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闻 > 国际 > 正文

中评社评:在抗疫问题上,美国该改弦易辙了

 中评社香港4月9日电(评论员 陈鸿斌)在美国新冠疫情不断加剧,全国上下遭受前所未有的巨大压力之下,特朗普政府的一些高官却一意孤行地对中国的抗疫努力污名化,拒绝与中国开展有效合作,这不啻是在给自己挖坑,视美国人民的宝贵生命如草芥,这样的卑劣举动当然是无法容忍的。于是93名美国前高官和著名学者不能再对此熟视无睹,日前他们发表了联名声明,强烈呼吁特朗普政府与中国摒弃与两国之间的恶语相向,携手开展抗疫合作,以便尽快止住疫情在美国的蔓延势头。

联合声明明确指出:美中两国如不开展某种程度的合作,则无论是在美国国内挽救美国人的生命还是在国外抗击这一病毒,任何这样的努力都不会获得成功。

联合声明呼吁:眼下随着疫情蔓延全球,美国的重点应该是下定决心携手合作,在全球范围内遏制和战胜这一病毒。美中两国和全世界数百万人的生命系于此举。声明援引了中国医疗设备的能力、中国医务人员治疗新冠病毒的经验,认为双方在疫苗研发上具有充分令人信服的理由开展合作。

该联合声明是由亚洲协会美中关系中心和加州大学圣迭戈分校21世纪中国中心牵头发起的。在签署这份联合声明的共和党和民主党高官中有多位曾在此前多届政府中担任要职:如前国务卿奥尔布赖特、前安全事务助理赖斯和哈德利、三位前驻华大使洛德、洪博培和博卡斯等。他们在声明中指出:随着疫情席卷全球,我们的重点应该转向合作了。声明敦促两国共享相关数据、协调医疗用品生产并共同研发疫苗。因为即便在过去的冷战时期,美国也曾与苏联合作为公众提供天花疫苗,此举为公共卫生领域的合作开了先河。

在该声明的签署者、东亚和太平洋事务前助理国务卿坎贝尔表示:“即使美中双方存在许多互不信任与不和谐,美中两国领导人也可能找到必要的共同立场来抗击疫情,这是美国人民所需要的。”

哈德利则如此强调:我们呼吁携手合作的动机是拯救美国人的生命,这是我们发表声明的意义所在。在某些领域,这两个大国的合作是完全符合两国乃至整个世界的利益的。我认为就连最鹰派的共和党也无法否认这一点。

这份联合声明发表在3月26日出版的《外交学者》刊物上。声明呼吁:在抗疫进程中,尊重科学、珍惜生命、让各国人民免受更大的伤害应该是我们的共同目标,我们期待国际合作再次在全球蓬勃兴起。声明还指出:在美国忙于遏制国内疫情的背景下,中国政府主动承担起全球的领导责任,向欧洲和其他地区提供医疗物资和专业知识。

对该联合声明的牵头人、亚洲协会美中关系中心的主任夏伟而言,由于美国共和党和民主党相互之间的敌意极为深刻,让两党的前高官捐弃前嫌,共同发表一份联合声明并非易事,这次能促成此举,已足以显示目前美国的疫情已到了刻不容缓的时刻。

众所周知。在此之前,中国100位著名学者也联名向美国公众发表了公开信,呼吁两国搁置分歧,联手抗疫。

尽管美国政府的一些高官在疫情发生后一直在竭尽全力对中国污名化,但中国政府和人民以人为本,以挽救生命为至高无上的目标。所以在美国疫情开始蔓延以后,不仅中国医疗专家多次与美国同行分享治疗经验,马云慈善基金会还向美国提供了检测试剂和防护口罩。在纽约州的呼吸机频频告急之际,中国援助的呼吸机也及时运抵了纽约,为纽约州的医疗专家们拯救生命助一臂之力。

尽管如此众多的前高官和著名学者言者谆谆,但估计特朗普政府仍会听者藐藐,这是有前例的。去年,为缓解中美两国之间的经贸摩擦,美国的200多名前高官和名流学者也曾发表过联名信《中国不是美国的敌人》,但特朗普政府却根本置之不理,嗤之以鼻。当时那封信所要解决的问题是两国之间的经贸冲突,而如今则涉及到数以万计美国人的珍贵生命。截至笔者撰写此稿之际,美国的确诊人数已超过33万,占全球的26.5%,死亡人数也攀升至9633人,占全球的13.9%,而美国人口还不到全球的4.3%。美国的公共卫生资源在全球是其他所有国家都无法企及的,但在这场新冠疫情的阻击战中,美国却显得相当狼狈,这显然是与美国的国力完全不相称的。据相关模型分析,美国最后的死亡人数很可能在10万—24万之间,这将在多少个美国家庭造成家破人亡的悲剧!美国媒体已将这一局面形容为“珍珠港时刻。”基辛格在最新发表的“新冠病毒将永久改变世界秩序“一文中也明确发出警示:各国必须携手应对疫情,否则将面临最糟糕的结局。

美国著名国际关系学者约瑟夫·奈前不久在《国家利益》双月刊的网站上发表“为什么新冠病毒正导致美中关系恶化——美中在应对跨国威胁方面需要合作”一文指出:即便美国作为一个军事大国强于中国,我们也无法独自保护我们的安全。尽管经济全球化遭遇挫折,贸易战也造成脱钩,但环境领域的全球化仍在继续增强,流行病和气候变化威胁着所有美国人,但我们无法独自应对这些问题。在我们这个世界上,从毒品到传染病再到网络恐怖主义,传统边界面对这一切的漏洞越来越多。我们必须利用我们软实力的吸引力来建立应对信威胁的网络和机构。对有效的国家安全战略来说,更棘手的问题是:美国和中国能否形成这样的心态,双方在传统的大国竞争领域进行竞争的同时开展合作,提供全球公共产品,以应对流行病和气候变化等跨国威胁。我们能做到“合作式竞争”吗?

在彼得森国际经济研究所的研究员查德·鲍恩看来,与一个公开藐视但却在某些物资上严重依赖的国家开展贸易战,显然属于自残行为。在必不可少的这些医护物资领域,中国是一个无法替代的供应方,无论对美国还是其他国家来说都是如此。所以虽然在疫情暴发后美国的生产商也在全力扩大产能,但却仍远低于需求,因为这一状况根本不是突击一下就能改变的,因为中国是全球最大的供应国。今后美国的目标也不应是自给自足,而是寻求进口渠道的多元化。对特朗普来说,眼下没有什么比拯救美国人的生命更重要,而欲做到这一点,显然不能再任性下去,必须让中国感到满意。一些美国官员已认识到,继续甩锅中国无助于美国的抗疫努力。据悉,特朗普身边的一些人正在通过与中国有规范关系的美国商人与中国官员接触。

如果特朗普政府依然固我,仍无意与中国开展切实有效的抗疫合作,继续按照原有的思路和对策来抗击疫情,那还将付出何等不堪设想的沉重代价是不言而喻的。中国有句俗话:不撞南墙不回头,但对美国那些执意敌视中国的政客们来说,就是撞了南墙也不回头。那也没辙,只是坑苦了美国人民,也完全辜负了签署上述联合声明的诸多前高官和学者的一片苦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