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闻 > 国际 > 正文

要经济还是要抗疫 特朗普的两难之选

在特朗普总统的反复催促下,美国12个州从5月1日起开始启动第一阶段复工复产。但5月5日,包括路易斯安那州和佐治亚州在内的至少3个州疫情出现反弹,单日新增确诊病例飙升。纽约州州长科莫警告说,贸然“解封复工”是不顾惜人命;美国公共卫生专家也担忧,过早解禁会让以前的防疫努力付诸东流,疫情可能二次暴发。与此同时,美国失业人口已超3000万,上世纪30年代的经济大萧条景象已在美国重现。眼下,究竟是应冒疫情重发的风险“解封复工”,还是“保守抗疫”正面阻击经济衰退,特朗普深陷两难境地。

各州复工乱象暴露防疫漏洞

5月5日,在白宫“居家避疫”一个多月的特朗普总统走出白宫,前往亚利桑那州访问一家正在生产N95口罩的工厂。这是他为践行自己发出的“解封复工”号召作出的姿态。特朗普“出宫”首访之所以选择亚利桑那州,因为那里是美国首批按下复工复产启动键的“关键州”。

据美国媒体统计,从5月1日起,亚利桑那州、亚拉巴马州、缅因州、田纳西州和得克萨斯州等州已开始分阶段逐步复工,其中第一阶段获准“解封”的包括零售商店、电影院、餐馆、运动场所等,只是有一定限制条件。以得克萨斯州为例,自5月1日起,该州允许所有购物中心、餐馆堂食、电影院、零售商、博物馆、图书馆开放,但客容量不得超过总容量的25%。截至5月4日,全美已有27个州开启复工复产模式,预计到5月10日将有近40个州“解封”,但其中不包括纽约州等多个疫情重灾区。

在《纽约邮报》5月5日刊发的一篇专访中,特朗普信心满满地称,美国人已准备好解除“居家避疫”模式,回归正常生活。“我想他们现在感觉很好。这个国家正在重启,我们拯救了数百万生命。”特朗普说,“我认为,你们应当小心些,但更应该回到工作岗位上。人们希望这个国家重启……我想有38个州已经或很快将复工复产。”

特朗普急切催促各州复工复产,一个最重要前提是认定疫情基本得到控制,但美国疫情发展与复工进程并不如他宣称的那么顺利。华盛顿大学健康指标与评估研究所(IHME)5月4日称,该研究所根据新修订的疫情预测模型估计,到8月4日,美国新冠肺炎死亡人数将比之前预估的多出近一倍,总数将超过13.4万人;从现在开始到6月1日这段时间,预计每天死亡人数可达3000人。过去一周这一数据的平均值为2000左右。该机构预测死亡人数将大幅上升的一个重要原因,正是美国各州开始放松社交距离限制。

事实上,从过去几天各州复工复产的进展来看,的确已出现一些令人担忧的现象。5月2日,佐治亚州一座核电厂出现聚集性感染,171名工人新冠病毒检测呈阳性;5月4日,密苏里州一家猪肉加工厂曝出373名工人病毒检测结果呈阳性。此前,美国主要肉制品加工企业泰森食品公司位于印第安纳州的一处猪肉加工厂已经出现新冠肺炎群体感染事件,890名员工确诊感染新冠病毒,占该厂员工人总数近四成。各州在复工过程中乱象横生,《纽约时报》认为可能是因为各州采取的防疫措施“零碎”且“混乱”。《华盛顿邮报》则称,相较于复工所需的每日200万至300万次检测,美国耗时数月才完成的675万次检测量几乎“不值一提”。包括安东尼·福奇在内的美国多名传染病与公共卫生专家已警告说,急于解封复工很可能带来防疫漏洞,疫情或将二次暴发。《巴伦周刊》评论员马修·C·克莱恩称,美国盲目复工将导致“灾难”,他说:“如果我们现在不小心的话,在医疗卫生系统有机会从当前危机中恢复之前,第二波疫情很可能会发生,而剩余医疗能力不足将会把它变成一场灾难。”

超六成美国人目前不愿复工

阻碍特朗普推进经济重启计划的另一个因素,是公众复工意愿不强。

据美国《国会山报》5月3日报道,一项最新民意调查发现,66%的受访美国人不愿在目前情况下返回工作岗位,其中63%的人表示希望得到美国疾病控制与预防中心对他们返岗的安全保证。只有25%的人表示会在5月逐步恢复工作,48%的人则表示希望等到今年8月疫情得到控制后才返岗工作。

美国《政客》新闻网的评论称,“要生计还是要生命,美国人正面临艰难抉择”,若生命安全得不到保障,特朗普总统的经济重启行动必然受阻。近日,美国部分劳工团体和议员已联合呼吁职业安全与健康管理局发布可靠的复工规定,让各州民众在保障健康的情况下才复工,同时也为企业制订合理的复产时间表提供参考。

除安全性考虑外,一部分美国人不愿复工的原因竟是“赖”上了政府失业救济。据统计,过去六周美国失业人数总计超过3000万,上周首次申请失业救济人数超380万。失业人数之所以持续高企,一个重要原因就是美国联邦与州政府提供的失业金“太丰厚”。以往,一个美国工人如果失业,通常最多只能获得相当于原工资40%的失业金来暂渡危机,且申请手续异常繁琐。今年3月美国国会通过的“2.2万亿美元经济救助计划”法案则大幅提高了失业救济金,除州失业保险金外,未来4个月内每人每周还可获得600美元的联邦救济金,且将申领各州失业救济金的时限延长至13周。美国经济学家厄尼·泰德斯基分析美国劳工部数据后发现,仅这一项就使38个州的失业人员每个月领到的钱大于或等于正常工作的全额工资,这让一部分工人无意返岗复工。

针对这一问题,佐治亚、得克萨斯和艾奥瓦等州已进行“立法催工”,即通过新法案写明,在复工要求生效后,若失业人员仍拒绝复工,他们将失去领取失业救济金的资格。

此时复工复产未必是“良方”

不论是因担忧疫情二次暴发而反对复工的公共卫生专家,还是“赖”上救济金反对复产的失业工人,在面对“生命与生计”的选择题时,他们大多选择了前者,特朗普总统则选择了后者。

5月3日,特朗普在华盛顿林肯纪念堂出席福克斯新闻主办的“美国团结、重返工作”大会时急切地表示,“我们必须尽快重启经济”。他说:“作为一个国家,我们不能永远关闭……明年,我们将迎来令人难以置信的一年。”共和党高层也认为,尽快重启经济是特朗普争取第二个总统任期的“黄金门票”。

虽然特朗普急于重启经济明显是为大选考虑,但复工复产却不见得就是他的突围良方。试想一下,在无特效药、无疫苗遏制新冠病毒的情况下,如果特朗普执意向各州施加政治压力,迫使他们从本月起加快经济重启的速度,新冠病毒未来几个月内大概率会在美国第二次暴发。到那时,这个“锅”只有特朗普自己来背,民主党参选人拜登唯一要做的就是全力攻击特朗普抗击新冠疫情失败。如果换条路来走,假设特朗普眼下不急于重启经济,到今年11月大选前,美国经济大概率要陷入数十年罕见的大衰退,届时经济崩溃的责任也只能由特朗普来承担,选民一样会对他投反对票。

有分析称,2020年的美国总统大选,很可能是一场对特朗普抗击新冠疫情成效的“全民公投”。特朗普如何拿捏好解封复工的时机,对这场“全民公投”至关重要。

来源:中国青年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