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闻 > 国际 > 正文

没有道德的美国

第二次世界大战以后,美国凭借超强的综合国力,主导战后世界秩序安排,迅速确立了在西方乃至世界的霸权地位。为强化全球领导地位,美国炮制了一套以“自由、民主、人权”为核心的理论和道德说辞。尤其是从20世纪七八十年代开始,美国政府高举人权外交的大旗,将自身塑造成世界人权的“卫道士”,站上了以西方文明为根基的“道德高地”。冷战结束后,美国进一步强化这种“道德优越感”,增强自身文化软实力,更加以所谓“灯塔国”自居。

但是,伴随着美国对外行动丑闻的不断曝光,加上以西方价值为名推动的颜色革命给当事国带来的巨大伤害,美国的道德光环逐渐褪色。今年的新冠肺炎疫情和“弗洛伊德之死”引发的骚乱,进一步加剧了美国道德形象坍塌,使美国走下了“道德高地”。

微信图片_20200723113915

图片来源:中华人民共和国驻美利坚合众国大使馆官网

1

“灯塔国”失色

到目前为止,美国无疑是应对疫情最差的国家之一。尽管美国人口不到世界的5%,却占确诊死亡总数的五分之一和所有病例的三分之一,且疫情数据仍在上升。同时,特朗普政府刻意将疫情政治化、污名化,千方百计推卸责任,“甩锅”他国和国际组织。正如比尔·盖茨所言:“令人难过的是美国本可以做得很好,但恰恰是它应对得最为糟糕。”美国的糟糕表现,戳破了国力强大的神话,暴露了公共卫生治理的混乱,使其道德说服力和制度吸引力明显下降。

特朗普政府在疫情应对中的不足绝非偶然和失误,反而暴露出其执政理念和美国制度的本质特征。关键时刻,特朗普政府首先考虑的不是如何防控疫情、减少感染和死亡人数,而是何时重启经济、如何稳定票仓。其想法或许和美国得克萨斯州副州长丹·帕特里克如出一辙,即国家经济比老年人生命更重要,年长者会为年轻人作出牺牲,以拯救美国经济。这些政客为了一己私利,可以将百姓性命视如草芥,将国际合作弃如敝履。

在疫情威胁面前,美国人显然是不平等的。比如,在密歇根州黑人只占14%,但却占确诊病例的三分之一、死亡病例的40%。在芝加哥市,黑人占城市总人口不到三分之一,却占确诊病例的一半、死亡病例的72%。造成这一现象的原因是美国社会长期存在的结构性不平等问题。

美国政策研究所6月4日的一份报告显示,美国亿万富翁财富总和达到3.5万亿美元,其财富不仅没受疫情影响减少,反而比3月初增长5650亿美元。同时,美国失业率攀升至大萧条以来的新高,数以千万计劳动者的生计面临巨大威胁。

微信图片_20200723113919

6月13日,抗议者手举弗洛伊德的肖像通过美国纽约布鲁克林大桥。

“弗洛伊德之死”更以极端的方式,将这种不平等的现实摆在了世人面前。5月下旬黑人乔治·弗洛伊德被一名白人警察压颈致死的事件,在70多个城市引发了大规模示威活动,抗议警察暴行和种族主义。事发后,美国政府不是考虑如何缓解紧张局势、消除陈年积弊,而是着手镇压,为此不惜动用国民警卫队。

特朗普在社交媒体上威胁称,将用“最凶恶的狗”和“最凶狠的武器”对付抗议。就连欧盟也看不下去了,罕见地发表声明,希望美国政府充分尊重法治和人权。

这场社会冲突和暴力,撕开了美国上百年种族主义问题的伤疤,在疫情背景下进一步凸显所谓“自由、民主、人权”的虚伪,让美国的道德说辞变得苍白无力。 

2

世界多极化发展的一个重要表征 在特朗普上台之前,人们或许更习惯于美国在国际舞台上利用其文化和价值观吸引世界,推行以文化和制度软实力为基础的外交政策,使用外交手段争取盟友和广泛的国际合作。但是,特朗普上台后激活了另一种并不为大众所熟知的美国国策传统,那就是植根于美国民族主义基础上的强制性和交易型外交政策,由此撕去了覆盖在美国外交上的诸多面纱,露出了美国强硬的另一面。

疫情背景下美国政府的不当作为以及由此加剧的政治对立、社会危机,进一步把美国从“道德高地”上拉了下来。国力的相对衰落与特朗普政府的妄为,注定了美国想要重塑其道义优势绝非易事。更何况特朗普政府也没有这样的强烈意愿。因此,无论是在国内还是在国际上,美国很可能朝着对抗性和偏重运用硬实力的方向发展,而不像以前一样偏重于软实力和国际领导地位。如何与一个咄咄逼人的美国打交道,将成为各国不得不面对的课题。

面对疫情带来的全球性挑战,特朗普政府的所作所为充分说明了这一点。他不仅不加强国际合作,反而竭力破坏合作,为了一己之私,打压世卫组织这个本应大大加强的专业性国际组织,甚至不惜终止与世卫组织的关系。此举引发国际社会广泛担忧和批评。欧盟敦促他重新考虑这一决定,德国卫生部长称这是“国际卫生领域的一次令人失望的退步”,南非卫生部长称这一决定“令人遗憾”。

特朗普政府的所作所为,使美国作为现今国际体系创立者的地位摇摇欲坠。美国显然已经丧失了促进他国民主、要求别国公民自由的道德资源,也丧失了评判何为负责任国际行为的权威和信誉。可以说,特朗普在外交领域的强硬行为,既是对美国全球领导力下降的反应,也将在很大程度上加剧这一趋势。

美国霸权及其“道德优越感”的削弱,是世界多极化发展的一个重要表征,这是时代潮流发展的必然。螳臂当车是自不量力,特朗普等人也阻挡不了历史进程。当然,对于美国转型所带来的风险和挑战,依然不可轻视。

来源:《半月谈内部版》2020年第7期

作者:戴维来(同济大学政治与国际关系学院副教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