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闻 > 国际 > 正文

“一把手”提前离职,WTO走向何方?

已是危机四伏的WTO,又遇到新的窘境。

WTO总干事阿泽维多当地时间14日宣布将提前一年结束任期,于8月31日正式离任。

“一把手”突然抽身离去,对WTO意味着什么?

“这不是仓促决定”

阿泽维多表示,提前离任并不是个仓促轻率的决定,是与家人长时间讨论后的结果。它并非出于健康原因,也不是为了寻求“政治机会”,“这是一个个人的决定,一个家庭的决定,我相信这个决定符合这个组织的最大利益”。

在已经担任WTO总干事近七年的他看来,自己提前离任将使WTO成员能在未来几个月内遴选出新的总干事,使成员们不会分散精力和注意力,全力准备暂定于2021年举行的第12届世贸组织部长级会议。

他同时表示,新冠疫情使得WTO活动放缓,线下会议也暂时中止,这为启动总干事遴选提供了一个窗口期,并减少遴选程序对该组织日常工作产生的影响。

但也有分析认为,阿泽维多之所以要提前离任,恐怕与WTO已深陷困境不无关系。

困境一:美国一直阻挠成员遴选,有“全球贸易最高法院”之称的WTO争端解决机制上诉机构已经彻底瘫痪,被视为WTO“皇冠明珠”的争端解决机制也名存实亡。这意味着WTO的协定、纪律已没有“高压电”来确保成员执行,对WTO来说不啻为生存危机。

困境二:因主要成员利益诉求不一,WTO改革“一地鸡毛”。

例如,中国、欧盟、日本都主张维护并强化争端解决机制,但整体利益诉求并不完全相同。此外,在重新界定“发展中国家”成员的标准和待遇,强化对所谓“不公平贸易行为”的打击,追求“对等贸易”等方面,日本、欧盟与美国所持立场比较接近,但与发展中国家成员分歧明显。

中国WTO研究会会长崇泉表示,WTO成员在改革问题上既有共同利益诉求,同时也存在显著分歧,改革注定是一个复杂且“非常艰巨”的过程。

困境三:近年来各种双边、区域自贸协定越来越多,逆全球化、保护主义潜滋暗长,也给WTO带来冲击。

困境四:疫情之下全球贸易前景越发暗淡。据WTO预测,今年全球贸易或将萎缩13%到32%,严重程度超过2008年国际金融危机。

日内瓦莱科咨询中心执行主任卢先堃表示,WTO目前深陷困境,争端解决、多边贸易谈判和贸易政策监督三大功能受阻,主要经济体间发生贸易冲突,成员间分歧拉大,组织自身改革也尚无明确思路。作为总干事身处其中无法作为,阿泽维多提前离任可能也与这些因素有关。

在中国人民大学国家发展与战略研究院研究员程大为看来,阿泽维多在维系WTO日常运转方面“已经尽力了”。如果没有他的努力,WTO面临的困境可能更甚。

“一把手”走了,WTO将何去何从?

△ (资料图)阿泽维多出席发布会 中新社记者 韩海丹 摄 

△ (资料图)阿泽维多出席发布会 中新社记者 韩海丹 摄

阿泽维多这个决定,对深陷困境的WTO来说不啻为又一次打击。

作为WTO最高行政长官,WTO总干事负责领导和任命秘书处工作人员。具体而言,总干事除任命秘书处职员、确定职员任职条件和职责并领导其工作外,还负责向世贸组织预算、财务与行政管理委员会提交世贸组织年度预算和财务报告等。有分析人士指出,失去总干事,秘书处就会成为“看守政府”,难有作为。

总干事的作用还不止于此。卢先堃称,在多哈回合谈判中,总干事兼任贸易谈判委员会主席,在推进谈判中发挥着至关重要的作用。总干事在保证争端解决机制正常运转方面也有重要作用,例如在争端方无法就审理案件的专家组成员达成一致时,总干事可指定专家组成员;日前建立的多方临时上诉仲裁安排也套用了此规定,赋予总干事类似职责。在日常工作中,总干事也可积极作为,召集非正式会议、听取成员意见,推进WTO相关工作。

一言以蔽之,总干事对WTO而言不可或缺。

不过,也有观点认为,WTO最高决策机构是部长级会议而非总干事,因此现任总干事提前离任对WTO的实质性影响不大。

但不管怎么说,WTO不能没有“一把手”。用阿泽维多的话说,新一任总干事“越早上任越好”。

通常,挑选WTO新领导人的程序从现任总干事任期满前9个月开始。随着阿泽维多的提前退出,如果全部164个成员一致同意,WTO成员可能会决定立即开始遴选程序。

WTO总干事通过竞选产生,由部长级会议任命,其权力、职责、服务条件和任期均由部长级会议通过后确定。

如果在9月1日前依然未能选出新总干事,那么目前WTO四名副总干事之一将担任代理总干事。这四人分别为:尼日利亚的阿格(Yonov Frederick Agah),德国的卡尔·布劳纳(Karl Brauner),美国的艾伦·沃尔夫(Alan Wolff)和中国的易小准。自1995年WTO成立以来,尚无美国人或中国人出任WTO总干事一职。

阿泽维多称,WTO未来面临的挑战是艰巨的。在世界发生深刻变化情况下,WTO不能停滞不前,必须将工作重点放在应对真正的挑战上,即确保多边贸易体系对全球新的经济现实作出反应,尤其是促进全球经济在疫情后复苏。

来源:国是直通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