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闻 > 国际 > 正文

综述:管束美国警察暴力执法不易

美国非洲裔男子乔治·弗洛伊德之死引发的抗议活动席卷全美,至今已持续两周并在多地导致暴力冲突。明尼苏达州州检察长日前宣布,涉案警察德雷克·肖万被控罪名升级为二级谋杀罪,另外3名涉案警察被控协助、教唆二级谋杀罪和过失杀人罪。

长期以来,美国警察暴力执法尤其是针对非洲裔的暴力执法并非个例,这只是美国社会种族问题的一个缩影。

暴力执法频繁发生

美国民间研究组织“警察暴力地图”网站搜集的第三方数据显示,2019年,美国仅有27天没有发生“警察致死”事件;从2013年至2019年,美国每年都有1100人左右因警察暴力致死,而其中99%的案例中,涉事警察都没有受到犯罪指控。

非洲裔遭受警察暴力的情况更加严重。据该网站统计,2019年,非洲裔被警察致死的几率是白人的3倍。由此在社会上引发的抗议和骚乱也并不鲜见。

1992年,加利福尼亚州洛杉矶一家地方法院宣判无端殴打非洲裔青年罗德尼·金的4名白人警察无罪释放,愤怒的非洲裔民众走上街头抗议示威,引发大规模种族骚乱;2014年,密苏里州弗格森市18岁非洲裔青年布朗在没有携带武器的情况下,遭白人警察威尔逊拦截搜查并被开枪打死,但是,密苏里州地方陪审团宣布威尔逊被免予起诉,随即全美百余座城市爆发大规模示威活动;2015年,非洲裔男青年格雷在马里兰州巴尔的摩市遭警方盘查,在试图逃跑时被逮捕,随后却因脊椎重伤死于医院,格雷之死引发当地民众大规模抗议示威。

机制问题层出不穷

在美国,对警察暴力执法的投诉屡屡发生,但少有警察受到处分或指控。《纽约时报》在近日的播客节目中,就警察系统存在的问题发表了看法。

在节目中,《纽约时报》记者谢拉·德万指出,在警察系统内部,各地警察局通常内设事务部门就投诉进行调查,但处理较为宽松;在警察系统外部虽然有市民组成的审查委员会监管,但该机构没有强制力——委员会在警察局内部调查结束后就纪律处分提出建议,但委员会的意见很多时候并不被警察局采纳。

德万认为,强大的警察工会也阻碍了警察系统改革。警察工会的任务是保住警察的工作,在某种程度上也导致了警察暴力执法屡禁不止。

德万还说,“警察基于合理恐惧的行为可被谅解”的观念普遍存在。如果警察能合理解释自己的行为,证明在某一个时刻认为自己或同事的生命受到威胁,那么陪审团通常就不会给警察定罪。

推动警察系统改革

近年来,一系列警察暴力执法案件也促使人们转变观念。美国媒体近日普遍用“野蛮残忍”形容警方对示威民众的暴力行为。社会上要求推动警察系统改革的声音愈加强烈。

美国国会参众两院民主党人8日提出《警察执法公正法案》草案,重点是加强对警察执法不当的问责制,其中也对警察部门的种族偏见提出关注。科罗拉多州参议院3日提出了一项增强对执法者问责的法案——《加强执法诚信法案》。明尼阿波利斯市也宣布禁止警察使用“锁喉”手段,警察看到同伴过度使用暴力时要进行劝阻并报告。

弗洛伊德之死引发的全美抗议仍在持续,但此次事件能否推动美国在制度或立法层面制约警察暴力执法,仍有待观察。

来源:新华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