向美国隐瞒了疫情",让其错失抗疫良机。这几天,他处心积虑地向美国百姓灌输一个词“中国病毒”(CHINESE VIRUS),以此煽起对中国人的仇恨,缓解因自身抗疫不力而受到的指责。

一边是新冠病毒对美国的渗透,另一边是特朗普式的政治病毒不断扩散,可谓是“毒上加毒”。不仅美国超市出现了抢购潮,而且也开启了百姓囤枪模式,有些型号的枪支已“一枪难求”。据美国FBI提供的数据显示,该部门处理的犯罪背景调查数量比去年同期增加了73%。一些分析人士指出,特朗普带头煽起对华种族仇恨,针对亚裔的枪击及殴打事件将会急剧上升,接下来亚裔在美国的处境将会变得更加艰难。

在过去的三年多时间里,特朗普引以为傲的有两件事:一是股市创下历史新高,在2月18日曾接近三万点大关,如今被削去了三分之一。二是失业率创下3.5%的历史新低,但新冠疫情在全球的“大流行”,对美国经济带来了意想不到的冲击。自1987年以来,美国股市总共只熔断过五次,而这半个月里就发生了四次,有些网友戏称为“特朗普熔断”。财政部长姆努钦警告,随着美国经济陷入衰退,失业率可能攀升至20%。极端估计,美失业人数将达3000万以上,堪比美国“大萧条时代”。

特朗普的大选资本被新冠疫情吹得一干二净,让其变得十分焦虑。这场生死攸关的美国大选还怎么选?回过神来的特朗普,一方面以战时总统自居,启用《国防生产法》,令各企业优先生产防疫物资,以应对即将到来的疫情高峰。另一方面展开对中国的攻击行动,给新冠病毒贴上“中国病毒”标签,猛打仇华牌,作为转嫁矛盾、凝聚美国选民的工具。一些媒体嘲笑特朗普,这些措施的密集出台完全出于大选的考量,属于病急乱投医,看不出他身上有林肯和罗斯福两位战时总统的特质。

病毒存在于大自然之中,本无国名,更无国界,病毒的存在比人类的历史漫长得多。大自然病毒跳转到人类身上是人类进化的不幸事件。而新冠病毒(COVID-19)在武汉首先发现,包括中国在内的所有国家都是这个病毒的受害者。但特朗普置世界卫生组织的批评于不顾,强行要给新冠病毒取一个名字,以此实现对中国的污名化。可以想见,在民粹主义主导下的美国,下一场群众集会特朗普会以怎样的表达与选民形成共振。

回顾人类与病毒斗争的历史,病毒的污名化早已有之。新冠病毒发现于某国,但未必发源于某国,这是生物学常识。2015年世卫组织作出决定,今后所有病毒命名都要避免构成地域歧视。基于此,新冠病毒才有了COVID-19的正式名称。

有关梅毒的记载始于1494年至1495年间,发现于意大利那不勒斯。法国人叫它“那不勒斯病”,德国人和波兰人叫它“高卢病”,英国和俄罗斯人叫“波兰病”,印度人叫它“葡萄牙病”,土耳其人和阿拉伯人叫它“基督徒病”,日本人则称它为“唐疮”。唯有中国根据发病后全身出现类似杨梅的疮疡,将之称为梅毒。此外,天花、白喉、麻疹、疟疾、鼠疫、黄热病、伤寒、肺结核等病都没有以地域命名,可见人类的老祖宗对病毒的认知不比我们逊色,在命名方面为我们树立了典范。

1981年6月5日,世界上第一例爱滋病感染发现于美国,按照特朗普的逻辑,爱滋病应该称作美国性病。而1918年“西班牙大流感”,现公认的看法是起源于美国堪萨斯农村,传到美国军营,再通过美国大兵传到欧洲,西班牙第一个发现,由此背了黑锅。按特朗普的逻辑,西班牙大流感是不是也应更名为美国大流感?而2009年的H1N1病毒更是最新的例子,它首先发现于美国,最初叫它猪流感,后来叫了这个很拗口的学名,是不是启用“美国猪流感”更符合特朗普的逻辑?2014年的中东呼吸综合症(MERS)是最后一个命名带有中东(MIDDLE EAST)地域歧视色彩的冠状病毒。后来的寨卡病毒也无人称之为巴西或拉美病毒。

新冠疫情在美国成为两党斗争的工具,特朗普如法炮制,将之变成了抹黑中国的政治工具。特朗普式的政治病毒也很快传染给了巴西政要。巴西总统博索纳罗3月初一行22人访问海湖庄园,其中17人中招。总统之子、众议员爱德华多.博索纳罗发文,对中国进行恶毒攻击。中国驻巴西大使发推文予以驳斥:“你的言论并不陌生,无非是在学舌你的朋友。你最近去了一趟迈阿密,带回了思想病毒,毒害的是中巴两国人民的友好感情。你缺乏基本常识和国际视野,对中国无知,对世界无知,对历史无知。”诺贝尔经济学奖得主克鲁明在纽约时报撰文称,“这是特朗普大流行病”。前国务卿希拉里认为,“总统正在转向种族主义言论,以转移人们注意力,掩盖他未能及早认真对待新冠病毒、未能广泛提供检测、未能为美国应对危机做好充分准备。”著名中国问题专家兰普顿更是痛心疾首:“野蛮人再次站在了两国医学科学和公共卫生合作的门口,同时也在更广泛地撞击美中关系的大门。”他呼吁,“中美合作对两国的利益并非不足挂齿,它对双方的福祉和更广泛的利益,无论是人道主义、经济发展还是安全问题,都至关重要”。怎奈特朗普中毒太深,以为瞄准了中国就抓到了救命稻草。但殊不知,中国已变成了快速移动的靶子,特朗普大概率是要脱靶,弄不好是朝自己脚底开枪。

来源:大公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