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闻 > 国际 > 正文

民调落后、党内倒戈、疫情凶猛,特朗普大势已去?

如果只看最近一周的新闻,特朗普似乎挺艰难。

6月24日,《纽约时报》和锡耶纳学院合作进行的民调显示,拜登最新支持率达50%,遥遥领先特朗普14个百分点,在妇女和非白人选民中尤具优势。

路透社25日独家报道,美国数十名共和党籍前国家安全官员正筹组一个团体,将一同倒戈,表态支持民主党总统候选人拜登,进一步显示现任总统特朗普已和部分党内人士渐行渐远。此前路透的民调也显示特朗普的民调支持率落后拜登。

此外,美国周三新增新确诊病例刷新疫情暴发以来的最高单日纪录。白宫经济顾问拉里·库德洛周四表示,部分地区的病例激增可能会触发再次封锁。这势必会影响美国经济复苏。

民调落后、党内倒戈、疫情凶猛,再加上黑人弗洛伊德之死带来的反种族主义运动,这一系列因素对特朗普的政治命运产生不利影响,有分析称特朗普大势已去。

真的是这样吗?恐怕没这么简单。

民调并不靠谱

先来说说民调。美国的民调不可不信,也不可全信,只能当作一个参考。

美国有各种各样的民调,但实际上调查公司会有自己的政治倾向,所以在取样和分析的时候,也会有所不同,最后出现一个有利于自己的结果。更何况,这次是一直与特朗普唱对台戏的《纽约时报》的民调,我对它的准确度持怀疑态度。

2016年的美国大选,以《纽约时报》为首的主流纸媒、以准确性强著称的知名民调网站,都在大选投票日早上给予希拉里70%-90%的获胜几率。但结果却是特朗普意外当选,美国主流媒体和民调的脸被打得肿胀,严重影响了其公信力。而在特朗普上任后的这几年,美国主流媒体的影响力更加衰退了。

据报道,《纽约时报》是在17至22日期间,针对1337名登记选民进行调查,这个样本选择是不是有点少?另外该民调也显示,特朗普肯定处于领先地位的有共和党注册选民和2016年为他在工业摇摆州取得优势的人口群体:没有大学学历的白人选民。他在这个群体中领先拜登19个点。

要知道,真正决定美国大选的,正是摇摆州。这对特朗普来说是个好消息,基本盘依然稳固。

当然,最近多个民调,甚至连特朗普的坚实拥趸FOX的民调也显示特朗普落后了,这倒是一个值得参考的信息。但这也仅仅能说明此时此刻,离大选还有好几个月,特朗普还有牌可打。

经济衰退和新冠疫情非决定性因素

研究表明,经济衰退与总统连任失败有着显著的相关性。历史上,美国总统连任相对容易,19世纪以来仅5位美国总统连任失败。最近两次连任失败的总统(1980年的卡特和1992 年的布什)均在第一任期前后经历了经济衰退。

这一次美国失业率高于 2008年金融危机、家庭收入水平较疫情前下降近 6%、短暂通缩等不利因素,可能动摇特朗普连任的经济基础。但值得注意的是,此次经济衰退是受外因(疫情)触发,特朗普一定程度上可以推卸责任。

此外,Socionomics Institute(2012)的研究表明,股市表现相比失业率和通胀是更好的大选连任结果预测指标。疫情发生后美股虽然经历了暴跌,但在美联储大放水的情况下,目前已基本收复失地,纳斯达克指数更是创下了历史新高。

国泰君安的研究也指出,美国经济复苏的积极信号也在持续增多。零售消费和消费者信心都出现明显反弹,领取失业金人数持续下降。美国居民部门的财务状况均出现改善。根据Gallup的6月份调查,低、中、高收入家庭中认为自己财务状况改善的比例较4月份分别上升11个、3个、6个百分点至38%、43%、45%。特朗普还有可能在7月份酝酿CARES 2.0版本的经济刺激法案。

天风宏观研究团队认为,无论是经济还是疫情,特朗普都有可以推卸责任的空间,真正能动摇特朗普连任根基的只有两件事,一是反建制和民粹主义的意识形态倾向回摆,二是2016 年让特朗普获胜的关键摇摆州“铁锈地带”。

反种族主义运动或助推特朗普连任

过去十多年,美国两党选民意识形态的两极分化不断加剧。分析认为,特朗普的竞选策略始终是制造更深层次的分裂,从而稳固他的选民基础,而不是通过呼吁弥合分歧来取胜。

弗洛伊德事件将会导致少数族裔的投票参与率提高,有利拜登。但是相比于民主党看重“身份政治”,共和党更看重“基层政治”,特朗普强硬应对暴力示威和积极推进复工,也一定程度上巩固了自己的基本盘。

根据最新报道,美国反种族歧视风潮衍生的推倒雕像运动愈演愈烈,矗立在白宫正对面的美国第7任总统杰克逊(Andrew Jackson)的雕像惨被示威者喷上“杀手人渣”字眼,为避免雕像进一步受到破坏,华盛顿已出动约400国民警卫队士兵待命。

美国反种族主义者还提出新要求:炸毁总统山四总统像,耶鲁大学改名,白宫前建黑宫自治区。

个人以为,这场运动发展到这个地步,已经有点矫枉过正了。许多理性的美国白人嘴上不说,但实际上是很反感这种“政治正确”的。这场运动在体育界、文艺界乃至传媒界很流行,但这些精英分子本来也不是特朗普的选民。比如黑人篮球巨星勒布朗·詹姆斯,2016年可是大力为希拉里站台的,最终也无济于事。

有一种可能是,反种族主义运动闹得越激烈,特朗普连任的可能性就越大。要知道,特朗普四年前能够上台,反“政治正确”就是原因之一。那些“沉默的大多数”,那些“红脖子”,会继续把票投给特朗普。

总而言之,当下确实出现了一些对特朗普连任的不利因素,但远不能得出“大势已去”的结论。另外一点,尽管特朗普行为乖张,但他造势、做秀的本事远强过拜登,这在大选时是难得的个人优势。

相较于四年前,今年能够影响美国大选的重大事件明显更多,比如世纪大疫情和反种族主义运动,因而更加难以作出预测。

但有一点可以确定,无论特朗普连任,还是拜登上台,都不会从根本上改变中美关系。美国正处于对中国的“战略焦虑期”,在未来长期遏制中国发展是两党共识。我们要有“八风不动”的定力,做好自己的事,迎接更大的挑战。

来源:深圳卫视直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