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闻 > 国际 > 正文

德媒:欧洲零点时刻,G20可发挥更多作用

德国《新苏黎世报》5月初刊登两位德国学者合写的题为“欧洲零点时刻”的文章。作者格雷戈尔·基尔霍夫是奥格斯堡大学的公法教授,也是波恩社会规范基础研究院的研究员。另一位作者安德烈亚斯·罗德是美因茨大学当代史教授,他的著作《21.0当代简史》中文版已在中国出版。该文认为,应对当今新冠病毒所带来的挑战,欧洲的答案应该很明确:在团结中自由。现在是为欧元和制度化的20国集团(G-20)达成“新协议”的时候了。该文主要内容如下:

显而易见,新冠疫情危机将是一个历史转折点。这次疫情对健康和经济的影响只能从历史维度去测量。它对日常工作的影响也很大:商店、饭店、学校和教堂关闭数周之久,音乐会或体育赛事被迫取消。上一次在中欧发生这样的事情还要追溯到第二次世界大战期间。二战结束的“零点时刻”(Stunde null) 人们还记忆犹新。今天我们知道这个“零点时刻”是不存在的,因为战争结束后其影响还持续了很久。尽管如此,当时人们还是以远见卓识确立了1945年之后发展的方向。《联合国宪章》《欧洲人权公约》与欧洲一体化共同铺设了这条迈向稳定、现代的福利和宪政国家的道路。

这次新冠疫情结束后,其“之前”与“之后”的差异将不会那么大。这得益于久经考验的高效机构与制度,疫情前的状况要比75年前好很多,也比西方通常自我怀疑与批评所认为的要好很多。这场危机至少显示了三件事:首先,随时可能发生所谓不可思议的事情。其次,没有无法摆脱的路径依赖关系——事物皆可被塑造。是的,我们可以!第三,政府和政策不是市场、算法或利益集团的俘虏,它们拥有决策和行动能力。

这场危机带来了新的可能性。使用它们首先需要自省:什么被证明是值得保留的,什么是我们必须改变的?哪些想法是长远的,哪些是不切实际的?

自私过多,一体化过少?

疫情对欧盟而言,离欧盟联邦制还很遥远。各个成员国仍是决定性的玩家——这是一件好事。如果这些成员国在对抗病毒中暂时限制出行、实行边境管制和加强医疗保健,然后不损害欧洲的一体化来履行紧急保护义务。布鲁塞尔不可能为27个成员国约4.5亿人提供这种保护。

从各个国家在危机之初都只关注自身以及对经济团结的无休止争执中得出的结论是:自私过多,包容过少。其实这时需要更团结的欧洲和联合贷款,或许可以把它称之为新冠债券或欧元债券。不过特殊情况通常不能提供很好的建议。欧洲不需要不受限制的资金流动,而需要真正的帮助,以及更强大的国家,尤其是德国,为受灾国提供有力的支持——这是具体的、可见的“团结行动”,正如《舒曼宣言》中已经提到的那样:迈向一条共同而统一的团结之路。

这尤其适用于欧元,它有可能会进一步分裂欧洲。现在该是欧元“达成新协议”的时候了。就像1988年成立德洛尔委员会用以筹备货币联盟一样,今天由持不同意见的代表组成的新的独立机构可以为货币联盟的改革提出不同的设想。这次的任务必须是双重的:首先,使欧元对危机具有抵抗力;其次,真正达成一致,使所有参与者都能接受共同的货币。

如果欧盟希望长久的成功,那么它只有一个明智的平衡政策:在所谓的“欧洲绿色协议”中出现的欧洲集中制,和在难民危机中可以看到的国家利己主义之间保持平衡。必须对过去欧盟权力稳定增长的情况深思熟虑。在疫情开始之初,如果国家首脑和委员会与首批受影响国家的议会讨论了必要措施的话,团结就会得到加强,病毒会得到更好的控制,还可以稳固欧洲的议会制度,赢得公民社会的政治关注。如果将更多权力移交给欧盟,那就必须同时为成员国划分新的决策领域。尽管听起来可能与欧盟总部布鲁塞尔的政策很矛盾,但这种辅助不失为实现欧洲目标的一种方法。欧洲为应对这次危机给出的答案应该比以往更加明确:在团结中自由。

一个强大而灵敏的公共部门

尽管遭受了种种苦难,但当人们建立援助网络并自愿参与医疗保健事业时,或者当企业脱离以往的生产习惯开始制造口罩或呼吸器时,危机仍然在社会上产生了令人印象深刻的团结景象。

鉴于危机的影响截然不同,一项根本挑战是在各个国家之间尽可能公平地平衡危机。有些人通过在线交易或制造医疗设备赚了巨额利润,而饭店老板、零售商或艺术家则面临着经济生存的风险。众所周知的对“富人”施加更大压力的呼吁建立了一种相互关系,即企业家尤其表现出社会责任感,德国社团主义再次发挥作用。从长远来看,应通过适当增加所得税来获得必要的资金。所得税一再被称为是“最公平”的税收,因为与其他税种不同的是,它试图考虑个人情况以及危机对他们的影响程度。

面对国家广泛再分配的左右倾幻想,尤其是在攻克疫情后,公共部门需要变得强大而灵敏。鉴于存在巨大的需求,尤其是在卫生系统、交通技术和数字基础设施以及学校和教育方面,国家必须比以往更加明确地确定优先事项。在德国至关重要的是,用自己的税收资金来加强每个联邦州,并使地方当局免除国家要求和计划融资。当地人最清楚如何使用自己的钱,以及每个人可以尽到怎样的力。

多边主义代替世界社会

金融危机、难民潮、气候变化和病毒早已跨越了国界。我们无法预料下一次的全球危机。但是我们知道,要应对危机,就需要审慎明智的国际组织和果断合作的强大国家。综上所述,重要的是加强政府间的信任。如果20国集团成为一个常设代表机构,或许可以为此提供一个论坛平台。这个代表机构没有决策权,与国际机构不同,但能促进人们进行迅速、非正式和长效的交流。这个机构的成员可以是政府首脑的个人代表,也可以是重要国际组织的领导人,其中也包括瑞士和其他被选出的国家。代表们将应当报告成功的事态发展,同时也应当尽早报告危机,并调查其原因。如果像今年3月就疫情召开的电视会议这类的峰会不是特例,而成为惯例的话,或许就能够早已将某些危险扼杀在摇篮之中。

我们已经有了新起点的源头:创新与团结的力量、国际合作以及对个人责任与团结互助的信任。在这个时刻,我们的信条就是明智而创新地使用这些源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