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闻 > 国际 > 正文

港媒:戴口罩不是戴手铐 美国人想多了

7月16日,美国新冠病毒感染者高达7.7万,创下了单日以来的最高纪录,越来越接近美国传染病研究所所长福奇所担心的10万人的天文数字。

病毒在美国肆虐,白宫有精力讨论对中国9300万党员及其家属禁止入境的问题,却对如何应对美国本世纪以来的最大危机听之任之,显示出特朗普政府的冷酷及政治上的自欺欺人,难怪如此多的美国人越来越对特朗普不买账。

美国全国广播公司(NBC)联合《华尔街日报》7月15日发布的民调结果显示,总统特朗普以40%的支持率大大落后于民主党总统候选人拜登的51%。两人的民调差距扩大到两位数,令特朗普十分不满。

凭心而论,不是这些选民多么喜欢拜登,而是他们无法容忍特朗普对新冠疫情如此轻慢。一些选民甚至表示,即使面前是个大木头,我也会投,反正就是不能再投特朗普了。

在疫情面前,特朗普政府的杂乱无章及经常发出的混乱信息,让普通百姓无所适从。全世界充分领教了特朗普的甩锅本领。一方面他甩锅中国和世界衞生组织,现在又把矛头指向福奇,称这位传染病研究所所长多次误导白宫,反而是特朗普坚持己见,才避免了更大灾难的发生。

7月15日,美国众议院议长佩洛西表示,“特朗普的行为就像一个拒绝问路的人,其实所有的答案都在那里,科学家们知道检测、追踪、隔离、治疗等可以阻止这种病毒的传播,然而,总统却继续走在错误的道路上,拒绝向任何更了解病毒的科学家们问路”。

21世纪20年代的美国,俨然回到了中世纪,科学让位于政治,只不过中世纪是宗教占主导,而这一次则是反华反共的意识形态占据美国政治的中心。特朗普通过打中国牌,试图转移美国国内矛盾的焦点,好像这样就能遏止美国的新冠疫情。

在戴不戴口罩的问题上,特朗普的表现近乎于宗教信仰般的执著,直到上周,他才在媒体面前戴上口罩,可两天后他去亚特兰大视察时再次拒绝戴口罩,搞得迎接他的州长布莱恩.坎普戴也不是,摘也不是,其尴尬的一幕被媒体收入历史。21世纪的美国居然在口罩问题上出现如此滑稽的纠结与争斗实在不可理喻。

更为荒唐的是,那位追随特朗普的佐治亚州州长坎普周三还发布一项行政命令,阻止该州的所有城镇发布要求在公共场所佩戴口罩的命令,同时还要起诉亚特兰大市市长博兹,理由是这位市长强制人们戴口罩。

英国广播公司(BBC)曾经对特朗普的抗疫总结了四宗罪:第一是过早解封;第二是轻视疫情;第三是强推复课,威胁对拒不服从者不予联邦资助;第四是把戴口罩政治化。美国皮尤研究中心调查显示,在共和党人中,自称戴口罩的人比例只有49%,而民主党人高达83%,可见戴不戴口罩在两党之间有了明显的分野。

刚刚经历的美国独立日活动以及特朗普举行的几场大型竞选集会,无疑对病毒散播起到了推波助澜的作用,特别是特朗普的支持者们参加集会几乎无人戴口罩。这不,俄克拉何马州州长斯蒂特也于周三确诊,此前他一直推动解封,出席特朗普的竞选集会。美国染疫者再创新高,其实看看共和党控制的一些州的抗疫表现,就见怪不怪了。

疫情检验了资本主义制度的成色。美国的保守派们为了捍卫自己的执念,甚至搬出了宪法,以个人自由、地方自治等为由,坚决拒绝戴口罩。直到今日美国也没有在国家层面颁布强制戴口罩的行政令。一些分析人士一针见血地指出,戴口罩是社会责任意识的体现,与失去自由无关,毕竟戴口罩不是让你戴手铐。在付出14万人死亡的代价之后,美国的一些商店开始了一系列自救行动。一些大型零售企业、超市、咖啡店等近日陆续要求顾客必须戴口罩方能入内。

距离大选投票日不到4个月,特朗普周四换掉了竞选经理,以期挽回目前的民调颓势。但一些媒体直指,除非总统能找到对抗新冠病毒的方法,否则换谁都救不了特朗普的选情。

民主党的选情看好,但并不意味着民主党就能稳赢,毕竟四年前的噩梦一直萦绕在民主党的心头。民调结果并不等于投票结果,拜登属于建制派的典型代表,支持桑德斯的年轻选民能不能走出家门,把这一票投给拜登,将直接影响民主党的选情,而2016年许多年轻人是放弃投票的,他们不想在两个烂苹果中挑一个。接下来,民主党如何把对特朗普不满的中间选民吸引到拜登的阵营,将成为民主党最大的难点,也是这届美国大选最大的看点。

来源:大公网 作者:施君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