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闻 > 国际 > 正文

美国退出世卫组织对新冠肺炎和全球卫生意味什么?

当地时间5月29日,美国总统特朗普宣布,由于世卫组织未能进行美方要求的改革,美国将终止与该组织的关系,并将向该组织缴纳的会费调配至别处。

特朗普本月18日曾致信世卫组织总干事谭德塞,威胁若世卫组织不致力于在未来30天内作出“实质性改进”,美方将终止向世卫组织缴纳会费并重新考虑是否留在该组织内。此举在国际社会和美国国内招致批评。

世界顶级期刊《自然》杂志5月27日曾发布一篇题为《美国退出世卫组织对新冠肺炎疫情和全球公共卫生意味着什么》的文章。29日,在特朗普宣布终止美国与世卫组织联系之后,这篇文章被重新编辑刊发。

《自然》援引卫生政策专家的话指出,特朗普的这项决定可能会导致小儿麻痹症、疟疾等疾病在世界范围内复发,新冠肺炎疫情的信息流通也会受阻。更重要的是,全球在科学领域的合作会受到影响,美国也可能会失去对全球卫生倡议的影响力——其中也包括新冠肺炎药物和疫苗的研制及分发。

《自然》杂志认为,目前国际社会需要协调合作来对抗新冠肺炎疫情,特朗普与世卫组织的“断交”来得不是时候。华盛顿乔治敦大学全球卫生科学与安全中心主任丽贝卡•卡兹(Rebecca Katz)称,“人们都说,在这场大流行中,人们是一边造飞机一边起飞,而(特朗普的)这个提议就如同飞机还在半空时就把窗户拆了。”未来世卫组织资金会有缺口

《自然》援引卫生专家的分析指出,特朗普无需美国国会批准便可以扣留提供给世卫组织的资金,而对于世卫组织来说,美国留下的缺口会是个大问题。

2019年,美国政府为世卫组织提供了约4.5亿美元的资金,其中近四分之三为自愿捐款,另外四分之一为强制性缴纳的会费。世卫组织发言人称,美国是世卫组织最大的资助国,其资助金额约占世卫组织总预算的15%。今年截止目前,美国已向世卫组织支付约3400万美元(约合人民币2.4亿元)的会员费,占世卫组织总会员费的四分之一。自愿缴纳资金则更为复杂,虽然去年美国已预付一大部分,但世卫组织发言人表示,由于资金冻结,新的协议已经被搁置,这意味着该决定将在2021年产生全面影响。

美国政府为世卫组织提供资金的27%预算用于消除小儿麻痹症,19%用于防治结核病、艾滋病、疟疾和麻疹等疫苗预防性疾病,23%用于紧急卫生行动。研究人员表示,如果相关资金缩减,这些疾病的死亡和患病人数将激增。 伦敦卫生与热带医学院流行病学教授大卫•海曼(David Heymann)称,这等同于浪费了美国的投资,尤其是针对小儿麻痹症的投资,一些耗资数十亿美元的疫苗接种项目所取得的成果最终都将白费。“另起炉灶”却不一定有效

除了宣布终止与世卫组织的关系,特朗普还表示,美国政府不会再依靠世卫组织来资助全球卫生事业,而是将继续借由其他援助组织和美国自己的机构进行。

本月22日,专注于全球发展的在线平台Devex报道称,美国国务院正在传阅一份名为“总统疫情应对计划”的提案,提案涉及的资金总额达25亿美元,用于监控国内外应对新冠肺炎大流行的措施。上周,一项名为“2020年全球卫生安全与外交法案 "的提案也被提交至美国参议院,《自然》杂志获悉,该法案将授权提供30亿美元给一项以遏制国内外疫情为目的的国际倡议,并由总统任命的一名美国国务院官员负责监督。

位于华盛顿的智库“全球发展中心”高级研究员阿曼达•格拉斯曼(Amanda Glassman)称,她和同事们对美国致力于在全球范围内抗疫的努力表示肯定,但他们认为,美国还是必须要与世卫组织合作,而且美国应该对世卫组织承担更多义务。因为 即便是美国在世卫组织之外尽同等努力,这些努力也不一定非常有效,因为与各国建立伙伴关系需要多年时间。

格拉斯曼补充道,世卫组织会在几个几乎没有其他国际机构参与的国家开展工作。例如,刚果民主共和国埃博拉疫情暴发期间,美国政府主要依靠世卫组织才能在当地工作,因为持续不断的暴力事件使得美国机构和大多数国际人道主义团体无法参与其中。世卫组织发言人玛西娅•普尔(Marcia Poole)称,“在某些地区,我们是最后的救援者,而美国的资金支持了这些行动。”

格拉斯曼表示,如果没有世卫组织,人们会看到全球卫生领域更多的不协调现象,而这最终会浪费美国每年在全球卫生项目上花费的大量资金。

世卫组织与美国机构研究人员之间的裂痕也可能削弱双方长期以来的合作。 来自美国疾病控制和预防中心及美国国家卫生研究院的科学家经常在位于日内瓦的世卫组织总部轮流工作。另外,世卫组织约有180名流行病学家、卫生政策专家及其他工作人员来自美国,此外还有数十名美国人作为访问学者和实习生在该组织工作。加拿大西蒙•弗雷泽大学公共卫生教授凯莉•李(Kelley Lee)表示,他们的工作大多与美国资金无直接联系,但由于美国与世卫组织关系紧张,他们很可能会受到影响,美国约80个与世卫组织建立的官方合作中心也可能受此影响。其他国家或将补位

相比失去资助,研究人员更担心中断卫生领域的国际合作。日内瓦国际与发展研究学院全球健康中心主任苏丽•文(Suerie Moon)表示,美国依靠多边机构才能在一些国家顺利开展工作。今年2月中旬,美国科学家作为世卫组织访问团的成员才得以来到中国,学习中国应对新冠肺炎疫情的措施。

美国的流行病学家还依赖世卫组织从全球各地的同行处获取信息。“全球发展中心”的格拉斯曼指出,随着拉美地区的疫情升级,获取相关信息对美国的安全利益尤为重要。

“我们需要像世卫组织这样的机构来维护关系并保持信息流通,无论是在基因组序列方面,还是护理标准方面。”格拉斯曼表示。

不过,研究人员也认为,世卫组织在短期内可以熬过美国的资金冻结期,因为其他资助国会帮助世卫组织弥补新冠肺炎大流行期间的资金缺口。但凯莉•李表示,尽管如此,特朗普这一举措还是让世卫组织和美国两败俱伤。更重要的是,随着时间的推移,美国将失去自己在海外的影响力。即使特朗普没有宣布美国退出世卫组织,不自愿捐助也意味着美国对世卫组织的影响力下降。而若是美国不支付任何费用或终止与世卫组织的关系,美国将失去投票权。目前,只有三个国家(南苏丹、委内瑞拉和中非共和国)在此之列。

凯莉•李进一步指出,随着影响力的下降,美国也会失去其在全球范围内设置卫生议题的能力——讽刺的是,这正是特朗普政府所抱怨的。 “如果美国退出并留下空缺,那么这个空缺将被中国等其他国家填补,你会看到一个自我实现的预言。"

来源:《自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