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闻 > 国际 > 正文

美专家:“一只靴子正踩断美国民主的脖颈”

星岛环球网消息:英国《卫报》网站6月1日刊登《一只靴子正踩断美国民主的脖颈》一文,作者美国哲学家、民主社会党重要成员科内尔·韦斯特在文章中称,乔治·弗洛伊德的惨死、新冠疫情悲惨境遇下不可忽视的不平等的残酷现实、堪比大萧条时期的大规模失业以及美国政治领导人合法性的全面崩塌,标志着“美利坚帝国”正在落下帷幕。现将文章内容摘编如下:

又来了。又一位黑人被美国警察杀害。又一波多种族反抗。又一轮媒体上的种族讨论。白人的再一次强烈抵制很快也将到来。然而,这一次或许是一个转折点。

不可否认,乔治·弗洛伊德的惨死、新冠疫情悲惨境遇下不可忽视的不平等的残酷现实、堪比大萧条时期的大规模失业以及(两党)政治领导人合法性的全面崩塌,标志着美利坚帝国正在落下帷幕。

美国社会的日益军事化与帝国政策(自1945年以来,美国在67个国家进行了211次武装部队部署)是不可分割的。对弗洛伊德被害的暴力反应,讲述了一个关于庞大警力、无缘无故的攻击以及滥用武力的故事。颇具讽刺意味的是,围绕暴徒与示威者、外部煽动者与合法当地居民的误导性争论,把人们的注意力从暴力执法如何加剧对警察的不尊重上转移开来。警察对各州国会大厦内的右翼煽动者的反应,和对荷枪实弹出现在外的人群的反应截然不同。

这让我想起了在弗吉尼亚州夏洛茨维尔对成百上千头戴面罩、荷枪实弹的法西斯分子表示抗议的亲身经历,在我们受到无情的攻击时,警察退却了且保持沉默,没有采取任何行动。没有反法西斯主义者的干预和保护,我们中的一些人可能就死了。我认为对任何无辜者的攻击都是错误的,但是,对抗议者袭击无辜者或掠夺财产的批评转移了我们对警察杀害数百名黑人、穷人和工人的关注。

在我们对反黑人警察的谋杀和暴行深感担忧时,必须要更加关注金钱至上的规则、阶层和性别等级制度以及全球黩武主义。

马丁·路德·金警告我们的四个灾难——军国主义、贫穷、拜金主义以及种族主义——暴露了美国的有组织仇恨、贪婪和腐败。美军这一杀戮机器在美国国内外都已失去权威。利益驱动的资本主义经济已失去光芒。市场驱动的文化的浮华越来越空洞。

此刻一个根本的问题是:这一失败的社会实验可否进行改革?共和党和民主党的政治双头垄断——力量不相当,但两党都对华尔街和五角大楼感激万分——是衰落的领导阶层的表征。

对警察杀害乔治·弗洛伊德的多种族回应的巨大道德勇气和精神感知意味着我们仍在斗争,不管胜算有多大。现在,这种多种族反应已蔓延到对华尔街贪婪的合法掠夺、对这个星球的掠夺以及对女性和性少数群体待遇恶化的政治抵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