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闻 > 国际 > 正文

澳前情报局长警告:澳鹰派对华“处方”风险大

星岛环球网消息:《澳大利亚人报》网站5月9日刊文称,澳大利亚前安全情报局局长和前驻华盛顿大使丹尼斯·理查森警告称,澳国家安全领域鹰派的对华“处方”会将国家利益置于不必要的风险之中,澳大利亚应务实对待中国。文章内容编译如下:

新冠疫情的影响既削弱了澳大利亚的财务状况又加剧了它与中国的紧张关系。应对这一矛盾,需要精心选择并坚定执行国家安全政策。同时告诉公众,为敌对的澳中关系要付出何种代价。

在接受采访时,澳大利亚前安全情报局局长和前驻华盛顿大使丹尼斯·理查森概述了需要遵循的原则和需要避免的陷阱。他传达的核心信息是要警惕国家安全鹰派有缺陷的“处方”。

理查森警告说,政府不应转向一个全面国家安全议程——由反华情绪、疫情引发的多重安全警报、保护主义行业政策和把安全置于经济和外国投资必要性之上的改变所推动。

澳大利亚战略政策研究所所长彼得·詹宁斯呼吁制定新的国家安全战略。

理查森说,这个设想不切实际,也不正当。他说:“基本的假设是澳大利亚几乎到了战争边缘,以至于我们需要一个主导整个政府工作的国家安全焦点。这个假设很牵强。”

此外,新南威尔士州自由派参议员吉姆·莫兰4月5日提交总理莫里森一份书面陈述,呼吁政府设立国家安全办公室,“通过增强国家安全的各个方面来维护主权”。

理查森说:“这不是头等大事。”他说,如果拟议中的国家安全顾问有权“凌驾于”卫生和经济专家之上,那将是一个“错误”。

詹宁斯在为澳大利亚战略政策研究所的《新冠病毒之后》一书撰写的文章中说:“莫里森的任务是推动他的安全顾问打破目前的政策范式。”

理查森说:“这些提议完全忽视了外国投资对澳大利亚经济的根本重要性。”

自2015年以来,政策方向一直是帮助外国投资审核委员会(FIRB)更好地识别并应对国家安全风险——主要方法是对审批附加条件。中国对澳大利亚的外国直接投资排在第五位,位于美国、日本、英国和荷兰之后。但近年来中国一直是澳拟引进的外国投资的最大来源。这使得安全评估变得至关重要。

理查森说澳大利亚在与中国打交道时需要明确边界。他说:“我们与中国在1972年至2012年的关系已经不复存在。但我们应该非常务实地对待中国。我们需要更加努力地寻找能建设性地开展活动的领域。对中国采取一种美国式的处理方式不符合我们的利益。”

他说:“审查供应链是有意义的,但我们执行这一政策时,需要比国家安全牛仔们所建议的做法更加审慎。上天不容许我们把国家安全大伞置于整个政府之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