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闻 > 国际 > 正文

总统吃抗疟疾药预防新冠 白宫卖的是什么药?

当地时间5月18日,美国总统特朗普在白宫表示,他正在服用药物羟氯喹,以预防新冠病毒感染。对这个“大消息”,美国媒体圈和医学界一时间都惊掉了下巴——总统吃起了抗疟疾的药,白宫这葫芦里到底在卖什么药?

特朗普说自己“吃药”了

白宫似乎一直希望出现一种现成的、能预防甚至治疗新冠病毒感染的“特效药”,一劳永逸地解决疫情在美国扩散的头疼问题。而一直被用于治疗疟疾的羟氯喹,就是美国总统特朗普看上的这种现成的“特效药”

从3月份以来,特朗普已多次在记者会上推荐羟氯喹,并认为该药物已经开发多年,所以比较可靠。再说,“对于那些情况已经很糟糕的人,(吃吃药)能有什么损失呢?”“它又杀不死你”。

服用羟氯喹真能预防新冠?世卫组织:谨慎!

愿望很美好,但现实是,在多个研究中,服用羟氯喹对新冠患者的死亡率并无明显改善,反而在包括心脏有问题的患者身上副作用非常明显。

3月,有记者当着特朗普的面问美国传染病学家福奇:是否有任何证据显示这种对疟疾有效的药物也可以治疗新冠肺炎?福奇回答得非常干脆:“没有。你说的‘证据’都是传闻的证据。”

当地时间5月20日,在世卫组织召开的新冠肺炎例行发布会上,世卫组织卫生紧急项目负责人迈克尔·瑞安表示,到目前为止,尚未发现羟氯喹或氯喹对治疗或预防新冠肺炎有效,实际上,恰恰相反,许多机构已就该药物的潜在副作用发出警告,很多国家已限制该药物仅可用于新冠肺炎临床试验,或在医院有医生监督下服用,因为一系列潜在副作用已发生或可能发生。

迈克尔·瑞安强调,每个国家当局都应就相关证据权衡和评估是否使用该药物,目前世卫组织已把羟氯喹或氯喹用于“团结试验”项目的部分临床试验,世卫组织建议将其使用限于此类试验中。

新闻界、医学界慌忙澄清

当特朗普主动说自己正在服用羟氯喹后,连一直帮特朗普说话的福克斯新闻主播都看不下去了。福克斯新闻主播尼尔·卡夫托就在18日当天的节目中引用了多个调查和研究,对着电视机前的观众大喊:“(擅自决定服用羟氯喹)会杀死你,我必须再强调,这会杀死你!”

医学界对总统如此不负责任的说法也感到头痛。各种专家纷纷站出来呼吁大众“谨慎使用”羟氯喹,毕竟总统的医疗团队配备允许他“任性”,而大众的医疗保障决定了大家没资格任性。

在英国广播公司的晨间节目上,全科医生罗斯玛丽·里昂纳德甚至要压制自己,才能保持对特朗普的礼貌:“我在电视上说总统,我一定得礼貌。这位先生有很多疯狂的想法,真的很疯狂。我必须说,除非医生开处方,求大家千万别(服用羟氯喹),就跟千万别喝漂白剂一样,这是同一级别的疯狂。”

“要强”的总统和迫切重启的心

那么问题来了,为什么这个时候美国总统会扔出震撼弹,主动声明自己在服用羟氯喹呢?

5月17日,多次在疫情中“正面刚”批评特朗普的纽约州长科莫,在新闻发布会上向公众亲自示范了新冠病毒检测,以敦促那些出现症状,以及可能接触过确诊患者的人尽快接受检测。这段视频立刻在社交网站上成为美国人热议的话题,不少人留言说,“这才是真正的领导人”。这样的赞扬恐怕也在某种程度上刺激了特朗普,使他做出一些吸引眼球的事。

不过更关键的原因是,特朗普正不顾公共卫生专家的警告,持续要求美国尽快重启经济。目前各界比较赞同的重启条件是:第一,进行足够的测试,并对感染者隔离治疗;第二,有能力对感染者的接触人群进行追踪和隔离。美国疾控中心原主任弗里登把广泛检测、隔离感染者、追踪接触者、隔离接触者这四件事比喻成一个盒子,只有四件事都做对,病毒才能被关进盒子,人们才能放心出门。

现实是,不管扩大测试范围还是追踪接触人群,如果以确保安全重启为前提,都会放慢美国经济重启的步伐。但要是立刻出现一种有效的防疫药物,就不会对重启速度造成影响。

恐怕这才是特朗普自称服用羟氯喹的真正原因。在引发巨大争议后,当地时间20日,特朗普又表示自己服用羟氯喹的疗程“最近一两天”就会结束。他本人到底吃羟氯喹了没有,公众无从得知,毕竟他前段时间还建议过向人体内注射消毒剂以治疗新冠肺炎。不过从这件事大家倒是看出了,现在白宫为了迫切地发展经济,已经将对科学的尊重、对新冠病毒的谨慎和对民众健康的责任,统统抛到了脑后。

白宫葫芦里卖的药,大概不是羟氯喹,而是强行快速重启。

记者丨徐德智

来源:环球时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