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闻 > 国际 > 正文

美国限制全网课大一新生入境后,留美新生何去何从

对于赴美留学生来说,没有哪一年的局势像今年这样波诡云谲、难以预测,不知道该何去何从

新冠肺炎疫情在美国的大爆发,美国总统大选的日益临近,都影响着近几个月来的中美关系,继而影响着留美学生,尤其是留美新生的学习和生活。

5月7日,美国华盛顿,两名学生走在空荡的大学校园里。(新华社_法新_图)

“谁也不知道早上一觉醒来又会有什么消息,总觉得有一把达摩克利斯之剑悬在头顶,怕是到年底大选前都还会有很多坏消息。”已经拿到了美国大学offer的李想已经打算放弃赴美留学,美国变幻莫测的政策让他觉得很没底,于是“参加了高考,23号成绩出来还不错,打算好好研究一下填报志愿,先在国内上学,美国大选之后看局势再考虑还要不要重新申请美国大学。”

然而,像李想这样拿到了美国大学offer,又参加了高考的“准留学生”只有极少数,更多的留美新生因为自身原因、学业规划等几乎没有退路,为了让这一年不会成为“被耽误的一年”,他们“只有硬着头皮往前走”。

赢和输

“学校赢了!留学生赢了!”

7月15日一早,杨一柳就不断在微信群里转发着“美国政府同意撤销留学生签证新规”的消息——美国当地时间7月14日,哈佛和麻省理工等学校对美国国土安全部下属入境和海关执法局提起的诉讼有了结果。该局7月6日发布的“2020年秋季学期的留学生如果仅上网课,将无法取得赴美签证或维持当前签证”这一签证新规,遭到了200多所高校的反对。开庭前,双方达成了解决方案,美国政府这项针对留学生的签证新规得以被阻止。

这也意味着:学生签证持有者即使2020年秋季学期课程都在线进行,身份也依然有效;即便学校秋季采用在线课程的方式教学,学生也可以取得赴美签证。

“在美国的留学生可以安心了,我们这些还没有去美国的新一届留学生也安心了一些。”杨一柳说,但只要大环境没有恢复正常,还没有去到学校正常学习和生活,她悬着的心就一直放不下来,“一直在担心会不会过几天美国政府又出什么‘幺蛾子’。”

果然!十天后的美国当地时间7月24日,美国国土安全部下属入境和海关执法局又发布了一份政策指南,表示今年3月9日之后才获得美国学校学生身份的国际新生,如果其就读学校今年秋季只开设网课,那么将不得进入美国。同时,美国学校也不应该向此类新生签发赴美学习所需的I-20表格。

“嘿,这下真的安心了,不用千方百计地想办法要去上课了。”杨一柳感觉有点儿难过,“这从来就是一场没有输赢的争斗,在国际大局势下,学校和个人都渺小得根本不值一提……”

如果没有新冠肺炎疫情及新冠疫情带来的连锁影响,按照计划,在私立学校国际班毕业的杨一柳和她的同学们会在今年的秋季进入国外大学进行深造。她将在7月份启程美国,在波士顿大学开始自己的本科留学生活,然而,美国日趋严重的新冠肺炎疫情、入境禁令、签证服务暂停以及变幻莫测的留学生政策成了2020年留美的“黑天鹅”,给众多留美新生留学的进程按下了暂停键。

美国国际教育协会(IIE)发布的《2019美国门户开放报告》显示:中国连续第十年成为赴美留学最大生源国,2018-2019学年赴美读本科、研究生及其他非学历课程以及进行OPT项目的人数为369548,较上一学年人数增加了1.7%,占美国总体留学生群体的三分之一。

照这个数据预估,也就是说今年大概有数万留美新生会受到影响,包括但不仅限于:入不了的境,到不了的学校,半夜的天价网课,以及不能预知的未来……

在疫情全球化和中美关系影响下的这一届留美新生,“见证了历史,以及,深深感受到了‘全球化’对于个人的影响”。

回不来和进不去

“defer(推迟入学)吗,您呐?”

从4月份开始,这句话就成了杨一柳和同学们打招呼的日常问候语。以往这个时候,大家都在忙着签证和做出国前的各种准备,但在今年,在新冠肺炎疫情全球爆发的大背景下,留学国存在的“变量”都太多了,其中以最多留学生选择的美国为甚。

4月19日,美国首都华盛顿,两名戴口罩的女子坐在国家广场草坪上。(图:新华社)

依照美国使馆规定,学生可以在学校开学前4个月内签证。然而从3月份开始,非紧急的美国签证就暂停了,至今还未恢复正常。期间,伴随着美国疫情越来越严重,各种朝令夕改的政策越来越多,基本可以确定的是,今年在新学期开始之前不可能拿到学生签证,这一届的留美新生们不得不面对“接下来的新学期该怎么办”的问题。

“别人是在美国留学回不来,我们是要去上学进不去。”杨一柳和她的同学们都很苦恼,“如果能签证能入境,还能自己选择去不去,现在相当于是没有这个选择了。”

也有亲戚提议现在国外情况那么不稳定,不如考国内大学?但这对于上国际班的学生来说并不现实,因为早就做好了在国外上学的准备,他们学习的课程、用功的方向和为升学做的准备完全不一样。

对于杨一柳和众多留美本科生来说,现在能选择的方向有三种——1.先“避避风头”推迟一年一年再入学;2.在家一边远程上“网课”,一边等恢复正常;3.去录取大学的国内校区/合作大学上面授课程。

三种选择与没有选择

考虑到推迟入学的一年里并不能再上其它全日制课程,全“网课”教学的效果大打折扣,被纽约大学录取的邱原已经决定秋季学期在国内上“混合课程”,开学后,他将启程到上海的纽约大学分校完成秋季学期的面授课程,同时上纽约本校的线上课程。“这样是最优选择,尽量不耽误学习,家里人也放心。”

针对不能入境的留学生,除了网络授课,美国许多大学也在想办法。像纽约大学、杜克大学、佐治亚理工学院等在国内开设了国内校区或者与国内大学有联合办学的高校,都比较早确定了秋季学期新生可以在国内校区/院校参加面授课程。

随着新学期开学的临近,康奈尔大学、纽约州立大学石溪分校、杜兰大学等也找到了国内院校合作开设线下面授课程。

比如,康奈尔大学中国留学生可以选择清华大学、北京大学、浙江大学海宁国际校区、上海交通大学、中国农业大学、首都师范大学、东华大学以及香港城市大学进行线下课程,可谓选择最多;而佐治亚理工的中国大一新生可以选择先在佐治亚理工深圳学院进行学习,等到2021年春季再去亚特兰大校区上课;宾州州立大学则在新学期为中国大一新生提供在中国境内为期17周的学术课程,教学地点为北京的中央民族大学和上海的华东师范大学。

邱原在同学群和留学新生群里也留意到,因为推迟入学存在的不确定性因素太多,学校出来的教学新政策越来越多,有些在前期已经推迟入学的人也后悔了。“专家不是说,今冬还有第二波疫情高潮么?谁能预测明年就一定会全都恢复正常呢?假如疫情还是严重呢?又再推迟一年?挺不现实的!还不如踏踏实实先学着,走一步看一步吧。”

如今的情况,对于众多留美新生来说,如果能在国内授课点进行学习,绝大多数学生会选择国内授课点+线上的方式上课,以保证自己的学习计划不被中断。

不过,相比起本科生,大部分硕士生和博士生因为学习侧重点的不同,几乎可以说是“没有选择”,只能硬着头皮上。

被耽误的一年

被杜克大学社会科学系录取为研究生的小陈,已经做好了在国内上网课+“自力更生”学习的准备。

小陈的项目8月中旬就开学了,但从3、4月份开始预约签证,最早也只能约到8月底的成都美领馆。在6月中旬,小陈也尝试过申请加急签,但被拒了;现在,即便是8月底的签证能成功,小陈也已经错过了秋季学期的开学。更重要的是——现在仍然生效的旅行禁令——这意味着,即使拿到了签证,也不一定去得了美国。

考虑再三,赶不上新学期开学的小陈取消了8月底在成都的面签,预约了离自己更近的广州美领馆9月底的签证,打算走一步看一步。当时他根本没有想到成都领事馆会在7月27日关闭。

而7月6日刚刚恢复移民签证的广州领馆,至少在7月24日前是不办理非移民签证的。“签不下来烦,签下来如果不能在5个月内入境也很烦,会有签证污点,多少会影响以后的签证。”

小陈也想过推迟一年入学,最好的打算是在这个间隔年里到大学当研究助理,能学到东西也能保持专业不生疏,但这对于大学本科毕业生来说,并不容易;或者像有些同学那样,在这一年里准备考试重新申请更理想学校,已经“上岸”的他不想再经历一次。既然推迟不了入学,昆山杜克又没有小陈所在项目的线下课程,也到不了美国上线下课,小陈只能“硬着头皮上”,做好新学期全网课的学习计划。

但对于研究生和博士生而言,学到知识只是一方面,怎样将所学知识转到应用上才是重点,线上课程意味着隔绝了和教授、同学之间面对面交流的机会,交了高额学费却享受不到学校相应的教学资源和学术资源,小陈觉得这算得上是“被耽误的一年”——其它年份都是面授课程,而今年是“函授”课程,教学质量和效果肯定不一样;对于同一项目的学生来说,在美国本土的学生可以进行线下课程可以进实验室做实验,未能入境美国的海外留学生却没有机会——这些,对做学术研究为主的研究生和博士生来说都很不利。

同时,这一届的研究生、博士生们焦虑的事情还很多:比如学信网对自己学历的认证,能不能抢到8、9月份到美国的签证,留学高额的学费以及与之不匹配的“天价网课” ……

这是促成教育改革的契机?

鉴于新冠肺炎疫情的不确定性,哈佛大学早些时候宣布,所有的课程都将通过网上授课,包括住校学生也都将接受网课。许多高校表示也将在新学期进行线上线下同步进行的“混合教学”——这意味着,留学或许也可以不出国门?

这在以往是从未有过的。

针对“新冠肺炎如何改变国际教育未来蓝图”,在全球化智库(CCG)的线上研讨会上,美国凯斯西储大学国际事务副校长David Fleshler表示,从短期看,疫情不仅对教学模式,同时也对高校的财政产生影响。从长远看,疫情或将会导致国际高等教育进行一次根本性的改革,包括学术层面,以及学生社交和课外活动层面。总体看来,即使受疫情影响高校课堂的运作方式会与此前大有不同,但传统的校区式教学肯定会继续,未来教师和学生都可能会有更多混合式的教学体验。

上海纽约大学常务副校长Jeffrey Lehman则认为疫情不会改变高等教育现有线下的形式,传统校园所能提供的是个人的成长和独立以及与同龄人的交流等多方面的经历。其次,疫情对国际学校提供留学生的留学体验也并没有长期的影响,因为学校遍及全球的研究和教学网络相结合,给学生提供了灵活的学习体验。“疫情并不会像一些人想象的那样,给国际教育领域带来颠覆性的变化。”

而对于像杨一柳、邱原、小陈这样的今年秋季入学的留美新生来说,他们关心的是更实际的问题“既然都改成线上教学了,高昂的学费能不能减免一点呢?”

(受采访对象要求,文中学生姓名均为化名)

来源:南方都市报