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闻 > 国际 > 正文

特朗普放风要撤军 这是给默克尔“甩脸色”?

原标题:特朗普放风要撤军,这是给默克尔“甩脸色”?

美国媒体近日爆料,美国总统特朗普已要求美军从德国撤出近万名驻军,部分人员重新部署到波兰等地,其余人回国。

驻军一直被视作美国对德国以及其他欧洲盟友的“保护伞”,突然说要撤,令人意外。尽管美方消息人士称撤军计划与德国总理默克尔拒绝特朗普邀请赴美参加七国集团峰会无关,但当前,美国与德国在很多问题上步调不一、龃龉不断,此时放出撤军消息,引人遐想。

时机微妙

美国要撤军的消息,由《华尔街日报》5日曝出。报道以多名美国官员为消息源,称目前驻德美军约3.45万人,特朗普政府计划撤离其中的约9500人。此外,在任何情况下,驻德美军人数都将限制在2.5万以内,而目前驻德美军人数在轮换或演训时最多能增至5.2万。

2017年1月11日,在德国东北部的布吕克附近,美军车辆在路上行进。新华社/法新

2017年1月11日,在德国东北部的布吕克附近,美军车辆在路上行进。新华社/法新

报道说,美国总统国家安全事务助理奥布莱恩签署的备忘录要求作出这一军力调整。报道援引美方消息人士的话称,美政府自去年9月就开始讨论该计划,撤军与默克尔几天前拒绝前往美国参加原定于本月举行的七国集团峰会无关。

尽管如此,不少德国媒体还是认为,特朗普扬言撤军,显然是对默克尔不给面子的一种回应。德国《明镜》周刊评论,特朗普是在“挑衅”。

今年七国集团峰会由美国主办,原计划于6月在美国马里兰州总统度假地戴维营举行。受疫情影响,白宫3月宣布此次峰会将以视频会议形式举行。但特朗普5月底说,美国和其他成员国已开始从疫情中恢复,他考虑于原定或相近时间在戴维营召开七国集团峰会,称这将是“正常化”的重要标志。

然而,默克尔拒绝了邀请。德国政府发言人斯特芬·赛贝特说,默克尔“考虑到新冠大流行的总体情况”,“不能同意”赴美国开会。

德国媒体援引一些参与峰会筹备的官员的话报道,默克尔不愿参加峰会,是不想给特朗普当“背景板”,为特朗普宣称的“正常化”背书。

又一次“警醒”

二战后,美国在德国一直留有驻军。目前,德国是美国在欧洲驻军最多的国家,美军欧洲司令部和美军非洲司令部均设在德国斯图加特。长期以来,德国及欧洲将美国驻军视作北约框架下对盟友的军事“保护伞”。

这张2010年4月27日拍摄的资料照片显示的是,一架美军F-16“战隼”战机在德国西南部城市特里尔的美军施庞达勒姆空军基地起飞。新华社/美联

这张2010年4月27日拍摄的资料照片显示的是,一架美军F-16“战隼”战机在德国西南部城市特里尔的美军施庞达勒姆空军基地起飞。新华社/美联

“我们赞赏过去几十年间与美国武装力量的合作,”德国外交部长海科·马斯7日接受《星期日图片报》采访时说,“这符合我们双方的利益。”

曾担任美国驻欧洲陆军司令的退役中将本·霍奇斯说,美国从德国撤军是“巨大错误”,这一决定是出于政治目的,无法从战略角度理解。特别是眼下新冠疫情期间,从后勤角度看执行如此大规模的调动有难度,成本也将非常高。

对于撤军的消息,白宫和五角大楼未证实也未否认。美国国家安全委员会发言人约翰·尤利奥特在回答记者提问时说,目前没有任何信息公布,美国依旧致力于与德国在防务等事宜上合作。

一些媒体向德国国防部、外交部以及北约官员求证。德方官员称,事先不知情。德国联邦政府跨大西洋合作协调人彼得·拜尔警告说,美国政府如果决定撤军,“将严重影响德美关系”。

这是2013年10月25日在德国柏林拍摄的美国大使馆(前)和德国国会大厦(后)。新华社/美联 

这是2013年10月25日在德国柏林拍摄的美国大使馆(前)和德国国会大厦(后)。新华社/美联 

默克尔所在的党派基民盟多名议员也表态,对美国撤军计划表示不满。德国联邦议院基民盟资深议员约翰·瓦德富尔说,撤军计划再次表明,美方不让盟友参与决策过程,这是又一次“警醒”,欧洲人要把命运掌握在自己手中。

关系“复杂”

特朗普就任美国总统以来,跨大西洋关系龃龉不断,德美以及欧美间的分歧频现。

先前,特朗普要求北约成员国将各自军费开支增至本国GDP的2%,以分摊“成本”。德国近年已多次承诺大幅增加军费,德国2014年的军费为347亿欧元,占GDP的1.18%,之后军费及其在GDP中所占比例持续升高,并于2019年实现最大增幅的增长。2020年的军费预计将提高到约503亿欧元,占GDP约1.42%。

不过,美国政府对这一进度仍旧不满。刚刚卸任美国驻德国大使的理查德·格雷内尔在任时,多次在社交媒体和各类场合催促德国提高军费,并用撤军威胁德国。

2018年4月27日,在美国华盛顿白宫,美国总统特朗普与德国总理默克尔举行会晤。新华社/美联

2018年4月27日,在美国华盛顿白宫,美国总统特朗普与德国总理默克尔举行会晤。新华社/美联

近年,因计划建设从俄罗斯经波罗的海海底到德国及其他欧洲国家的“北溪-2”天然气管道项目,德国也不断受到美国制裁威胁。此外,德美在气候变化、贸易争端以及伊核协议等一系列问题上出现分歧。

德国外交部长马斯7日坦言,德美是“跨大西洋联盟的亲密伙伴”,但如今关系比较“复杂”。

上月底,默克尔曾与特朗普通电话。《纽约时报》援引一名记录通话内容的官员的话报道说,默克尔先就新冠疫情现状表达了看法,随后特朗普开始一段独白:他对七国集团失望,对北约、世界卫生组织不满,尽管美国各城市出现骚乱,但美国还是做得很好……

两人谈了20分钟就挂了电话。“通话内容不怎么好。”这名官员说。

来源:北京日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