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闻 > 国际 > 正文

哈佛教授吁美国管好自己 莫想对华政权更替

哈佛大学教授沃尔特(Stephen M. Walt)最近呼吁美国管好自家的事情,不必在全球各地过度延伸,关心别国谁执政。

 他特别强调,下届美国政府外交最关键是搞好美中关系,不要意识形态挂帅,莫想对华进行政权更替,否则只会毒化关系、阻碍合作。

微信图片_20200627124923

沃尔特认为美国不应在全球各地延伸过度,首先要管好自己的事情 哈佛校报图

哈佛大学肯尼迪学院教授沃尔特是美国知名的国际关系学家,属于国际关系的现实主义学派。他对“防御新现实主义”理论做出了重要贡献,著作等身。他撰写有《威胁平衡理论》,2018年出版《善意的地狱:美国的外交政策精英和美国首要地位的衰落》。

在对华关系上,沃尔特认为,“离岸平衡”(offshore balance)是与中国打交道最可取的战略。

他并不认为中国有谋求全球霸权的意图,而只是寻求在亚洲获得地区主导和广泛的势力范围,其规模相当于美国在西半球的地位。沃尔特曾说过,“美国夸大中国的实力,对自己没有帮助”;“我们不应该把今天的政策建立在二三十年后中国会变成什么样的基础上”。

在美国智库卡内基国际和平基金会日前举行的“美国外交政策的未来”网络研讨会上,沃尔特对于新冠疫情前后的世界大势做了五点判断:

 第一,即便在疫情之前,世界已经变得不那么开放。

全世界各地的反全球化趋势已经出现;美国与中国的部分经济脱钩已开始;反移民情绪、民族主义上升。疫情加快了这些趋势,未来会看到更多的自己囤货、自己生产,供应链调整,即便不那么有效;全世界人员自由移动之墙升高。

第二,世界变得不那么自由。

以为全球化必然会带来更自由、更民/主化的世界的想法被证明是错的,连美国都被“自由之家”降格为有缺陷的民/主国家,新冠疫情使这个趋势更严重。

 第三,新冠疫情对美国自信形象是一次打击。

其实这不仅体现在此次美国处理疫情的不力,以前美国在伊拉克战争、阿富汗战争、中东乱局、金融危机中的表现,都让人感觉美国不知道自己在做什么。新冠疫情无疑令这种形象更糟,要想恢复名声不那么容易。

 第四,新冠疫情会持续下去,而且有严重的经济后果,使得债务、经济不平等、健保体系的问题更突出。

“黑人的命也是命”运动让美国想起有多少事情没做好,还有基础设施需要重振,美国自己要先把国内的事情做好。

第五,美国在国际接触方面需要更有选择性,更加聪明。

在疫情之前,美国在世界上过度延伸。美国应当管好自己的事情,关心自己的教育、健保等问题,而不是过度关注别国谁执政。当美国有十几万人死于新冠疫情,却没有合适的公共健康措施时,你就难以在全世界兜售军事选项。

“我不是在推销孤立主义或激进的去武器化,我只是指出,以为美国在全世界每个角落都不可或缺,在经济上和政治上是不可行的。”沃尔特说道。

美国外交应当做什么?

沃尔特指出,首先,美国必须与别国合作处理疫情,这是当前最重要的,同时也要合作应对气候变化等更长远的威胁。

第二,欧盟的国防要靠他们自己,美国应是最后手段的应对者,而不是第一时间的反应者。

第三,美国要与别国合作,防止中国统治亚洲,但不应将推翻中国共产党领导,或者试图将中国变成某种民/主政体作为“十字军东征式的奋斗目标”(crusade)。

他强调,以意识形态攻势作为奋斗目标,会给美中关系播撒毒药,使得两国在其它利益重迭的议题上不可能合作,也会让亚洲其它伙伴对局势不必要的升温感到紧张。

微信图片_20200627124929

沃尔特(右上)指美若以对华政权更替为目标,只会毒化美中关系,阻碍两国合作 卡内基视频

对于下届美国政府在外交上的当务之急,沃尔特指出,最关键的是处理好美中关系。

这个关系处理好了,许多其它事情都会变得更容易;如果美中关系处理得糟糕,其它许多事情都会变得更困难。亚洲是最急需美国领导力的地方,亚洲国家对中国崛起确有许多担忧,但要协调好联盟,不那么容易做到。

其次,美国政府要重建做好外交工作的机制性能力,特朗普政府治下,这种能力正在恶化之中,不是一下子就能恢复的。

第三,有许多全球问题需要加强国际合作,要再结构全球化,而不是过度炒作全球化。

对于处理好美中关系的ABC,沃尔特也有着与现在美国的“主流叙事”不尽相同的观点。他阐述:

美国人经常说民族主义在中国是人造的,是共产党的议程,这种说法是不正确的。就像美国的民族主义,他们是真诚的,是由衷的。

在中国人看来,美国仍是世界上最强大的国家,中国周边被美国盟友包围着,而中国在西半球并没有这些优势。美国仍是全球主导的超强,中国人感到担忧。其次,中国人对保持国内稳定非常关切,他们必须保持经济的增长。

如果美国暗示某种政权更替,即便只是美国的长远目标,对于中国执政党来说,也会让他们觉得是一种诅咒(anathema),从而阻碍在其它问题上保持具有建设性的关系。

美国要考虑在亚洲建设盟友,但真正的问题在于哪个大国正在扰乱和平。如果亚洲国家觉得中国是打乱和平的主要国家,则他们自然会倒向美国、疏远中国。

如果美国被认为是打乱和平的国家,亚洲朋友也会感到紧张。美国要安抚亚洲朋友,但不是像现在人们看到的这样与中国对抗,引发麻烦。那样只会使美国的盟友体系不那么有效。

来源:中评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