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闻 > 国际 > 正文

别再“武汉制造”“实验室泄漏”了 听听这些科学的声音

新冠肺炎疫情暴发以来,部分西方媒体和政客串通一气,无视医学常识,炒作所谓“病毒来源与武汉病毒研究所有关”的阴谋论。

与此同时,全球众多科学家和相关学者秉承科学严谨的态度,用自己的专业知识和逻辑分析纷纷“打脸”阴谋论,相继指出了这一判断的不实和漏洞,并通过最新研究进一步强调了该病毒起源于自然。

当地时间4月30日,美国国家情报局局长办公室在官方网站上发布声明,表示“同意科学界的广泛共识,即新冠病毒不是人造的,也未经过基因改造”。

近期,在美国部分政客的施压下,美国情报机构一直无法找到支持相关疫情起源论的证据,这也让阴谋论的拥护者们“深表失望”。而30日的这则声明,甚至有些“自抽耳光”的意味。

然而,就在当天晚些时候的记者会上,有记者问道是否有证据证明病毒来源于武汉实验室时,美国总统特朗普依然嘴硬,“是的,我有”。在被追问证据是什么的时候,特朗普又摆出一贯的套路:“我不能告诉你。”

△特朗普怀疑新冠病毒来自中国实验室,但没有引用证据(CNBC)

坚称病毒源于武汉实验室,却还是没有证据的“嘴炮”。真是“造谣”一张嘴,“辟谣”跑断腿。

那么,这些来自相关领域专家、权威机构和学术期刊的硬核“辟谣”↓↓你都get了吗??

世界卫生组织发言人法德拉·沙伊布4月21日在例行记者会上表示,当前媒体和社交平台上流传着一些有关新冠病毒起源的谬论和阴谋论,但所有已知证据都表明新冠病毒源自动物(最有可能来自蝙蝠),而不是经实验室人工干预或制造出来。

多个医学研究机构也与世卫组织的观点一致。美国斯克里普斯研究所的一个团队发表文章称,如果要通过实验室制造病毒,就必须依靠已知病毒的主干来进行开发,但研究发现新冠病毒和任何人类已知病毒的主干结构都不同。

当地时间3月26日,美国国立卫生研究院院长弗朗西斯·柯林斯曾发表名为《基因研究显示新冠肺炎病毒起源于自然》文章,援引并力挺了美国国立卫生研究院支持的国际研究小组在对比几种冠状病毒的公开基因组数据后得出的结论:新型冠状病毒(COVID-19)是自然产生的。

据路透社报道,当地时间4月17日,法国总统办公室也发表了一篇声明称:“迄今为止,没有事实证据可证实新型冠状病毒源头与中国武汉实验室的研究工作有关联。”

而就在前一天(16日),法国病毒学家蒙坦耶刚刚抛出武汉实验室产出病毒的谬论,这波“打脸”可谓又快又准!

当地时间4月25日,美国社交平台一用户发帖称,诺贝尔医学奖得主、日本医学教授本庶佑表示,新冠病毒非“天然”形成,而是“中国研制”,还称本庶佑教授曾在武汉研究所工作。

4月28日,本庶佑教授亲自在京都大学网站发布声明,驳斥了这一信息虚假、带有严重误导的帖子。声明称,某些造谣者利用我的名义来散布污蔑和误导信息,我对此感到非常悲愤。我们应该尽全力集中于疫情控制与治疗,在这个时候散布未经证实的病毒起源阴谋论以分散大众注意力,是非常不当的做法。

至于说他曾在武汉研究所工作云云,更是子虚乌有。

在一场白宫记者会上,美国国家卫生院过敏与传染病研究所所长福奇也表示,该病毒的基因证明它是从动物传染给人的,而非来自实验室的人工改造。

据美国《商业内幕》5月2日报道,曾对武汉病毒研究所人员进行培训并参与合作的加利福尼亚大学戴维斯分校流行病专家乔纳·马泽特认为,新冠疫情的暴发极不可能源自实验室泄漏,主要有如下四个原因:

1、实验室样品与新冠病毒不匹配。

2、实验室执行严格的安全协议。

3、新冠病毒是人畜共患疾病中暴发的最新一例病毒。

4、普通人比研究人员更容易接触感染活体病毒。

△《科学日报》撰文:《COVID-19病毒的自然起源》

此外,据美国《科学日报》近期报道,一项对新型冠状病毒及相关病毒的公共基因序列的分析表明:没有证据显示该病毒是实验室制造、或以其他人为方式设计的。

而这一观点的支撑主要来自于以下两点:

1、如要通过实验室制造病毒,就必须依靠已知病毒的主干来进行开发。但研究发现新冠病毒具有和任何人类已知病毒不同的主干结构。

2、科学家研究发现,新冠病毒“尖刺”部分的蛋白与人类细胞有着极强的结合能力,而这种能力只可能来源于自然演化。

该研究由美国斯克里普斯研究所免疫学及微观生物学助理教授克里斯蒂安·安德森及其团队完成,最终结果刊登于美国《自然科学》杂志。

3月18日,美国杜兰大学官网登载了该校病毒学家罗伯特·加里的采访视频。在视频里,加里教授介绍了他们团队对新冠病毒起源的相关研究:“这不是生物武器,这是自然界的产物。我们不知道该病毒在人类中生存了多长时间,可能只有几个月,可能是数年,甚至是几十年,然后最终发生了一个小突变,使它得以更快地传播。”

加里在接受美国广播公司(ABC)采访时表示:“我们的分析以及其他一些分析都指向了比那(中国武汉)更早的起源。武汉那里肯定有一些病例,但绝不是该病毒的源头。”

据英国广播公司(BBC)等媒体报道,最新研究发现,1月中旬英国已经有新冠肺炎病例。通过对该户家庭成员的前期活动调查发现,他们在发病前一个月之中都没有与中国人的接触史,却有与美国人的接触史。

现在,有越来越多的国家发现无中国接触史病例。比如,美国加州发现有患者既没有疫情重灾区旅行史,也没有接触过已知的新冠肺炎病例;伊朗最先确诊的两位患者没有中国旅行史;日本一名男子从夏威夷旅行返回日本后确诊,短期内并未访问过中国等。

据日本新闻网(JNN)4月28日报道,日本国立感染症研究所最新调查发现,从新冠病毒毒株变异情况来看,目前在日本蔓延中的新冠病毒从欧美传入的可能性较大。

当地时间5月1日,英国《卫报》发表了一篇题为《新冠病毒来自哪儿?我们所知道的新冠病毒起源》的文章,称科学界对于“没有证据表明该病毒是基因改造而成”的共识是一致的。

此外,英国剑桥大学遗传学家彼得·福斯特的研究表明,与蝙蝠冠状病毒具有最相似遗传性的版本并不是中国中部城市武汉最流行的一种。福斯特说,这也证明,武汉是不是该病毒的起源地尚且不确定,更何谈病毒来自武汉实验室?

研究全球大流行病的专家达萨克表示,“每当人类出现一种新病毒时,总会有人妄言是来自实验室”。

对于某些西方媒体和政客而言,扭曲对新冠病毒起源的评估,将可能被用作对抗中国的政治武器。而这些有理有据的驳斥虚假消息、反击阴谋论的观点与声明,他们自然也可以“选择性无视”。

△《柳叶刀》总编理查德·霍顿

对此,国际顶尖医学期刊《柳叶刀》总编理查德·霍顿称,这种做法没有用处,我们应该做的是加强合作应对疫情带来的挑战,分化各个国家和人民并不能有效应对这一全人类面临的威胁。

“最近几个月,我们在对抗两种疫情,一种是由病毒引起的,一种是由虚假信息引起的。在很多时候,虚假信息造成的影响和病毒引起的疫情严重程度相当。”

不过,随着世界各地对于病毒传播研究的不断深入,人类对新冠病毒传播路径的认识正逐渐清晰,朝着更加科学、合理的方向发展。

世卫组织总干事谭德塞早就警告过,用疫情来谋取政治得分,如同玩火,“如果不想见到更多尸袋,便要停止将疫情政治化”。抗疫时刻,有时间炮制病毒阴谋论,不如携手防控,拯救更多生命。

正如本庶佑教授在声明中所说的那样:“现在,是我们所有人,特别是在科学研究最前线竭尽全力的人们,为了和这个共同敌人战斗而应该合作的时候。”

来源:央视新闻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