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闻 > 国际 > 正文

欧洲和日本,这次出奇的一致

微信图片_20200529113450

受新冠肺炎疫情影响,全球各大经济体都遭受严重冲击。为了能给自身经济及时“止血”,不少经济体都及时祭出乃至不断加码经济救助计划,最新的例子来自欧盟和日本。

然而,分析人士指出,目前欧洲与日本的疫情仍未有根本性好转,加之救助计划的资金基本来自于发债,对于欧洲、日本这两个存在较大债务风险的经济体而言,救助计划的效果并不乐观,甚至可能孕育更大的金融风险。

欧盟首提大规模经济复苏计划

27日,欧盟委员会公布了总值达7500亿欧元(约合5.95万亿人民币)的复苏计划。如获批准,欧盟2021至2027年财政预算将攀升至1.85万亿欧元(约合14.67万亿人民币)。 

欧盟委员会强调,7500亿欧元的复苏计划主要有三方面的用途,即支持成员国的经济复苏、刺激私营部门的投资以及加强欧盟卫生医疗体系的建设。

根据欧盟委员会当日发布的公告,欧盟将利用其良好信用评级从金融市场举债融资。一旦资金到位,欧盟将向成员国拨款5000亿欧元,其余2500亿欧元将以贷款的形式划拨成员国。 

其中,意大利政府将获得820亿欧元紧急救助金和高达910亿欧元的低息贷款;西班牙预计将获得770亿欧元的救助款和至多630亿欧元的贷款;希腊可以获得总计320亿欧元的救助款和贷款;法国获得390亿欧元救助款。

受此消息影响,5月27日欧股开盘后全线大涨。法国CAC指数上涨1.79%,德国DAX指数涨1.33%,英国富时100指数涨1.26%,西班牙IBEX35指数涨2.44%。

对于欧盟成员国而言,这个复苏计划意义非凡。毕竟,这几乎是新冠肺炎疫情暴发以来,欧盟首次提出大规模的经济复苏计划。

此前,虽然法国、德国、意大利等各国出台了自己的救助方案,但整体而言,欧盟还未有过共同的应对方案。

北京外国语大学教授丁一凡在接受中新社国是直通车记者采访时表示,欧盟此次发布的复苏计划相当于“救命钱”,特别是考虑到欧洲经济在疫情冲击之下已处于十分危险的境地

目前,欧洲经济已处于危险边缘。5月27日,欧洲央行行长拉加德,欧元区经济今年可能会收缩8%至12%,“温和”的情况已经过时,实际结果将介于“中等”和“严重”的情况之间。欧洲央行稍早表示,经济可能收缩5%至12%。

欧洲“南北之争”再度上演?

事实上,当地时间3月25日,意大利、法国、比利时、希腊等9国元首发表联合声明,呼吁欧盟成员国发行共同债券,即所谓新冠债券,借以强化抗击新冠肺炎疫情的措施和拯救财政危机。

但这一提议很快遭到了另一部分的国家的反对。德国、荷兰等国认为与其他国家联合举债风险太大,违约风险较高。

此次复苏计划仍需获得欧盟所有成员国的支持,毕竟根据欧盟委员会网站上公布的提案细节,所涉资金将通过欧盟国家联合发行债券来筹集。

欧盟委员会主席冯德莱恩27日表示,这一计划有望将欧盟面临的巨大挑战化为“机遇”,为欧盟今后发展给出了“雄心勃勃的答案”。

此次德国的立场似乎有所松动。5月18日,德国总理默克尔和法国总统马克龙发布联合声明,提议欧盟设立价值5000亿欧元的复苏基金,以欧盟债券的形式发放给欧盟的27个成员国,疫情中受灾最严重的欧盟成员国可申请,被援助的成员国无需偿还现金,债务责任将被纳入欧盟预算。

但舆论普遍估计,由于荷兰、奥地利、丹麦、瑞典等国较为看重财政纪律,一向反对欧盟直接向成员国拨款,复苏计划要想在今年夏天举行的欧盟峰会上“过关”并非易事。

中国欧洲学会副会长、复旦大学欧洲问题中心主任丁纯指出,北欧国家一直持较为保守的态度,一方面是因为北欧国家不愿承担“转移支付”的经济责任,另一方面,也怕南欧国家此后会出现滥用和效仿的道德风险

针对德国让步的原因,丁纯认为,原因可能在于:

一是意大利等国不仅疫情严重,且债务情况也不乐观,万一真的因援救不力、不及时,可能造成新的欧债危机;且意大利不像希腊,前者经济规模更大,一旦出现问题,会严重拖累欧元区;加上意大利内部反对党煽动疑欧情绪日趋严重,债务危机也可以引发脱欧问题。

二是此次疫情其实是疫情引致的外生冲击,属于情况特殊,可个案处理,以后不一定会形成长期依赖的惯例,对德国等国内民众亦较好交待。

东北证券首席经济学家付鹏认为,欧洲很可能将会是全球主要经济体中此次疫情的最大受害者,疫情将透过经济产生连锁反应,把欧洲一直存在的“失衡”问题再次揭开。

针对复苏计划的前景,丁纯认为,北部国家可能会做出一定的妥协,但也不能确定欧盟的这个计划就一定能通过,只能说存在通过的可能性,尚待后续进一步观察。

丁一凡则持相对悲观的态度,他表示,目前该计划尚待通过,且不说部分欧盟成员国可能不予支持;即便通过,欧洲的疫情仍未有根本性好转,经济活动的恢复难度可想而知。

日本推出全球最大规模经济刺激计划

27日,日本内阁举行会议批准了规模为31.9万亿日元(约合2.12万亿人民币)的本财年第二次补充预算案,以进一步加大经济刺激力度,防止经济大幅下滑

第二次补充预算案的规模超过国会已于4月底批准的第一次补充预算(25.69万亿日元),再创历史新高。两次补充预算的资金将全部通过发行国债来筹措。

作为经济刺激计划的追加措施,第二次补充预算及与之配套的民间投融资合计规模为117.1万亿日元(约合7.80万亿人民币)。

日本政府表示,第二次补充预算及追加措施的推出与实施,加上日本政府之前推出的总规模达117万亿日元的经济刺激计划,将使日本经济刺激计划总规模超过230万亿日元,约为日本实际GDP的四成,是世界最大规模的经济刺激计划。

第二次补充预算包含的救助内容包括:向被迫歇业、没有营业额或营业额大幅下降的中小企业及个体经营者发放最高600万日元的店面租金补贴;将此前向中小企业提供的雇佣补贴标准由每人每天最高8330日元提高至1.5万日元,期限延长至9月底;向服务在疫情一线的医务工作者支付最高20万日元的慰问金;向地方自治体临时拨款2万亿日元、计提政府疫情对策准备金10万亿日元等。

在丁一凡看来,与欧洲国家类似,日本加码经济刺激计划也与本国经济受疫情冲击日渐恶化有关。

日本政府4月23日发表月度经济报告说,受疫情扩散影响,日本经济呈现出个人消费急剧下降、企业经济活动急剧萎缩、生产和出口减少、企业收益大幅下滑、破产企业数量增加的局面。

日本政府认为,目前日本经济形势迅速恶化,情况极为严峻,预计未来这种极为严峻的形势仍将持续。这是日本政府自2009年5月以来首次在经济形势评估中使用“恶化”一词。

安倍政府的政治考量

丁一凡进一步指出,除了经济因素之外,日本政府祭出天量的经济刺激计划还有一定的政治考量,即挽救安倍晋三迅速恶化的支持率

有迹象表明,日本首相安倍晋三的支持率在快速下降。

据《朝日新闻》18日发布的最新民调显示,日本首相安倍晋三内阁支持率由4月的41%,降至33%,创两年来新低。报道称,民众对安倍未能有效领导政府抗疫以及试图强行推进《检察厅法》修正案的不满是导致安倍支持率走低的重要原因。

此外,日本放送协会(NHK)等媒体日前发布的民调也都显示安倍内阁支持率低于不支持率。

据NHK报道,其15日至17日进行的民意调查显示,日本民众对于安倍晋三内阁的不支持率大幅上升。这是时隔近一年,安倍的不支持率首次超过支持率。而在“不支持安倍内阁的理由”中,回答“人品难以令人相信”的占36%,占比最高。

针对日本政府经济刺激计划的效果,丁一凡指出,由于日本民众的自律以及官方的重视,相较于欧洲国家,疫情在日本得到较好控制,对经济的冲击也好于欧洲国家。考虑到日本的债务更多是内债,因此其经济刺激计划更具有可持续性,但必须看到,日本存量债务巨大且国债利率低,如果长期依靠发债刺激经济,也无疑于饮鸩止渴

来源:国是直通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