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闻 > 国际 > 正文

揭秘驻韩美军“半人马”生化实验计划

在韩国平泽市,韩国抗议者手持标语在美军乌山基地前向美国政府示威,要求其高度重视炭疽杆菌的危险性。新华社发

旧账未结,又添新账。据韩媒报道,驻韩美军多年来在韩国多地公然运营涉及严重危险生物制剂和毒素的生化实验室,其间已发生多起实验事故和运输事故,相关行为均未经韩国政府许可,并明显违反韩国国内法。但直到2019年10月韩国釜山港等地再度发生多种毒素被美军输入韩国的事件,以上问题都未得到明确处理。

2020年6月以来,韩国《统一新闻》《每日新闻》等纷纷刊文,表达驻韩美军生化实验室所在地民众的质疑和愤怒,并呼吁韩国政府对相关事态展开调查,公开信息并关闭实验室。

“朱庇特计划”

2015年5月22日,美国犹他州一军事实验所向韩国乌山空军基地寄来一批仍具有活性的炭疽杆菌样本,事件曝光后在韩国社会引起轩然大波,美国在韩国一直秘密展开的代号为“朱庇特”的生化武器研究计划被暴露在世人面前。

虽然美国国防部此后澄清,称活的炭疽样本是因疏忽“误送”至韩国,但这一解释显然缺乏说服力,有当地舆论分析认为,在韩国展开活炭疽试验本身就是“朱庇特计划”的一部分,而驻韩美军基地正是美军暗地里进行生化武器研究的试验场。

据韩联社报道,驻韩美军用活炭疽标本在乌山基地的“驻韩美军联合威胁认知研究所”进行了细菌培养实验,过程中有22名实验人员曾暴露在活炭疽环境中。虽然驻韩美军方面解释称实验人员中无人感染,但报道强调,这种实验本就十分危险,稍不小心就可能让基地内士兵和工作人员遭受生命危险。

此后驻韩美军接连对实验目的作出解释,称乌山空军基地训练实验室的炭疽菌标本是为了训练实验人员,旨在万一发生生化战时,可应对“朝鲜可能发动的攻击”,这一项目被命名为“朱庇特计划”。这一解释加重了当地民众对美军在韩秘密开展生化实验的担忧。

炭疽杆菌主要通过呼吸道传染,扩散性极强,一旦侵入体内,经过潜伏期,就会迅速制造出破坏体内组织细胞的毒素,仅12天就会导致70%至80%的感染者死亡。炭疽杆菌的孢子可以在空气中传播,杀伤力极大,仅1克就能造成百万人丧生。

然而,在“误送事件”发生两个多月后,韩美两国才组成联合调查团第一次进行了现场检查。尽管韩国国防部和驻韩美军后来都发表声明,表示炭疽杆菌已全部依照程序被安全销毁,并未造成任何泄漏,但这显然无法打消人们对在韩国进行生化实验的疑虑。

有当地媒体爆料,“朱庇特计划”涉及的病毒样本除炭疽外,还有一种叫做A型肉毒杆菌毒素的病毒。人们常说的肉毒杆菌已在医学上实现商用化,但A型肉毒杆菌毒素却是一种高效价的剧毒物质,其毒性可达炭疽菌的10万倍,在生化战场是具有大规模杀伤性的化学战剂。报道一出,再次引发舆论哗然。

“朱庇特计划”负责人彼得·伊曼纽尔曾公开表示,项目第一阶段就是利用检查装置分析炭疽或者A型肉毒杆菌毒素等细菌和毒素的标本,在发生生化战争时在46小时内迅速分析毒素成分并将结果迅速与有关部门共享,从而增强驻韩美军战斗力。而“误送”的两种活性标本正是这一阶段的实验对象。

先斩未奏

更令人惊愕的是,根据韩国国防部与驻韩美军2015年年底公开的信息,从2009年至2015年,美军曾数次将经过死菌处理的炭疽杆菌运送到韩国,并进行过16次实验,甚至还引进过一次鼠疫杆菌。

韩国媒体《民众之声》曾刊文表示,2015年正值中东呼吸综合征(MERS)在韩国肆虐之际,美军运送的细菌标本相比MERS疫情,给国民带来更严重的安全威胁。而且,美军事先并未向韩国政府通报,也没有提前获得韩方许可或同意,事件发生后也未能进行有效管理。

根据《驻韩美军地位协定》(SOFA),美军要往驻韩美军基地运入有害物质,必须事先向韩国政府通报,但美方显然没有履行这一义务。不少韩国民间团体对此表示抗议,呼吁全面修改《驻韩美军地位协定》或废除部分条款,同时要求韩国政府展开独立调查,查清事件真相。

事实上,驻韩美军之后也从未停止所谓应对生化战争的各种实验。据韩媒披露,驻韩美军目前在韩国首尔、釜山、京畿道乌山和全罗北道群山等4处基地都建有研究炭疽杆菌等生化武器的实验室,并且有进一步扩大范围的计划。

过去几年来,韩国一些市民团体自发举行抗议活动,或召开记者会,或前往总统府青瓦台门前表达不满,要求韩国政府关闭驻韩美军生化实验室。

后续计划刺激韩民众

2019年12月,韩国国防部和驻韩美军司令部宣布将在釜山港第八码头美军基地内运营“朱庇特”的后续计划,代号“半人马”。根据说明,“半人马”计划的意图仍是识别生化武器威胁、增强理解和应对能力,且这一体系已经经过安全验证。

该计划一经公开,立刻在当地引发轩然大波。釜山南区对策委员会负责人表示,除了关闭生化武器实验室,没有其他解决办法。“因细菌实验室而饱受折磨的釜山市民们,想要听到的是何时才能拆除这些非法的、极其危险的设施,而不是从美军那里聆听这个项目是多么安全可靠。”这名负责人还表示,虽然驻韩美军公开举行说明会,但实验室核心设备却只允许韩美军方人士参观,这本身就不合理。

2020年3月,受托运营“半人马”项目的美国研究所开始公开招聘实验室人员,发布的工作地点不仅包括首尔、釜山,还增加了大邱、东豆川、镇海、倭馆等地,表明美军在韩设立生化实验室的规模仍继续扩大。同时,根据美国国防部发布的2021年度财政预算说明书,今年驻韩美军将结束“朱庇特计划”,转而使用新技术的“半人马”,这意味着生化实验难以避免。

同月,韩国市民团体向检方揭发美军曾于去年向韩国军事基地运送有毒物质A型肉毒杆菌毒素和蓖麻毒素,并强调运送这些物质需要提前获得韩国政府许可,但美军并未履行这一程序,这显然违反了韩国国内《生化武器法》和《传染病预防法》。而根据《驻韩美军地位协定》第7条,驻韩美军必须遵守韩国国内法律。韩国检方表示将于近日展开调查。

有分析人士指出,由于韩美同盟以及两国之间的军事合作关系,韩国政府在处理美军运营生化实验室一事时难免受到制约,但来自民间的抗议与反对声音却在日益高涨。随着“半人马”实验计划的铺开和越来越多相关报道的涌现,有关驻韩美军细菌实验的争议今后还将持续发酵。

来源:新华国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