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闻 > 国际 > 正文

西班牙疫情仍吃紧,为何急于解除全面封锁?

从4月13日至4月17日的五个工作日里,西班牙首都马德里地铁较上周增加了三成,郊区线路客流净增160%。

4月13日凌晨起,西班牙政府开始放宽因新冠疫情而实施的“全面封锁”政策,允许工业企业、建筑业、家政业等需要员工离家上班的行业复工。

但西班牙疫情蔓延的态势并没有明显缓和。当地时间4月17日,西班牙新增病例5252人,创下最近一周的新高。截至当天,西班牙累计确诊感染新冠患者188068人,是欧洲确诊病例最多的国家,在全球范围内仅次于美国。此外,西班牙死亡病例累计19478例,病死率超过10%,居欧洲第二,仅次于意大利。

“我们距离恢复正常生活还很遥远,我们距离胜利还很遥远。”在确诊人数连续多日回升后,西班牙总理桑切斯4月16日强调,目前西班牙疫情尚未到可以“全面解封”的“第二阶段”。不少专家也呼吁,政府要随时监测疫情走向,一旦发现病毒流行再度加剧,应立刻恢复更严厉的防疫政策。

封锁政策面临大规模失业压力

政策封锁措施开始得太晚,结束得却很早,被认为是西班牙防疫政策的鲜明特点。

3月上旬,当邻国意大利已在全境实施封锁政策时,西班牙却迟迟没有响应。西班牙总理桑切斯虽然在中旬宣布国家紧急状态,但没有同步实施最严厉的全面封锁措施。当时,该国已经有超过6000人确诊感染新冠病毒。

直到3月27日,62位西班牙医学专家联名在《柳叶刀》上撰文,要求政府立刻采取全国性的、完全的封锁措施。三天后,桑切斯宣布暂停全境工商业活动,并停止一切非必要的出行和公共聚集。此时,西班牙的新冠确诊患者已近10万。

据专家预测,全面封锁措施会使得疫情在4月10日前后真正得到缓解,并在4月底度过最危险的时期。进入4月中旬,西班牙的单日新增确诊病例数开始在4000到5000之间徘徊,增速呈现下降态势。西班牙政府随即决定,自4月13日起,开始恢复部分行业的生产工作。

除了疫情防控之外,桑切斯还要面临经济挑战。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MF)警告称,新冠疫情将导致1930年代大萧条以来最严重的全球经济危机。对于西班牙而言,疫情进一步放大了“陷入旷日持久的经济危机”已达12年的危局。

在全面封锁措施实施前,西班牙在3月已经新增失业人口60万,全国失业率已高达14%。有研究机构据此判断,疫情对西班牙经济影响最严重时会造成90万人失业。全面封锁措施对经济的影响实际上超过了上述预期,西班牙政府预计,到4月下旬,封锁措施将增加250万失业者。届时,疫情期间新增失业津贴领取者的数量会超过过去十年的总和。目前,政府已经增加了490亿欧元的投入,来用作失业救济经费。

“我并不否定封锁政策,但封锁政策在欧洲有时不那么有效,也不一定符合我们时代的需要,在经济和社会上的成本比较高。”日内瓦大学全球卫生研究所所长、欧洲全球卫生学术联盟(EAGHA)主席安托万·弗拉奥对《中国新闻周刊》评价道。

面临大规模失业的西班牙民众将矛头直指政府严厉的防疫政策,认为其不人性化。面对内外交困的情形,西班牙只能选择尽早复工自救。劳工部长迪亚兹指出,目前政府的目标是分阶段在夏天之前恢复国内的工商业运行,以保障就业,拉动内需。

更好的出路是采取复合式防疫政策

虽然西班牙政府有复工的理由,但放宽封锁的政策并未得到此前参与防疫决策的流行病学家的支持。六位流行病学家在《国家报》上发布一致意见:“解封”应以广泛的、数以百万计的核酸和血清抗体检测为基础。

目前,西班牙已经对约百万人进行了核酸检测,但还没有进行大规模的血清调查。4月17日,卫生部紧急事务中心主任西蒙坦言,西班牙的政治体制导致各地方政府对新冠病例的统计方法不同,每日的统计“异常混乱”,真正的感染数据依然很难知道。

有专家据此指责政府在不知道有多少人受到感染或无症状的情况下盲目复工,疫情的安全等级将会急速降级。而此前,政府迟迟不开始全面封锁,就已经造成过恶劣的后果。

安托万·弗拉奥对《中国新闻周刊》表示,西班牙未来的疫情走势面临两种可能性。如果新冠病毒的季节性因素较强,那么疫情可能确实会逐渐消退,不会因“解封”出现严重反弹,但可能在秋冬季再次流行。“但另一种可能是,病毒的季节性因素不强,那么我们面临的不是第二波疫情,而是第一轮疫情的延续。它因严厉的防疫政策而受挫、减退,一旦放宽政策后就卷土重来。”

对于未来的风险,此前在《柳叶刀》领衔联署要求西班牙政府升级封锁措施的传染病学教授Oriol Mitjà建议,政府应当分地区、分级改变封锁政策。即在马德里、加泰罗尼亚、巴斯克等重疫区继续实施最严厉的封锁,然后逐步放开轻疫区的管制措施。但西班牙籍世卫组织高级官员阿库尼亚认为,如果对各地区采取不同的防疫措施,将使得问题进一步复杂化,一旦有大区不执行中央的命令,“跨区域的流行无法避免”。

早在疫情之初,西班牙各地方政府就没有完全按照中央政府的指令行事。重疫区的政府驱逐非常住人口,一些村镇用卡车拉来泥土和石头封路;在轻疫区,地方政府则倾向不支持过于严格、禁止儿童出门的封锁措施。

近日,在中央政府思考调整全面封锁措施的同时,各个大区也开始自行制订进一步“解封”的政策。加泰罗尼亚大区4月17日宣布,将在未来两周内颁布法令,允许居家的儿童上街放风。巴斯克大区正在研究中小企业的“交错开放”制度,并准备让学生重返校园。

西班牙的邻国意大利政府曾在疫情发生之初采取过分地区、分级的封锁隔离措施,但未能有效阻止疫情扩散。安托万·弗拉奥建议,西班牙更好的出路是采取复合式的防疫政策。“这其中有一部分措施是封锁式的,比如关闭学校、限制或禁止公共聚集;另一部分则是更精密的社会疏离措施,比如基于大规模的检测和广泛的流行病学追踪而对相关人群采取隔离,不影响社会的整体运作。”

“事实上,欧洲所有国家都需要考虑复合式的防疫措施。”弗拉奥对《中国新闻周刊》说,“新冠病毒下一次流行时,我们很可能无法使用大规模的封锁措施,因为它对经济和社会生活的影响太过剧烈。”

目前,除了一直没有全面封锁的瑞典,欧洲各国都在计划改变全面封锁政策。德国允许小型商店于4月20日开始重新营业;奥地利则于4月14日开始部分复工,5月1日开始还将恢复户外体育运动;4月15日开始,丹麦、挪威、冰岛、德国等允许学生分阶段回校复课。

来源:中国新闻周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