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闻 > 国际 > 正文

巴勒斯坦断绝与美以一切协议 恩怨要从半世纪前说起

星岛环球网消息:中新网5月20日电 (张奥林)综合报道,当地时间5月19日夜,巴勒斯坦各派领导人针对以色列吞并巴被占领土的计划,举行紧急会议。会后,巴勒斯坦总统阿巴斯发表讲话,宣布即日起停止履行与美国和以色列达成的所有协议,以及基于这些协议的所有义务,其中包括安全义务。

巴以问题由来已久,阿巴斯缘何此时做出这一决定,美国在其中又扮演了何种角色?

停止履行的是什么协议?

5月17日,以色列正式组建新一届政府。总理内塔尼亚胡在当天发表演讲, 其中提到,以色列的主权扩大到位于约旦河西岸的犹太人定居点。对此,《以色列时报》5月20日刊文指出,巴勒斯坦总统阿巴斯认为,内塔尼亚胡此举就是“废除”了《奥斯陆协议》,并称以色列新政府将依靠美国,最快在7月1日“吞并”约旦河西岸。

阿巴斯提到的《奥斯陆协议》,是1993年8月20日,时任以色列总理拉宾和时任巴勒斯坦解放组织主席阿拉法特在挪威首都奥斯陆达成的和平协议。当年9月13日,双方又在美国白宫草坪签署了《临时自治安排原则宣言》。

这一系列协议,其实是为解决国际社会“老大难”问题的巴以冲突,被认为是巴以和平进程中的里程碑。

提到巴以冲突,还得把时钟拨回到半个世纪前。1947年11月,联合国大会通过决议,规定在巴勒斯坦领土上分别建立犹太国和阿拉伯国。这一决议迅速引发了周边阿拉伯国家的不满,并导致了双方的多次战争,而其中的第三次中东战争,给今日的巴以冲突埋下了直接隐患。

1967年6月5日,第三次中东战争爆发。以色列在“先发制人”的战略指导下,在短短六天内打败埃及、约旦和叙利亚三国,并占领约旦河西岸和耶路撒冷旧城至今,此后建立大量犹太人定居点,与巴勒斯坦形成多年的僵局。

虽然巴以双方在1993年为打破僵局做出了尝试,但在协议签署后两年,以色列前总理拉宾遭到暗杀,令巴以关系急转直下。《奥斯陆协议》的执行遭无限期搁置,这一“世纪难题”,依旧未能得到最终解决。

“世纪协议”激化矛盾

近年来,巴以冲突虽然持续不断,但总体呈现大局稳定的趋势。不过,这一切在现任美国总统特朗普上台后,开始发生变化。2017年12月6日,特朗普宣布美国承认耶路撒冷为以色列首都,引发了巴勒斯坦及整个阿拉伯世界的强烈反弹。

面对激烈反对,美国并没有收手,而是变本加厉要搅乱巴以局势。

2019年12月18日,美国国务卿蓬佩奥表示,美国政府不再视以色列位于约旦河西岸的犹太人定居点“不符合国际法”。

 当地时间2020年1月28日,美国总统特朗普和以色列总理内塔尼亚胡在白宫举行联合发布会,宣布所谓推动解决巴勒斯坦与以色列问题的“世纪协议”。中新社记者 陈孟统 摄

当地时间2020年1月28日,美国总统特朗普和以色列总理内塔尼亚胡在白宫举行联合发布会,宣布所谓推动解决巴勒斯坦与以色列问题的“世纪协议”。中新社记者 陈孟统 摄

2020年1月28日,特朗普公布了一项“中东和平计划”。该计划呼吁巴勒斯坦当局在未来四年,满足让美国承认一个独立的巴勒斯坦国所必备的条件,包括:

放弃恐怖主义;

承认耶路撒冷为以色列首都;

通过法律铲除腐败;

制止激进组织“圣战组织”和“哈马斯组织”在巴勒斯坦的活动。

以总理内塔尼亚胡评价称,这是一项“世纪协议”。

“世纪协议”公布后,遭到了巴勒斯坦的强烈反对,巴方明确拒绝了特朗普有关耶路撒冷的大部分决定,以及“世纪协议”的全部内容。阿巴斯也于今年2月3日表示,若美国执意推行该计划,巴勒斯坦将断绝与美以两国的安全合作。

以色列组阁成导火索

一边是巴勒斯坦的激烈反对,一边是美以两方的我行我素。4月20日,内塔尼亚胡与新任议会议长甘茨就组建联合政府签署协议,不仅使以色列漫长的组阁道路告一段落,结束了组阁失败的局面,协议内容还涉及把约旦河西岸一些地区纳入以色列版图的方案。

4月26日,内塔尼亚胡更是表示,以色列将在未来数月内,对约旦河谷和约旦河西岸犹太人定居点“实施主权”。

5月14日,美国务卿蓬佩奥访问以色列,呼吁加快推动所谓的“中东和平新计划”。蓬佩奥指出,美国已经与以色列组成了一个联合小组,将根据特朗普的中东计划,在约旦河西岸划定新的“领土”。

3天后的5月17日,内塔尼亚胡在组建新政府后重申,将加速推进吞并约旦河西岸的计划后,阿巴斯正式决定断绝与美以的一切协议。

“阿拉伯人渴望和平”

由于以色列国内政局趋于稳定,加速了“世纪协议”的实施进程,这也被看作是巴勒斯坦做出与美以断绝所有协议这一决定的导火索。

然而,特朗普的“世纪协议”,在耶路撒冷归属、犹太人定居点合法性等重大问题上偏袒以色列一方,无视巴勒斯坦方面关切。评论指出,如不及时修正,该协议可能严重威胁到地区安全。

同时,这份协议在国际上也并无太大“市场”,早在其公布时,多个中东国家就明确反对。

关于如何解决这一“世纪难题”,国际社会与巴勒斯坦本身,也早就给出了更佳选项。

联合国表示,应该用巴以各自建国的“两国方案”解决这一问题;阿巴斯也表示,愿意由欧盟与联合国、美国、俄罗斯建立的中东问题“四方会谈”机制来斡旋,而非美国单方面斡旋,并否认“世纪协议”为谈判基础。

接下来,巴以局势将何去何从,或许从阿拉法特的话中可以找到答案:“中东和平进程毫无疑问将继续前进”,因为“巴勒斯坦人渴望和平,大多数以色列人渴望和平,阿拉伯人渴望和平,整个国际社会都渴望和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