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闻 > 国际 > 正文

美国设局 汇丰疑构陷孟晚舟

■美國起訴孟晚舟犯有「欺詐罪」的關鍵證據被指存在重大遺漏和誤導。 資料圖片

■美国起诉孟晚舟犯有"欺诈罪"的关键证据被指存在重大遗漏和误导。 资料图片

证据首曝光:美存重大遗漏误导 促中止引渡程序

加拿大卑诗省高等法院在当地时间前日下午,公开涉及孟晚舟案的部分证据,该些证据来自孟晚舟一方代表律师,于本月17日向法庭提交的抗辩申请及关键证据,也是该案首次公开证据。早在5月28日,卑诗省高等法院已裁定孟晚舟案的本质是"欺诈罪"。孟晚舟一方律师提交的抗辩申请认为,美国起诉孟晚舟犯有"欺诈罪"的关键证据存在重大遗漏和误导,质疑引渡案滥用美加引渡协议和加拿大司法程序,要求法院中止执行美国引渡程序。

孟晚舟律师团队在抗辩申请中指,在美国向加拿大提供的"案件记录"(Record of Case)中,美方提出的指控与事实之间存在明显差异,这种差异是一种错误陈述,不应作为判决引渡的主要证据。

根据美加引渡条例和英美法系司法程序,美国有义务向加拿大法院提交完整和公正的案件陈述,这也是加拿大法官唯一可以参考并判决的材料,所以如果法官发现美国提供的档案存在不实之处,就能以滥用程序为由,终止引渡程序。在孟晚舟引渡案中,美国向加拿大提交的唯一陈述文件,就是"案件记录"和"附加案件记录",孟晚舟一方律师认为,这份陈诉文件存在明显不实。

孟简报反覆提华为伊朗业务

孟晚舟团队向卑诗省高等法院提交的抗辩材料中,包括了多个关键证据点,具体包括以下几点内容。一、孟晚舟并未隐瞒华为在伊朗的业务。根据抗辩材料,孟晚舟律师称,美国向加拿大提交的"案件记录"中,把起诉孟晚舟的唯一关键证据、即孟晚舟在汇丰所做的简报文件中的关键讯息故意"遗漏",这关键讯息就是孟晚舟在该文件中,如实向汇丰解释华为在伊朗的业务。孟晚舟不仅没有否认华为在伊朗业务的实际情况,也没有试图通过Skycom公司掩盖这情况。由于这是汇丰非常顾虑的内容,孟晚舟还在简报中,反覆提及这基本事实。

二、不存在9亿美元(约70亿港元)贷款无法偿还的风险。美国司法部在"案件记录"中称,由于孟晚舟掩盖华为在伊朗的业务,或导致汇丰承担一笔9亿美元贷款无法偿还的风险,且因汇丰违规使用美国银行系统,为Skycom结算款项,亦可能使汇丰违反美国政府对伊朗的制裁令,因此遭华府处罚。

事实上,所谓9亿美元贷款不仅数字被严重夸大,也不是汇丰承担的风险。这9亿美元只是汇丰和华为之间用于谈判的提案(a proposal for negotiation),且在这9亿美元中,汇丰只承诺提供1亿美元(约7.75亿港元)信用限度。最终的谈判结果是,汇丰作为牵头银行之一,实际提供的份额只有8,000万美元(约6.2亿港元),另外由26家银行组成的银团,共同向华为提供总额16亿美元(约124亿港元)的信用额度。而最终华为亦没有提取该些额度,反而向汇丰支付管理费。

汇丰自身问题 临处罚风险

孟晚舟一方进而提出,是汇丰银行的自身问题,导致其面临被处罚风险。美国政府指控孟晚舟构成欺诈罪的基本要素,是汇丰违规使用美国银行系统,向Skycom公司结算汇款,从而面临受到美国政府处罚风险,但事实是孟晚舟早已在简报文件中如实告知汇丰,华为和Skycom在伊朗有业务,这是汇丰评估风险的唯一要素,霍尔姆斯法官此前对孟晚舟双重犯罪的判决中,也指明了这一点。这意味汇丰获知这情况后,如果认为有违规风险,应自行采取措施拦截涉及Skycom的交易,或通过非美国的银行系统进行结算,但汇丰并没有这样做。

孟晚舟一方强调,孟晚舟和华为已把所有必要信息告知汇丰,此后无论是孟晚舟还是华为,均没能力插手汇丰的内部管理、控制汇丰使用何种结算系统。如果存在违规并受到处罚的风险,也是汇丰自身的不作为和内部的管理缺陷,导致它通过美国的银行系统为Skycom结算美元汇款,甚至因此引致孟晚舟面临被引渡的风险。

孟晚舟的律师团队还指出,美国绕过汇丰起诉孟晚舟。按照此前的案件记录,汇丰作为受害者应当起诉华为和孟晚舟,而美国应追究汇丰违规使用美国银行结算系统的责任,但如今所谓的"受害者"汇丰没有起诉华为和孟晚舟,美国也没有处罚汇丰。相反,美国在明知汇丰违规的情况下,通过延期起诉协议"放过"汇丰,然后绕过汇丰把矛头直接对准并未与美国发生直接关系的华为和孟晚舟。这种做法并不符合法理逻辑,美国的做法显然来自政治驱动。因此,这一案件并不是单纯的司法案件,而是政治事件。

汇丰获美撤销洗黑钱控罪

孟晚舟一方代表律师在向卑诗省法院提交的文件中,表明孟晚舟早已向汇丰申报华为涉及伊朗的业务,但汇丰最终仍然为Skycom结算款项,最后却充当受害人举证孟晚舟。适逢汇丰获美国司法部撤销涉及恐怖主义的洗黑钱控罪,令人质疑汇丰是否以孟晚舟"交换"美方撤控。

美国司法部在2012年指控汇丰涉嫌为国际恐怖组织洗黑钱,向汇丰罚款19.2亿美元(约149亿港元),且不排除起诉汇丰。直至2016年,市场再传出消息指,美国司法部正考虑是否起诉汇丰,同年底汇丰便开始调查华为的账户。

当时路透社曾分析,汇丰企图配合美国,通过提交对华为的调查结果,抵挡美国司法部的指控,而汇丰在2017年2月至7月间,便已向司法部作出最少4次陈述,上千人接受司法部约见。最终在2017年12月,美国司法部宣布撤销对汇丰的一切刑事指控。

来源:文汇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