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闻 > 国际 > 正文

英媒文章:弗洛伊德之死会否成美国“转折点”?

星岛环球网消息:英国《卫报》网站6月1日发表题为《这将成为转折点吗?》的社论,现将社论内容摘编如下:

“我不想看到他的模样和其他人一样被印在衬衫上。”这是乔治·弗洛伊德的哥哥菲洛尼斯上周与民主党总统候选人乔·拜登通电话时说出的一句话。

每个非裔美国人都能马上领会他的意思。特雷文·马丁、埃里克·加纳、迈克尔·布朗、沃尔特·斯科特和如今的弗洛伊德:因在错误的时间遭遇行为不当的执法人员而死亡的黑人数量在不断增加。在加纳和斯科特的案件中,录像画面向世界展示不经意、违背良心的残暴行为如何夺走了他们的生命。一名佛罗里达州社区值班员对17岁的马丁开枪,以及陪审团宣布凶手无罪的决定引发了“黑人的命也重要”运动。但上周在美国,光天化日之下,一名白人警察仍然还能跪压手无寸铁的弗洛伊德近9分钟,致其窒息,夺走了他的生命。

针对弗洛伊德之死的抗议活动的规模——近40座美国城市的人连续6天打破宵禁规定,违抗国民警卫队——表明,这一致死案件可能是一个转折点。有人试图把参与者斥为无法无天的暴乱者,或者总统特朗普所说的州外的“无政府主义者”,但这种做法故意歪曲了民众所表达的反感和狂怒。

在新冠肺炎疫情导致超过10万人死亡的背景下,对美国来说,一个决定性的危险时刻正在逼近。早在弗洛伊德遇害前,对不太富裕的人影响更为严重的疫情就残酷地暴露了美国社会中仍然存在的种族断层线。特朗普应对疫情的措施一塌糊涂,这一大流行导致非裔美国人死亡率几乎是白人美国人的三倍。疫情造成的经济破坏使失业率接近20%,与经济大萧条时期持平。这一后果对非裔美国人的影响也格外严重。

在这样一个时刻,美国由一位将煽动分裂作为政治战略的总统来领导是非常不幸的。躲入白宫地下掩体的特朗普上周发表推文称:“抢劫开始之时,就是枪击开始之时。”这番话与1967年种族骚乱期间一位声名狼藉的迈阿密警察局长的话如出一辙。他们不配担任任何政治职务,更不用说总统了。从在夏洛特维尔为极右翼游行者辩护,到对拒绝在奏国歌时起立的黑人橄榄球运动员恶语相向,特朗普加剧了种族分裂,并利用这种分裂来巩固自己的白人选民基础。

美国人必须希望,近日来的抗议者不会以同样的方式回应此类挑衅行为。亚特兰大说唱歌手基勒·迈克敦促在美国各地游行的人通过投票来挑战检察官、市长、警察局长和副局长,并改变那些掌握司法和公民权利、系统性种族主义仍然猖獗的地方体系。对美国而言,如今的掌权者无法迅速成熟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