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闻 > 国际 > 正文

美国大选吸金大战全面升级:特朗普有优势,拜登猛追

《华尔街日报》报道称,当下离美国总统大选只剩下不到5个月时间了,民主共和两党在筹款方面的竞争已全面升级。据美媒报道,尽管民主党总统候选人拜登5月份总共筹得8100万美元,超过特朗普的7400万美元,不过特朗普在总筹款金额方面依然明显领先于拜登。与此同时,双方的筹款策略也存在明显区别,共和党依然重点关注富裕阶层,而民主党则通过各种渠道募集小额捐款。作为美国大选的缩影,这场“吸金大战”将在接下来的几个月内进入白热化阶段。

特朗普忙于四处“捞金”

在正式成为民主党总统候选人之后,拜登的筹款行动获得了来自民主党全国委员会和其附属超级政治委员会的大力支持。据统计,拜登5月筹得款项总额达8100万美元,比特朗普多了约700万美元。值得一提的是,拜登的这个数字比2012年奥巴马竞选连任时的同期表现还多出了2000万美元。

今年4月,特朗普在竞选筹款活动中的表现还略胜拜登一筹,彼时特朗普团队和共和党全国委员会共筹集到了6170万美元,而拜登和民主党全国委员会则获得了6050万美元。可在仅仅一个月之后,拜登就上演了逆转。

不过,在总筹款方面,特朗普依然拥有明显优势,目前其账户中有大约2.65亿美元的竞选资金。虽然拜登的竞选团队和民主党全国委员会当下尚未披露资金数量,但是早些时候的筹资报告显示,截至4月底,拜登阵营拥有约1亿美元的资金。

由于新冠肺炎疫情冲击,特朗普和拜登今年前3个月几乎都没有举行线下筹款活动。而从6月开始,特朗普团队和共和党开始重新举办专为“高级捐赠者”准备的筹款活动。特朗普旗下的“特朗普获胜”筹款委员会上周在新泽西特朗普国家高尔夫俱乐部举行了一场私密筹款会,会上15名捐赠者在每人支付25万美元后,获得了和特朗普“近距离接触”的机会。

同样在上周,特朗普还专程飞往达拉斯,出席了由石油业巨头、亿万富翁凯尔西·沃伦在家中举办的一场筹款晚宴,大约有25人参加了此次活动,每对夫妇的入场费是58万美元,入场费总收入估计达1000万美元。此外,6月14日是特朗普的74岁生日,共和党全国委员会和特朗普竞选团队表示,双方仅在当天就在网上筹集了1400万美元,打破了一项纪录。共和党全国委员会发言人迈克尔·阿伦斯直言,特朗普的支持者反应热烈,“对那些参加筹款的人来说,肯定有一种被压抑已久的兴奋情绪爆发出来了。”

民主党团结一致为筹款

尽管在5月份时还没有恢复线下筹款活动,但拜登阵营彼时的筹款表现显然让民主党上下极为振奋。在整个民主党初选过程中,拜登都在努力从小额捐赠者那里筹集资金,他的竞选团队为此投入了大量的精力和财力。从年初至今,拜登阵营仅在脸书和Instagram上就投入了2100多万美元的广告,这些广告可以让竞选团队获得更多的潜在支持者,并让小额捐款者知晓捐赠链接,从而支付小到几美元的捐赠。

美国政治网站Politico报道称,在非裔男子弗洛伊德遭警察暴力执法而死引发全美抗议示威活动后,拜登竞选团队在各个社交媒体平台投放了总价达900万美元的广告,以吸引对特朗普不满的选民的支持。这个举措被证明效果非常明显,吸引了众多小额捐助者的支持。据民主党全国委员会的说法,5月份超过一半的捐赠者是新捐赠者,近几周有150多万新捐款者加入了拜登支持者的行列。

此外,拜登的幕僚也在积极鼓励拜登利用在线视频软件与社交媒体平台,以此让整个民主党阵营团结起来,为拜登募款。一些民主党的重量级人物最近纷纷通过视频软件Zoom参加拜登阵营的虚拟筹款活动,其中就包括前民主党总统候选人希拉里·克林顿以及今年总统初选候选人、印第安纳州南本德市前市长布蒂吉格。据民主党全国委员会的数据,拜登的竞选团队在马萨诸塞州参议员沃伦主持的一场网络筹款活动中筹集了600万美元,在加利福尼亚州参议员哈里斯主持的筹款活动则筹集了350万美元。另外,关注气候变化的活动人士向拜登捐赠了840万美元。

据哥伦比亚广播公司报道,美国前总统奥巴马23日也将与拜登一起出席一个联合筹款活动,这个活动被拜登的竞选团队宣传为“虚拟草根活动”,同时这也将是自奥巴马4月份宣布支持拜登以来两人首次同时露面。在给拜登竞选团队支持者的一封电子邮件中,奥巴马表示,两人将在活动中“回答你们的问题,并与你们交谈”。奥巴马强调,今年的总统大选是“我们一生中最重要的选举”。

对于民主党上下展现出的团结,民主党数字筹款顾问塔林·罗森克兰茨指出,“在拜登周围,这种很自然出现的团结让人印象很深刻,所以我预计拜登的支持率还会继续上升。”

拜登对反超自信满满

拜登的竞选团队18日曾表示,他们将在特朗普四年前赢得大选的六个州花费1500万美元,以进行为期五周的广告宣传。这些州大多是传统“摇摆州”,对选情影响巨大,其中包括佛罗里达州和威斯康星州。

《华尔街日报》刊文指出,一份拜登团队的竞选备忘录显示,拜登发动的这场“广告闪电战”的主要目标是影响那些在2016年大选中改变主意的选民,这部分选民曾在2012年投票支持奥巴马,但在2016年却抛弃了希拉里。另据广告跟踪机构Kantar/CMAG的数据,自3月初拜登基本确定拿下民主党提名以来,他的竞选团队在媒体平台投入了约1600万美元。

不过,同时期特朗普的竞选团队已经在电视、广播和数字平台的广告业务上投入了约4000万美元。凭借早期打下的坚实基础,特朗普在过去几个月的开销都明显超过拜登,特朗普团队在5月花费了大约4650万美元,而民主党和拜登阵营仅花费了约2410万美元,这反映了特朗普在资金方面拥有对拜登的巨大优势。不过,随着拜登筹款能力迅速上升,双方的差距或将在未来几个月内缩小。

Politico分析称,支持拜登的几个民主党超级政治行动委员会将在未来筹款路上助力拜登对特朗普进行“穷追猛打”。其中,“团结美国”超级政治委员会在拜登初选初期选情摇摇欲坠的情况下成功让其在“超级星期二”上演超级大逆转,而另一个名叫“优先美国”超级政治委员会也表示,自5月初以来,他们为拜登斩获了3800万美元的捐款和捐款承诺,其中三分之二是在过去三周内获得,这预示着该委员会6月份的筹资总额将大幅上升。

在网络筹款平台方面,民主党也在持续发力。在网络筹款平台ActBlue上,尽管5月份全美失业率创历史记录,但从该平台的捐款人数量来看,5月份仍然是历史第三高的月份,当月拜登团队筹集了近2800万美元,而民主党全国委员会则筹集了630万美元,双方筹款总额合计占到该平台所有筹款额的30%。

福克斯新闻(FOX)上周的一项最新民意调查显示,在支持率方面,拜登在全国范围内以50%对38%遥遥领先特朗普。对此,拜登在一份声明中信心满满地坦言:“就在几个月前,人们还觉得2020年大选毫无悬念,而现在,特朗普的竞选资金正大幅缩水。你们捐的每一美元都将确保他只能是一个无法连任的总统。”

至于共和党方面,支持特朗普的超级政治行动委员会“美国第一行动”5月份的筹款总额却出现了暴跌,仅为240万美元。而在今年4月,该组织则筹集了1160万美元。共和党主要捐款人丹·埃伯哈特指出,“美国第一行动”的筹款“急剧下降”可能是“疫情造成的暂时现象”。不过分析人士指出,该数据相信足以让特朗普阵营认真反思,“因为拜登方面并不存在这个问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