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闻 > 国际 > 正文

"莫挨我!"《柳叶刀》主编“否认三连”打脸特朗普

这两天,特朗普发公开信威胁世卫组织的行径招致国际社会大量谴责,而更打脸的事情还在后头。

特朗普在信中言之凿凿表示,“世界卫生组织忽略了来自包括《柳叶刀》等机构在2019年12月初或更早的可靠报道,说明武汉出现某种病毒传播”。但这一说法迅速遭到《柳叶刀》主编理查德·霍顿反驳——“有事实性错误”。实际上,《柳叶刀》首次发表关于新冠病毒的报告是在2020年1月24日,论文对于新冠早期病例没有掩盖,完全透明。

不是、没有、别瞎说,从霍顿的“否认三连”中,让人感受到科学界对特朗普简直是避之不及。一段时间以来,为了“甩锅”诿责转移视线,特朗普是雷语滚滚,连注射消毒液防新冠之类胡话都能说出口。如今,这样一个“科学盲”竟然要拉权威医学期刊《柳叶刀》下水,为自己抹黑中国的诡计背书,这显然是《柳叶刀》不能容忍的。

有良知的科研工作者,终究有自己的职业操守。作为世界上最受重视的医学期刊之一,《柳叶刀》密切跟踪疫情发展,对政客的荒谬行为也连连警告批评。比如,特朗普首次宣布美国停止资助世界卫生组织时,《柳叶刀》主编就在社交媒体上怒斥:“这简直就是对全人类的犯罪。”随着特朗普政府的表演愈发过火,《柳叶刀》近日再发社论,疾呼党派政治不应干扰科学的防疫决策,甚至罕见而严厉地指出,美国人应摆脱特朗普,选举一位支持而不是破坏抗疫的公共卫生专家做领导人。

这些言论出自专业角度,站在生命立场,体现出了科学界的风骨。只可惜,类似理性声音没能唤醒特朗普,反倒激发了其“战斗力”。这段时间,特朗普开始变本加厉地将政治炮火对准科学界——

Δ公开警告美国公民要做好应对新冠病毒的准备后,美国疾控中心国家免疫和呼吸系统疾病中心主任南希·梅森尼尔便未再出现在白宫关于疫情的简报会上。

Δ质疑羟氯喹“缺乏科学价值”的美国生物医学高级研究与开发局前局长里克·布莱特遭贬职,并被特朗普讽刺为一个“愤怒、不满的员工。”

Δ因提出防控意见,“美国抗疫队长”福奇博士不断遭到指责攻击,还被白宫禁止参加听证会。

Δ美国疾控中心发布疫情防控指导文件,却被特朗普政府搁置,科学家们得到的理由是文件“过于规范”。

……

政客而非科学家成为“最懂病毒的人”,结果必然是灾难性的。然而,似乎无人可以阻止特朗普在“懂王”的道路上越走越远。事实上,早在几年前,特朗普就公开指责气候变化是一个骗局,对疫苗持怀疑态度,并试图发起一个反疫苗工作小组。在“懂王”的带领下,美式抗疫常常透出荒唐的反智、反科学色彩,美国疾控中心之类全美公共卫生领域旗舰机构,成为白宫抗疫名义上的顾问,沦为摆设。

截至目前,美国新冠肺炎确诊病例超过152万例,死亡高达9万多例。公共卫生专家可以出于良知拒绝背书,但却无法左右事态的发展,甚至很可能最后不得不为此背锅,这是科学的悲哀,更是美国人民的悲哀。

来源:北京日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