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闻 > 国际 > 正文

一年了,这个大洲成立的自贸区怎样了?

原标题:一年了,这个大洲成立的自贸区怎样了?

今年7月7日是非洲联盟(非盟)确定的首个“非洲一体化日”,以纪念一年前非洲大陆自由贸易区(非洲自贸区)正式宣告成立。

受新冠疫情影响,今年非洲地区经济面临衰退隐忧。专家认为,推进覆盖54国、12亿人口的非洲自贸区建设有助于非洲经济渡过疫情难关和转危为机,并为未来重振经济铺平道路。

为什么要成立非洲自贸区?

最近,来自西非国家加纳的贸易顾问阿皮亚·库西·阿多马科在网上分享了一个他遇到的真人真事:

加纳首都阿克拉的一名卡车司机,要将一车货物送到尼日利亚经济中心拉各斯。不过,这条跨越四个国家、全程约500公里的公路,虽然在地图上看上去没有什么特别之处,却花了卡车司机整整7天时间。等他抵达目的地时,很多货物早已变质。

这听起来像是一个段子,但反映了非洲当前区域内贸易成本高昂的现实情况。

近年来,非洲贸易呈较快增长趋势,但对外依存度居高不下。联合国贸易和发展会议发布的《2019年非洲经济发展报告》显示,2015年至2017年,非洲各国之间商品贸易额仅占非洲大陆商品贸易总额的15.2%,而这一比例在欧洲是67.1%,在亚洲是61.1%,在美洲是47.4%,非洲内部贸易水平远低于世界其他区域。

▲2019年7月7日,在尼日尔首都尼亚美,非盟轮值主席、埃及总统塞西(中)、非盟委员会主席法基(左)、尼日尔总统伊素福为非洲大陆自贸区揭牌。新华社发

▲2019年7月7日,在尼日尔首都尼亚美,非盟轮值主席、埃及总统塞西(中)、非盟委员会主席法基(左)、尼日尔总统伊素福为非洲大陆自贸区揭牌。新华社发

经济学家认为,建设自贸区,可以帮助这个发展中国家最集中的大陆进一步深化贸易合作,降低货物和服务贸易成本,实现区域经济一体化,促进地区经济增长。

国际货币基金组织此前预计,一旦非洲自贸区启动运作,通过逐步取消90%的商品关税,非洲区域内贸易额将增加约160亿美元,其中矿产、制造业和农业等领域贸易增长将尤为显著。

目前进展如何?

由于疫情等原因,非洲大陆自由贸易区协议未能按原计划于今年7月1日正式实施。

截至目前,非盟55个成员中,除厄立特里亚外,54个成员已签署该协议,其中南非、埃及等30个成员已按本国相关法律程序批准协议。

▲这是2018年3月17日在卢旺达首都基加利拍摄的非洲联盟(非盟)非洲大陆自由贸易区特别峰会现场。新华社记者 吕天然 摄

▲这是2018年3月17日在卢旺达首都基加利拍摄的非洲联盟(非盟)非洲大陆自由贸易区特别峰会现场。新华社记者 吕天然 摄

自贸区在部分运行细节上也取得突破。今年1月13日,自贸区运行所需的关键辅助工具、用于监测和消除非关税壁垒的在线报告平台正式上线;7月7日,非盟联合非洲电子贸易集团启动电子商务平台Sokokuu,推动非洲发展电子商务。

据了解,在协议下将按三个阶段展开谈判。第一阶段主要侧重商品贸易、服务贸易和争端解决机制,第二阶段围绕投资、竞争政策和知识产权相关议题,第三阶段包括电子商务等。目前,谈判已转到线上进行。第一阶段谈判,各方尚未就货物原产地规则、关税减让表等关键议题达成共识。

面临哪些挑战?

非洲自贸区前景广阔,但仍面临诸多挑战。

今年5月,非盟、联合国非洲经济委员会和非洲开发银行共同发布的《2019年非洲区域一体化指数报告》指出,非洲大陆目前一体化程度相对较低,一体化指数平均仅为0.327(满分为1)。

中国社会科学院西亚非洲研究所副研究员朴英姬撰文说,当前非洲大陆区域贸易增长面临三大障碍:一是生产能力薄弱、经济多样化程度低;二是与关税有关的贸易成本及关税自由化时间表实施缓慢影响了自贸区协议效力;三是贸易物流低效、基础设施薄弱、信贷成本高昂等非关税阻碍因素导致贸易成本高昂。

▲这是2018年12月9日拍摄的吉布提国际自贸区的大门和一旁的办公楼。新华社记者 王腾 摄

▲这是2018年12月9日拍摄的吉布提国际自贸区的大门和一旁的办公楼。新华社记者 王腾 摄

疫情下如何纾困?

非洲疾病预防控制中心数据显示,截至7月24日,非洲地区累计报告新冠确诊病例超78万例。疫情已对不少非洲国家经济造成严重冲击。

专家表示,疫情之下,非洲各国刺激经济复苏的政策空间有限,推进非洲自贸区建设,是非洲经济渡过疫情难关的有效方案。非洲应借此转危为机,促进工业化发展,实现部分产业本土化,大力发展数字经济,壮大私营经济。

▲2020年4月23日,在塞内加尔首都达喀尔,一名男子从宣传预防新冠措施的涂鸦前走过。新华社发(埃迪·彼得斯 摄)

▲2020年4月23日,在塞内加尔首都达喀尔,一名男子从宣传预防新冠措施的涂鸦前走过。新华社发(埃迪·彼得斯 摄)

5月,旨在扶持非洲本土公司发展的综合性平台、非盟合作伙伴“非洲冠军”联合咨询机构发布《非洲自贸区元年报告》说,疫情可能促使非洲重新平衡其对外部供应商的依赖程度,促使非洲转向发展更分散和多元化的区域内制造中心;非洲还面临加速发展电子商务、推进数字经济和第四次工业革命的机遇,并有望发展绿色经济。

联合国非洲经济委员会执行秘书薇拉·松圭近日表示,非洲可以借助非洲自贸区建设来摆脱疫情带来的经济困境。非洲自贸区在加速非洲经济一体化、促进经济复苏和可持续发展等方面可以发挥更大作用。

对中非经贸合作有何积极影响?

分析人士认为,作为中非产能合作与中国对非洲投资的重要依托,中非经贸合作区和产业园区在非洲自贸区框架下将迎来重大发展机遇。

自2007年中国在非洲设立的第一个境外经贸合作区赞比亚中国经济贸易合作区正式揭牌以来,中方投资主体在非洲已建成众多初具规模的各类经贸合作区,产业集聚效应逐步显现,形成制造装备、轻工纺织、家用电器等多个产业群。

▲这是2018年12月7日拍摄的埃塞俄比亚东方工业园内的厂房。新华社记者 张宇 摄

▲这是2018年12月7日拍摄的埃塞俄比亚东方工业园内的厂房。新华社记者 张宇 摄

南非标准银行经济学家杰里米·史蒂文斯告诉新华社记者,一个更加开放的非洲市场意味着更多更大的机遇,零售、电信、银行、基础设施、农业和能源等多个领域将涌现新的投资机会。

一家加纳科技公司的董事长布赖特·西蒙斯对记者说,更多中国投资者可以考虑来非洲建立产业集群,以产业园区为重要平台,将中间产品转化为最终产品,销往非洲大陆市场。

▲这是2017年1月9日在肯尼亚蒙巴萨拍摄的东非第一大港蒙巴萨港。新华社记者 孙瑞博 摄

▲这是2017年1月9日在肯尼亚蒙巴萨拍摄的东非第一大港蒙巴萨港。新华社记者 孙瑞博 摄

非洲自贸区这些年

1980年

非洲领导人在尼日利亚拉各斯通过发展非洲经济的《拉各斯行动计划》,旨在从非洲局部地区推动经济一体化、加速社会发展和推动非洲自立。

1991年

非洲国家通过了建立非洲经济共同体的《阿布贾条约》。

1994年5月

《阿布贾条约》正式生效。

2012年1月

非盟首脑会议通过了建立非洲大陆自由贸易区的决议。

2015年6月

非盟成员启动了非洲大陆自由贸易区谈判。

2018年3月

44个非盟成员在卢旺达首都基加利签署了成立非洲大陆自由贸易区的协议,迈出了创建非洲大陆单一市场的一大步。

2019年5月

非洲大陆自由贸易区协议正式生效。

2019年7月

非盟在尼日尔首都尼亚美召开非洲大陆自由贸易区特别峰会,正式宣布非洲自贸区成立。

2020年3月

非洲自贸区首任秘书长梅内宣誓就职,任期4年。

来源:新华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